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公众号:岸上Xanadu
简书:游戏客人

特深沉

“不瞒你说,我拍电影的目的就是为世界影坛做些事情。”王真说起话来情感投入,右手比出“七”的手势,不断向上抬升。“我不怕得罪人,就比如说,你所知道的所有导演,我都不欣赏,太俗!”他手中的“七”骤然炸开,像烟花。

“对对对,您看人家这思想觉悟。”李青猛烈点头,和喝多了一样。

“你叫什么来着小伙子?李青是不是?我就喜欢你这种人,真诚!我跟你讲啊,我这人——特深沉。”

“噗嗤……”

“你先别乐,我其实敢这么说就不怕外行误会。你们大众看电影看的是什么啊?你们看的就是‘看’本身,什么好看看什么,什么漂亮看什么。我们艺术家从来都不会被你们的嘲笑击垮,甚至都不会在意你的笑,因为,如果我在意你们这些外行...

风格练习

1

笔者陷入无聊之中,考前甚至不敢幻想的假期,漫长地流逝后又显得短暂。屁股与沙发长时间接触,缝隙已经不太分明,就像我搞不清,现在是夏季还是秋季。我读了些书,没有明显的收获,只是翻阅一遍,速度不一定算快,可浮光掠影,甚是潦草。我的双眼就像两个车轮飞驰过文字组成的公路,不暇观望旁边的风景。

朋友圈里有人谈及写东西的事情,欣然想到自己也写了一些,可回头去看,却徒增烦恼。我该写点让自己看得过去的,要不然都对不起读过那些书的作者,于是,笔者正式开始创造:

菱形的窗外漆黑一片,唯有弯月高悬,但未添半点光辉。轰隆一声,闪电一般的白光把卧室照亮,床上的男人醒过来,他翻身,努力睁开眼看向窗边的位置,面前的...

降临

1
“不知在场有多少人信教啊?来,信教的朋友们举起手来好吗?”
“你能起来回答几个问题吗?对,就是你!全场最胖的这个,对对对!”
“我先不问你信什么教,只是叙述一下我的一个猜想:你是不是做过什么亏心事儿?”
“好的好的,不逗你了。我是没有信仰的,我不信各种文化体系中各种肤色各种品种的神,这从侧面证明我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
“突然有一天,一个想法袭击了我!如果早上起来,上帝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见到上帝本人,我完全可以感知到他的存在。在我看来,可能我仍然不会去选择信仰他。虽然大部分宗教都想让你感知到神的存在,并且给他设计出形象,为了让你敬拜的时候不会过于尴尬。”
“也只是在我看来,我不会去信仰他。如果只是因为...

倒计时

车窗外的景物挪移很快,是因为我在赶时间。
上级给我的任务是,在今晚十二点前赶到奈良,安顿好自己和摄影装置,占据高地,拍摄森林边缘的倒计时。其实,我完全可以敷衍过去,这次任务大概就是我记者生涯的最后一次任务了,也多半是我整个生涯最后一次任务了。
九天前,人们通过卫星发现,在奈良的森林边缘出现了阿拉伯数字“9”的形状,是树与树之间的空隙形成的。当地记者得到消息以后就立即赶赴现场,发现空隙处都是一些树桩,旁边的锯末子像是沉默的罪证。记者对着镜头控诉破坏者的行径,有关部门表示高度重视。
第二天早上,令人惊愕的一幕出现了,数字“9”变成了“8”。人们纷纷猜测,网路上谣言四起,最早说“这是外星人的警告”的被封号...

刺杀电视机

“哔!”(打开电视的声音。)
下面请收看新闻快讯。(电视里的声音。)
今天凌晨两点左右,龙卷路的一个监控摄像头拍下诡异的一幕。一位身穿黑衣的蒙面男子,手中持刀,动作夸张,上蹿下跳,大喊大叫,让人感觉莫名其妙。突然,一个粉红色书包凭空出现,直接把男子砸倒在地。他口吐白沫,四肢抽搐,情况陷入危急。上午六点二十左右,一位晨练的老大爷发现了男子,并用花坛里浇花的水管把他唤醒。
老大爷随后接受了采访。
记者:请问您当时为什么会想到救人呢?
老大爷:我不认识你,你不是我儿子!
记者:老大爷您误会了!您现在被网友誉为“中国好人”,请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老大爷:我不认识你,我不给你开门!不给陌生人开门。
记者(递过手中的...

