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公众号:岸上Xanadu
简书:游戏客人

断交声明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这几天倍儿烦!可讨厌了。孤独!孤独你们懂吗?以你们的聪明才智应该明白个王八排队——大盖(大概)齐。”李树一脸难过,“其实我特深沉一人。你别老是看我整天嘻嘻哈哈跟个嘻哈歌手似的,内里像个诗人一样凌晨两点准时起床上阳台望天,有时候真想往下跳,一琢磨二楼跳下去就只剩疼了别人一发现就和发现个神经病似的,说不定打个120都乐得说不出整话了!唉唉唉,你先别吃了,菜都上了亏不了你。”

“我听着呢。”李青又低头夹了一筷子。

“李青你也真是,人家是我们朋友,倾听一下总是应该的吧,你别跟没吃过饭似的。”刘静轻拍李青后脑勺一下。“哎呦喂,你给我拍成智力障碍你养我啊?”

“您接着说,抒情的时候...

如果乘坐一块高铁

索是新型高铁的乘客。

所谓新型高铁,不同之处就在于“高铁”的含义——高速的铁。

前面的乘客把椅背往后放,越来越低,越来越低,直至水平。地中海得以完美展现,地面上覆盖着花白的植被,大片的海面浮光跃金。

高速铁的座位排成一路纵队,往前或者往后都看不到头。乘客们会浪漫地想,这一定是一种无限,或者从何处接成圆满的环形。

索脚下的地面突然升出一个水盆,他两腿岔开,不知所措。第一次乘坐高速铁,不懂规矩也难免。

“给我洗头。”地中海命令到。

索愣了一下。

“给我洗头!你听到没有?!”地中海强调。

“为什么?这……没有道理的。”

“先给我洗头,洗的时候我给你讲些道理。快点儿,不然要耽误大家时...

独自对抗


1

这是一个关于种族歧视的笑话,而不是一个种族歧视笑话。


"So……let's talk about something interesting!"

“你想说什么?”

“不是?!你会汉语?”

“是的。”

“那我刚才磕磕巴巴和你说了半个小时,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作为采访者,我想,你最好更专业一些,比如,现在应该直接进入主题。”

“哦!好吧……Well……内个……可能有些难以启齿,我想说……这几天你又一次掀起网络上的波澜,因为……一个……种族歧视段子。”

“只是这种问题的话,我觉得你并不需要结巴着说。你应该承认一点,卡尔!你一定知道我的答案...

古战场:你在我梦中如此长久

笼盖住黄沙的天空,翻滚着浓如焦墨的云,吐纳着时间一切黑色的物质,连同世间所有的影子都加入这一场宏大的新陈代谢之中。云的信子探视着战场腹地,地面抖起尘土。我在地面上奔跑,周遭景物迅速流逝,颤动成幻影,交织出几缕轻飘飘的梦。
对面迎来大队人马,有的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马,还有的正好相反。我把头盔的三层遮光珐琅彩琉璃瓦推开,终于看清他们的形象,细致之处毫毛的摇曳也清晰可见。
此刻,我是头盔,指挥着一具躯体,陷入深水漩涡一般的战斗。凝聚的精神安之若素,发散的力量向四围辐射。战场突然旋转起来 ,像是马车的轮毂。刀与剑摩擦之处,迸溅出火花;刀与肉摩擦之处,喷射出血液。听见呼呼的风声,其实是空气流动过古战场时,...

人间观察

“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有同感,当我去一个便利店,发现没有自己想买的东西,空着手走过收银台的时候会感到无与伦比的尴尬,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小偷。就在这空着两只手,耷拉着胳膊的时候,我甚至会觉得人类的双手是一种多余的设计。后来,我就想通了,原来收银台附近摆着的口香糖就是为了缓解尴尬用的!”
“我不知道各位是否审视过自己?完全不戴有色眼镜地审视自己。我给大家提供一个可行的方法:每当你产生一种邪恶的念头,就把它记录下来,记在一个便携的本子上,然后根据艾宾浩斯的遗忘规律时常温习。这就是审视的完全过程,审视完成之后,你就会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十足的混蛋。”
“在这之后,我进行了深刻地思考:为什么说人类需要遗忘?解...

