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流动

我还没想好用第几人称写这篇小说。写下前一句话后,一个想法缓缓浮起,在水面破裂——我将使用第四人称写这部小说!你或许会产生疑问,但所谓“第四人称”并不是什么特殊的东西。首先,一到三人称都是出现在基本故事中的,而基本故事定义为第一维度。每个维度中都包涵“你我他”三者。所谓第四人称,就是在第二维度——作者维度上的“我”,本文的第四人称就是我自己。以此类推,第三维度就是评论家维度,评论的对象(作家)在第二维度,作家笔下的人物在第一维度。讲到这里你大概就明白了。


你不可能全篇使用第四人称的。


我对丈夫说出这大胆的想法时,他脱口而出,导致上面一段变成第五人称,证明了他的观点。人称的概念组成一条...

人称跳跃

1

你是否认同诗歌也是一种艺术真实?在你看来,诗人写下的意象是一种常人难以捕捉到的细节还是生造出只为显示自己高明的手段?我不问了,说这么多你连想都不想,失望了,伤自尊了。

三年前,我在自己的诊室里接待了一位病人。还记得清清楚楚,我的桌上整齐地摞好各种罕见精神疾病的案例,纸张的脚总是微微翘起,颜色也深一些。资料旁边是花瓶,高仿冰裂纹,看起来像是cèi过以后重新粘好的一样。里面没有花。我害怕又有失恋者把花瓣一片一片揪下来,我特心疼。

Ta!不!爱!你!

说来也怪,时间的抹布没有抹去那些痕迹,反而把灰尘拭去,让我看到更多枝节相交、叶蔓相攀。唯一模糊的是我的存在。科学研究表明,回...

特深沉

“不瞒你说,我拍电影的目的就是为世界影坛做些事情。”王真说起话来情感投入,右手比出“七”的手势,不断向上抬升。“我不怕得罪人,就比如说,你所知道的所有导演,我都不欣赏,太俗!”他手中的“七”骤然炸开,像烟花。

“对对对,您看人家这思想觉悟。”李青猛烈点头,和喝多了一样。

“你叫什么来着小伙子?李青是不是?我就喜欢你这种人,真诚!我跟你讲啊,我这人——特深沉。”

“噗嗤……”

“你先别乐,我其实敢这么说就不怕外行误会。你们大众看电影看的是什么啊?你们看的就是‘看’本身,什么好看看什么,什么漂亮看什么。我们艺术家从来都不会被你们的嘲笑击垮,甚至都不会在意你的笑,因为,如果我在意你们这些外行...

风格练习

1

笔者陷入无聊之中,考前甚至不敢幻想的假期,漫长地流逝后又显得短暂。屁股与沙发长时间接触,缝隙已经不太分明,就像我搞不清,现在是夏季还是秋季。我读了些书,没有明显的收获,只是翻阅一遍,速度不一定算快,可浮光掠影,甚是潦草。我的双眼就像两个车轮飞驰过文字组成的公路,不暇观望旁边的风景。

朋友圈里有人谈及写东西的事情,欣然想到自己也写了一些,可回头去看,却徒增烦恼。我该写点让自己看得过去的,要不然都对不起读过那些书的作者,于是,笔者正式开始创造:

菱形的窗外漆黑一片,唯有弯月高悬,但未添半点光辉。轰隆一声,闪电一般的白光把卧室照亮,床上的男人醒过来,他翻身,努力睁开眼看向窗边的位置,面前的...

降临

1
“不知在场有多少人信教啊?来,信教的朋友们举起手来好吗?”
“你能起来回答几个问题吗?对,就是你!全场最胖的这个,对对对!”
“我先不问你信什么教,只是叙述一下我的一个猜想:你是不是做过什么亏心事儿?”
“好的好的,不逗你了。我是没有信仰的,我不信各种文化体系中各种肤色各种品种的神,这从侧面证明我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
“突然有一天,一个想法袭击了我!如果早上起来,上帝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见到上帝本人,我完全可以感知到他的存在。在我看来,可能我仍然不会去选择信仰他。虽然大部分宗教都想让你感知到神的存在,并且给他设计出形象,为了让你敬拜的时候不会过于尴尬。”
“也只是在我看来,我不会去信仰他。如果只是因为...

