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公众号:岸上Xanadu
简书:游戏客人

(完)

发布了长文章:(完)

点击查看

这黑夜明显对我不利

发布了长文章:这黑夜明显对我不利

点击查看

必须冒犯观众

我想,当你看到这一行文字的时候一定已经打开此页面了。我想,你看到刚刚的一句话肯定认为我的叙述呈现方式稍显诡异。我想,你看到前面两句话,脑海中可能会闪出关闭页面的念头。

“别这样,我求求你了啦!”

卡尔是一个用世俗眼光看来软弱的人。

一次,他周围的人嘲笑他说,“卡尔,你整天唯唯诺诺的,你一定就是人们所说的……卡尔唯诺!”

卡尔顿悟一般,“卡尔维诺!那我就卡尔维诺!”

卡尔开始读书,很快就有了收获,发现自己有阅读障碍,读不了长篇的东西,那就短篇!读不了传统名著,那就读现代小说!他发现自己已经厌倦了俗套,那就……

反省自己,怎么事儿那么多。

一次,他偶尔翻开...

走进玄学之死而复生的少年

(一)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张跃进。欢迎收看今天的《走近玄学》。新年将至,大家都一定已经许下心愿,希望新的一年能够带给我们新的希望。的确是这样,上帝会赐予足够幸运的人以礼物。前些天,我们栏目组收到了一封来自偏远地区的信,字歪歪扭扭但能看出写的非常认真。信里说,“我有超能力!”那么他的超能力究竟是什么呢?上帝又为何会将礼物赐予这样一位普通少年呢?
(片头曲:大悲咒混音版)
(二)
旁白: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我们的栏目组收到了一封来信。信里的文字是一笔一划写成的,我们的导演也被写信人的认真所深深打动。可是,(震撼音效:噔噔)在收到信以后我们却遇到了一个非常大的难题,那就是:他虽然写的认...

给我一个绝对光滑的平面

发布了长文章:给我一个绝对光滑的平面

点击查看

神的故事

永远的幸福

这温柔的残忍,颅内是永远的幸福。

【in/1】
今天,阳光恰到好处,风和白云能给我晴朗,早些时候起床,手头拥有更多时间,更重要的是,还能避开些喧嚣。
我走在上班的路上,熟悉到可以盲眼尝试。
六点三十四分,与我擦身而过的女孩身上有小浣熊干脆面的香味,我伸长脖子使劲嗅了一下。
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奇怪,平时我并不是多么喜欢这些东西,我也不是干脆面的忠实瘾者,分辨不出口味与品牌,可是这次,我有一种不曾有过的感觉。
我回头看,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自信而美丽,黑色的瀑布披在肩上,走起路来昂首阔步,带来一阵美味的风。我怔了一会儿,站在即将忙碌的街上,像电视剧里愚蠢的男主角。时间一定是足够的,我的选择是跟随。
【out...

第一次超速行驶

“先生,这是我们研发的新车,性能很好。哎,您先别拒绝啊!您可以上来试一试。”
我就不问价格了,反正我不差钱。其次,一看就价格不菲,我也是肯定不会买的。
我坐在座椅上,皮质细腻柔软,感觉自己要瘫倒一样。座垫的设计精妙,参透人体工程学,温暖如怀抱。我之前一度认为,世界上不会有什么能让我心动。
我陶醉了。
这是诗篇!是画作!是舞蹈!更是人们心中永恒不变的音药!美得像早上的太阳跃出海面,美得像约旦河水中鱼群的畅游,美得像安格鲁撒克逊人的眼儿。天外有飞仙,江天接地阴,群山连绵,积雨云。
这时,导购小姐打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看着我迷醉的表情,也稍稍惊诧一下。
“Oops, what happened?(哎呀妈...

全麻

(一)
“31岁,两千年生人,性别男。”
“坐。”
我对面的大夫一袭白大褂,这么多年了,医生还是穿着最经典的制服,这白衣是我永远的心理阴影。
“来,伸出舌头,伸长,对。”
我小时候去过中医院,现在就清清楚楚记得药特别苦,苦得像湖面上的群山,群山上的绿色植被,枝叶榨出的汁液。
“你最近是不是身体不太好?”
“是,身上到处疼,我觉得就是劳累过度吧。”
“我建议你来个全身检查。”
现在啊,中医终于被主流科学界接受了,当然被接受的只是其中一部分。这就造成了一个后果,那就是根本没有中西医之分了。我记起小时候看过一篇文章,竟然让他说准了。
“好。”
反正现在检查不用我自己花钱。
“去二楼,拿着体检表。”
说着,大夫还对我笑了一下。...

老马,一条失去梦想的人


老马曾经疑惑过,什么叫“一条汉子”?

(一)
老马是一个中年。他的家庭条件不好,没有接受过教育,至今不识字。而他又是一个孤傲的人,几乎不与别人接触,江湖上没有一个朋友。
陆地上有一个。
他叫老于。老于是一个洒脱的人,性格使然。老马曾经努力模仿他,无果,还心里难受了好长一阵子。
他抽了一根烟,发现抽烟有害健康,又抽了一阵风。风不大,天气预报是不会提及的。
老马,是一个平凡的人。
那天雷雨交加,老马本打算去看望老于,可是由于这场雨,他把念头撂下了。窗外狠狠地亮了一下,一道白光笼罩世界。老马慢慢等,没有等到那声应该还很响的雷。
他躺在床上,没等着,就睡去了。
其实,老于那边也是这样的,他本觉得老马会来看自己一眼。...

颤抖吧,地球人

—1—
这是一条安静的小巷,有雨,微冷。
一位身穿西服的男子,卸下一天的忙碌却又身负一天的疲惫,形单影只。
他撑着一把伞,从背影看来,像是一根罹患风湿性关节炎的中指,歪歪扭扭。
小巷里有杀气。
一个长相凶悍而又憨傻的汉子冲过来,他浓眉大眼儿,四肢粗短儿,总让人觉得女娲娘娘在造人的时候打了个盹儿。
“有杀气~”汉子一声叫唤。哦,说错了,应该是叫喊。西装男子顿时手足无措,他怎会见过这阵势,一个汉子目露凶光,却与他素昧平生,怎叫人不生疑惑?
“缴枪不杀!”汉子怒目圆睁,仿佛是在显摆自己的浓眉大眼。
“我,我,我没枪……”
“你,你,你别装!”
此时,小巷里破旧的毫无生机的小屋里源源不断走出了许多人,他们把西装男团团围住...

1 / 5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