真实的美食节目

1
女主持人对着镜头,庄重严肃而嘟噜着嘴,看起来悲伤而欠揍。“本节目由加一点就齁咸齁咸的xx食盐赞助播出,(小声说:要不是我缺钱肯定不会放下身段念这种破广告。)这里要提醒各位的是您可以扫描屏幕下方的二维码参与节目,填写有关资料就可以……在今后的日子里被各种短信连环骚扰啦!赶快行动起来吧!”
“今天我们请到的这位厨师,除了菜做的不好以外,缺点可以说是数不胜数。我看他学厨师二十年来也就会烙一张饼,可以说是「天赋一饼」!上次炒菜没放盐,被顾客打了一顿,他还狡辩称自己这叫「不忘粗心」(不忘初心)!我看你忘了下一句,放盐这件事你得「放得适中」(方得始终)!让我们尽情释放想抽他脸的冲动,拍巴掌欢迎他的秃头闪着...

阴雨连绵中驶离美学

1
“我是丁克。”
“你的意思是你不想要孩子?”
“不是,我说错了……我叫丁克,姓丁名克。”
常有人这样问他,甚至是面试的时候。这次是三个月前,丁克和方琼第一次见面,就在这样一个历史并不悠久,但破旧有余的酒馆。他们连喝好几杯,像几内亚狒狒一样出了门,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他们都不记得了。
“说是以后吧,干什么都可以。”
“对,我们年轻。”
“其实这个和年轻不年轻关系不大。”

2
丁克手掌握着方向盘,方琼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两人一直聊天,好让人不至于睡过去。丁克在长时间的驾驶后,感觉眼睛很干,有些胀痛,他狠狠地眨了几下眼,继续看向公路上永无变化的景致。
丁克容易走神。在每次和他说话的时候,方琼都需要注意丁克的反应,有...

仙那都游记

(全文基本虚构,但不排除有些事情真实发生过,我记不得了。)
1
我又一次从梦中惊醒,像是鱼干儿躺在干枯的河床上。梦里我刚要踏上火车站的进站电梯,女孩儿一个箭步冲到我前面,像用跑步机一样使用电梯,她一步一步攀登,不知疲倦。我说,您能让一下吗?她不理我。我说,我的火车就要开走了。她不理我。我就醒了。醒来以后,感慨万千,其实有时候我应该走走楼梯。
醒来是空荡荡的卧室,银白的寂静,东南角突然窜出一个周公说要给我解梦。我说,不解!他说,解!求求你,解!我说,我争不过你,你解吧!他说,你做这个梦可能是有真实遭遇。我在这时意识到,前两天我去旅游*了,美丽的地方,空间的裂隙——仙那都!
七月,我独上兰州。黄河畔,树荫...

宇宙骰子·风筝

/我仰望着天空的黑烟不沉,

明天的太阳都化作了天上的星。/

1
屏幕显示故事的发生地点,一粒被称为地球的行星。宇宙大王看到这个地点后,愣了一下,随即叹一口气,“不用问,又是一段悲剧。”
商场,里面贴满了大幅海报,这些海报是商家为了宣传产品而使用的,但怎么看都觉得宣传的重点放在了画面中的人物身上,看起来更像是原始的偶像崇拜。商场不是地球特有的产物,但发展到如此华而不实境地的,唯有地球一家,容易让人误以为人类发展得很强大。
三楼和四楼之间悬挂着一个屏幕,上面播放着一则新闻。女记者穿着深蓝色的西服,头发盘得一丝不苟,稍微了解一点的人都知道,她是用的假发。新闻里说,科学家正在研究新型的宇宙飞行器,命名为...

宇宙骰子·楔子

/你看到的不是故事,是宇宙。/

宇宙很暗,尽管它自己不一定知道。就像野生动物的腹部,吞下无量星体辐射出的光芒。星芒如刺,尽被吞噬。宇宙是无尽时间与无限空间交缠的结果,致使你目光中的星尽是沙粒大小,它或许很大,它或许离你很远,你不能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你们都是宇宙的组成成分,像是鲸鱼与类病毒生物共处一片海洋,却无法感知对方的存在。
宇宙中的视界尽可以被视为纯黑一片,如果你曾经独处其中定会获得快速的参悟。
视野中央,出现一个类似铁蒺藜的纯白色飞行物,看起来像是每个顶点都长出尖刺的正三棱锥,而这正三棱锥的部分便是飞行物的驾驶舱。你如果仔细看,会发现飞行物是静止不动的,动的是周围的环境。它维持着自己在...

1 / 9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