倒计时

车窗外的景物挪移很快,是因为我在赶时间。
上级给我的任务是,在今晚十二点前赶到奈良,安顿好自己和摄影装置,占据高地,拍摄森林边缘的倒计时。其实,我完全可以敷衍过去,这次任务大概就是我记者生涯的最后一次任务了,也多半是我整个生涯最后一次任务了。
九天前,人们通过卫星发现,在奈良的森林边缘出现了阿拉伯数字“9”的形状,是树与树之间的空隙形成的。当地记者得到消息以后就立即赶赴现场,发现空隙处都是一些树桩,旁边的锯末子像是沉默的罪证。记者对着镜头控诉破坏者的行径,有关部门表示高度重视。
第二天早上,令人惊愕的一幕出现了,数字“9”变成了“8”。人们纷纷猜测,网路上谣言四起,最早说“这是外星人的警告”的被封号...

刺杀电视机

“哔!”(打开电视的声音。)
下面请收看新闻快讯。(电视里的声音。)
今天凌晨两点左右,龙卷路的一个监控摄像头拍下诡异的一幕。一位身穿黑衣的蒙面男子,手中持刀,动作夸张,上蹿下跳,大喊大叫,让人感觉莫名其妙。突然,一个粉红色书包凭空出现,直接把男子砸倒在地。他口吐白沫,四肢抽搐,情况陷入危急。上午六点二十左右,一位晨练的老大爷发现了男子,并用花坛里浇花的水管把他唤醒。
老大爷随后接受了采访。
记者:请问您当时为什么会想到救人呢?
老大爷:我不认识你,你不是我儿子!
记者:老大爷您误会了!您现在被网友誉为“中国好人”,请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老大爷:我不认识你,我不给你开门!不给陌生人开门。
记者(递过手中的...

真实的美食节目

1
女主持人对着镜头,庄重严肃而嘟噜着嘴,看起来悲伤而欠揍。“本节目由加一点就齁咸齁咸的xx食盐赞助播出,(小声说:要不是我缺钱肯定不会放下身段念这种破广告。)这里要提醒各位的是您可以扫描屏幕下方的二维码参与节目,填写有关资料就可以……在今后的日子里被各种短信连环骚扰啦!赶快行动起来吧!”
“今天我们请到的这位厨师,除了菜做的不好以外,缺点可以说是数不胜数。我看他学厨师二十年来也就会烙一张饼,可以说是「天赋一饼」!上次炒菜没放盐,被顾客打了一顿,他还狡辩称自己这叫「不忘粗心」(不忘初心)!我看你忘了下一句,放盐这件事你得「放得适中」(方得始终)!让我们尽情释放想抽他脸的冲动,拍巴掌欢迎他的秃头闪着...

阴雨连绵中驶离美学

1
“我是丁克。”
“你的意思是你不想要孩子?”
“不是,我说错了……我叫丁克,姓丁名克。”
常有人这样问他,甚至是面试的时候。这次是三个月前,丁克和方琼第一次见面,就在这样一个历史并不悠久,但破旧有余的酒馆。他们连喝好几杯,像几内亚狒狒一样出了门,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他们都不记得了。
“说是以后吧,干什么都可以。”
“对,我们年轻。”
“其实这个和年轻不年轻关系不大。”

2
丁克手掌握着方向盘,方琼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两人一直聊天,好让人不至于睡过去。丁克在长时间的驾驶后,感觉眼睛很干,有些胀痛,他狠狠地眨了几下眼,继续看向公路上永无变化的景致。
丁克容易走神。在每次和他说话的时候,方琼都需要注意丁克的反应,有...

仙那都游记

(全文基本虚构,但不排除有些事情真实发生过,我记不得了。)
1
我又一次从梦中惊醒,像是鱼干儿躺在干枯的河床上。梦里我刚要踏上火车站的进站电梯,女孩儿一个箭步冲到我前面,像用跑步机一样使用电梯,她一步一步攀登,不知疲倦。我说,您能让一下吗?她不理我。我说,我的火车就要开走了。她不理我。我就醒了。醒来以后,感慨万千,其实有时候我应该走走楼梯。
醒来是空荡荡的卧室,银白的寂静,东南角突然窜出一个周公说要给我解梦。我说,不解!他说,解!求求你,解!我说,我争不过你,你解吧!他说,你做这个梦可能是有真实遭遇。我在这时意识到,前两天我去旅游*了,美丽的地方,空间的裂隙——仙那都!
七月,我独上兰州。黄河畔,树荫...

1 / 8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