聊天记录

A:在吗 报警!!

B:怎么回事儿?什么意思?

A:110 !!!

B:你在哪儿?发生什么了?

A:我家

A:有人要杀我!

B:你先平静一下。

B:关键就是冷静。。

A:冷静个头!我能冷

A:冷静吗???

A:怎么办!他开始砍门了 报警

B:他是谁

B:冷静 千万冷静

B:你……骗我的吧。

(五分钟后。)

A:谢谢。

酒后吐真言

“哈哈哈!我告诉你们,其实是我把酒王杀死的!”酒后说。

龙的诞生

浓阴。

阿偶抬头看着层层的黑云,仿佛看见一条蛇从中穿行。就在一周前,他从山上遇到一条长蛇,灵活得像是一根舌头。最终,他幸运地逃脱了。

窟刹!天上突然打闪啦!人群中传来尖细的叫声。阿偶久久望天,在他的眼中,闪电像是天上的蛇吐出的信子。

“这一定是蛇吧!你看天上!黑长虫!”

“哦!不是的,不是的,它有脚,有爪子,像是鹰的!这是……长鹰?今日长鹰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有脚的不是蜈蚣吗?”

“注意注意,它的头明显和蛇不一样,像是骆驼的头,还长着鹿角!如果是蜈蚣的话,怎么可能长鹿角?蜈蚣不受鹿!”

“它的眼睛是红的吗?好恐怖~”

“……倒像是兔子的眼睛。”

“它还长着胡须。这一定是...

断头篇

“怕!会疼!”
“我这一刀下去,你的神经反应不过来的。”
“我不信。”
“你是不是怀疑我的刀法?”
“怕!会疼!”
“得了,我给你吃止疼片。你这事儿也真多。”

独白

老张正独自端坐在一个纯白的房间里。一个没有出口,没有医生的地方。
老张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老张,老张姓李,人称“刘老二”。如果在晚上的话,别人又会叫他“ 怒发冲冠光头王 ”。这个外号太奇怪了一些,老张抚摸着自己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思忖了很久。
关于老张的性别,这并不是关键因素。老张的性别有时候和时间有关系,有时则是温度。他喜欢在刮完胡子以后涂口红,人称“铁索怒汉林黛玉”。
“人怎么给我那么多外号?人送外号——我不要!”
你经过缜密的推理,不难发现老张应该就是人们所说的精神分裂了。在这里,我想提出一个有趣的想法,写精神分裂小说的作者,他们笔下的人物不也在自己的脑海中缠斗吗?这样的过程算什么呢...

他们曾使我空虚

梦的背包客,我。
我在一条绵延的盘山路看到一个远处走来的人影,走到我跟前,用了很久很久,好像是这条路伸了一个懒腰。
他向我介绍他自己。
他说,他叫「E·coliあなたが翻訳ソフトを使っていることを知っていますR-OH」。
我惊讶于他名字的长度。“日本人?”
“哈咦!”
他说自己是家里的老大,我可以叫他常杆君。他还说自己的生命就像是卡兹米尔·马列维奇的黑色方块上缀满了草间弥生的波点。
我梦里怎么总是遇见这么奇怪的人。
我们来到了一片湛蓝色的湖水旁,湖水很漂亮,可我不愿意运一口气,然后大声赞美,我心里的涟漪攒了三重,消了。
“这湛蓝,令我想溺亡其中。”...

肺部显影

“从片子看来,你体内的湿气在肺部淤积出了热带雨林气候。”
“热……带?”
“没错,就是热带雨林。你看!”大夫在图上指出,“这是fdjkdj树,名称是当地土著人起的,因为每当东边的风吹过来,树叶就会发出fdjkdj的声响,往往让人思念起自己的故乡。”
“大夫,我……”
“再看!这是sis!这是sis!一种栖息在丛林深处的猿猴。非常罕见!我相信你从来没有见过!它们常常会发出sisisis的叫声,皮肤上有灰色的斑点,身上会分泌令人发痒的微毒物质。所以,它们会在思考时挠自己。Oops!上帝真是有趣啊!”
“我说……”
突然,我喉咙发痒,“Kaaou”一声咳了出来。吓死了。红的。前几天学校里...

大跃进与大象

老李在傍晚完成“肥猪赛大象”的宣传画以后,心满意足。
第二天清晨,人们发现老李画的就是一头大象。
怎么回事儿?老李十分疑惑。
这里笔者给出一个科学解释:肥猪说谎了,鼻子自然会变长。(参考文献:《木偶奇遇记》)

平行匹诺曹

匹诺曹说:“我的鼻子马上就会变长。”然后,分裂出了两个平行世界,而在其中一个匹洛曹自己的眼中,自己的鼻子变长了,这不符合逻辑,另一个的鼻子没有变化,这也不符合逻辑。所以,逻辑应该就是这么个东西而已。

关于理发店的鬼故事

周日中午,刚考完理综。房间里四个人,但也显得空荡荡的,杉哥讲了一个来自于日本的灵异事件。
二楼是一家废弃的理发店。
一位街拍摄影师拍了一张照片,无意之中发现透过二楼的窗户可以看见一个长发的女人。而住在一楼的人常常听见女人的哭泣声,也看见一些凌乱的长发。
听完之后,我们都很失望,还没有上午的理综恐怖呢。
那我把故事改造一下。
一楼的邻居出差一个月以后回到了破旧的家中。他惊讶的发现,屋顶长出了头发,长而且密,“啊——太可怕了!你的发梢严重分叉了!”
屋顶幽幽的说,“ 理发师再不来我就走了。 ”整个屋顶抬起头来。
1 / 5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