降临

1
“不知在场有多少人信教啊?来,信教的朋友们举起手来好吗?”
“你能起来回答几个问题吗?对,就是你!全场最胖的这个,对对对!”
“我先不问你信什么教,只是叙述一下我的一个猜想:你是不是做过什么亏心事儿?”
“好的好的,不逗你了。我是没有信仰的,我不信各种文化体系中各种肤色各种品种的神,这从侧面证明我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
“突然有一天,一个想法袭击了我!如果早上起来,上帝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见到上帝本人,我完全可以感知到他的存在。在我看来,可能我仍然不会去选择信仰他。虽然大部分宗教都想让你感知到神的存在,并且给他设计出形象,为了让你敬拜的时候不会过于尴尬。”
“也只是在我看来,我不会去信仰他。如果只是因为...

两杯冰水

1
“这几天毒狗的新闻又引发热议了,用一种我永远也记不住名字的物质(异烟肼)。我之前也听说狗吃巧克力就会死。从这里我就能看出来,人心是多么坏啊!——白活半天,就为了省个差价。”
“你们可以想象吗,好多官员都开始过劳死了。看来钓鱼或者是看报纸之类的工作会损害健康哦!”
“我搞不太懂,为什么种族主义者会成为众矢之的,而与此同时,爱国主义者却值得我们的赞美。或许,在定义中的种族主义者对别的种族会有歧视。但我真搞不懂的是,如果一个人热爱自己的种族,难道就会被默认为种族歧视者吗?”

2
“Good job!”
卡尔走进店里,他注意到一个女孩冲他竖大拇指。那人他是认识的,经常看他表演,还给他寄过一篇蹩脚的故事。
“...

生猛

丛林里的猛兽在城里开了一家饭店,营业执照是前任店长办下来的,他转行成了一顿午餐。
饭店,说到底要解决的是温饱问题。丛林里的食物短缺,既然是猛兽,就该到大城市打拼。
大城市里人多,两条腿走路的,身上的包装花里胡哨,老虎指着一个人对其他动物说,你们看,那家伙身上穿的是我。老虎注意到那人T恤上的印花。
不该这么激动,谁都不该,说到底,这里的“激动”就是饿罢了。本能是改变不了的,是立论的前提。
穿老虎T恤的男人往店的方向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狮子等急了,说,你说这些东西让两条腿走路,胳膊空荡荡地垂着干嘛!怪不得走得这么慢。
进店,掀帘子,“有人吗?”
空无一人。只有两头狮子,一只老虎,五六只老鹰盘旋。
不得不说,...

卡片|拥挤的生活

“嘿,朋友们。今天真是太热了,不是吗?别误会,我不是说你们热情,我就是说天气很热。你们可能根本也想不到,现在站在台上给你们讲笑话的人,竟然是坐公交车来的。”
“我坐公交车来也不是有什么目的,反正也不会有人给我让座的。但这次给我了一个教训——夏天还是不要穿短裤!我坐的那辆车还不算挤,有个男的从我后面穿过,我直接感受到毛发在摩擦!不知怎的,我联想到一个物理实验。”
“还记得有一次坐火车。也不知道你们坐没坐过绿皮火车,刚进车厢,就是车门的地方几个人蹲着抽烟。混着烟草味和下水道的气息,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化用朱自清的《春》。)
“车厢里塞满了人,不知道你能不能想象,硬座的底下就塞着不少,脚伸在外面...

倒计时

车窗外的景物挪移很快,是因为我在赶时间。
上级给我的任务是,在今晚十二点前赶到奈良,安顿好自己和摄影装置,占据高地,拍摄森林边缘的倒计时。其实,我完全可以敷衍过去,这次任务大概就是我记者生涯的最后一次任务了,也多半是我整个生涯最后一次任务了。
九天前,人们通过卫星发现,在奈良的森林边缘出现了阿拉伯数字“9”的形状,是树与树之间的空隙形成的。当地记者得到消息以后就立即赶赴现场,发现空隙处都是一些树桩,旁边的锯末子像是沉默的罪证。记者对着镜头控诉破坏者的行径,有关部门表示高度重视。
第二天早上,令人惊愕的一幕出现了,数字“9”变成了“8”。人们纷纷猜测,网路上谣言四起,最早说“这是外星人的警告”的被封号...

1 / 3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