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称跳跃

1

你是否认同诗歌也是一种艺术真实?在你看来,诗人写下的意象是一种常人难以捕捉到的细节还是生造出只为显示自己高明的手段?我不问了,说这么多你连想都不想,失望了,伤自尊了。

三年前,我在自己的诊室里接待了一位病人。还记得清清楚楚,我的桌上整齐地摞好各种罕见精神疾病的案例,纸张的脚总是微微翘起,颜色也深一些。资料旁边是花瓶,高仿冰裂纹,看起来像是cèi过以后重新粘好的一样。里面没有花。我害怕又有失恋者把花瓣一片一片揪下来,我特心疼。

Ta!不!爱!你!

说来也怪,时间的抹布没有抹去那些痕迹,反而把灰尘拭去,让我看到更多枝节相交、叶蔓相攀。唯一模糊的是我的存在。科学研究表明,回...

如果乘坐一块高铁

索是新型高铁的乘客。

所谓新型高铁,不同之处就在于“高铁”的含义——高速的铁。

前面的乘客把椅背往后放,越来越低,越来越低,直至水平。地中海得以完美展现,地面上覆盖着花白的植被,大片的海面浮光跃金。

高速铁的座位排成一路纵队,往前或者往后都看不到头。乘客们会浪漫地想,这一定是一种无限,或者从何处接成圆满的环形。

索脚下的地面突然升出一个水盆,他两腿岔开,不知所措。第一次乘坐高速铁,不懂规矩也难免。

“给我洗头。”地中海命令到。

索愣了一下。

“给我洗头!你听到没有?!”地中海强调。

“为什么?这……没有道理的。”

“先给我洗头,洗的时候我给你讲些道理。快点儿,不然要耽误大家时...

古战场:你在我梦中如此长久

笼盖住黄沙的天空,翻滚着浓如焦墨的云,吐纳着时间一切黑色的物质,连同世间所有的影子都加入这一场宏大的新陈代谢之中。云的信子探视着战场腹地,地面抖起尘土。我在地面上奔跑,周遭景物迅速流逝,颤动成幻影,交织出几缕轻飘飘的梦。
对面迎来大队人马,有的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马,还有的正好相反。我把头盔的三层遮光珐琅彩琉璃瓦推开,终于看清他们的形象,细致之处毫毛的摇曳也清晰可见。
此刻,我是头盔,指挥着一具躯体,陷入深水漩涡一般的战斗。凝聚的精神安之若素,发散的力量向四围辐射。战场突然旋转起来 ,像是马车的轮毂。刀与剑摩擦之处,迸溅出火花;刀与肉摩擦之处,喷射出血液。听见呼呼的风声,其实是空气流动过古战场时,...

倒计时

车窗外的景物挪移很快,是因为我在赶时间。
上级给我的任务是,在今晚十二点前赶到奈良,安顿好自己和摄影装置,占据高地,拍摄森林边缘的倒计时。其实,我完全可以敷衍过去,这次任务大概就是我记者生涯的最后一次任务了,也多半是我整个生涯最后一次任务了。
九天前,人们通过卫星发现,在奈良的森林边缘出现了阿拉伯数字“9”的形状,是树与树之间的空隙形成的。当地记者得到消息以后就立即赶赴现场,发现空隙处都是一些树桩,旁边的锯末子像是沉默的罪证。记者对着镜头控诉破坏者的行径,有关部门表示高度重视。
第二天早上,令人惊愕的一幕出现了,数字“9”变成了“8”。人们纷纷猜测,网路上谣言四起,最早说“这是外星人的警告”的被封号...

刺杀电视机

“哔!”(打开电视的声音。)
下面请收看新闻快讯。(电视里的声音。)
今天凌晨两点左右,龙卷路的一个监控摄像头拍下诡异的一幕。一位身穿黑衣的蒙面男子,手中持刀,动作夸张,上蹿下跳,大喊大叫,让人感觉莫名其妙。突然,一个粉红色书包凭空出现,直接把男子砸倒在地。他口吐白沫,四肢抽搐,情况陷入危急。上午六点二十左右,一位晨练的老大爷发现了男子,并用花坛里浇花的水管把他唤醒。
老大爷随后接受了采访。
记者:请问您当时为什么会想到救人呢?
老大爷:我不认识你,你不是我儿子!
记者:老大爷您误会了!您现在被网友誉为“中国好人”,请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老大爷:我不认识你,我不给你开门!不给陌生人开门。
记者(递过手中的...

𓀡倒立指南

卡尔天生热爱倒立,就像他热爱生命一样。
他曾经说过,每当他倒立时,就会幻想有外星人在观察地球,看到他,以为他是一个大力士,托举起整个蓝色的星球。
倒立是他幻想中的夜空,有时眼前会突然漆黑一片,继而恢复光明,整个过程像是昼夜的更替。
“就是这么艺术!”卡尔兴奋地对记者说。在记者的视野中,卡尔突然下蹲,手掌慢慢贴紧地面。“您要起跑吗?”“不,我要感知,感知着自己的掌纹吻上地板的纹路。我要感知,感知自己的重心向上走,到了适当的位置,我把它稳住!”
“需要我来扶一下吗?”
“让我自己来。”
记者注意到卡尔的脸青筋暴起,整体色调泛红,“卡尔老师,您不做就算了,珍惜身体。”
“没有,没有,我最喜欢的就是倒立。”说到这里...

仙那都游记

(全文基本虚构,但不排除有些事情真实发生过,我记不得了。)
1
我又一次从梦中惊醒,像是鱼干儿躺在干枯的河床上。梦里我刚要踏上火车站的进站电梯,女孩儿一个箭步冲到我前面,像用跑步机一样使用电梯,她一步一步攀登,不知疲倦。我说,您能让一下吗?她不理我。我说,我的火车就要开走了。她不理我。我就醒了。醒来以后,感慨万千,其实有时候我应该走走楼梯。
醒来是空荡荡的卧室,银白的寂静,东南角突然窜出一个周公说要给我解梦。我说,不解!他说,解!求求你,解!我说,我争不过你,你解吧!他说,你做这个梦可能是有真实遭遇。我在这时意识到,前两天我去旅游*了,美丽的地方,空间的裂隙——仙那都!
七月,我独上兰州。黄河畔,树荫...

融化朋克

六个月前,这支朋克乐队刚刚成立。成员都是青少年,愤世的那种。不少青少年就像别人讨厌他一样讨厌着全世界,而他们就在其列。

乐队的名字叫“尸体乐队”,的确挺诡异的,这也是他们起这个名字的目的。

主唱尼亚是个漂亮的小伙子,一头金色的卷发。作为主唱来讲,他唱得也不错。当然,准确的说是“喊得也不错”。乐队的唱法就是嘶吼,像是坦然地在观众面前展示自己的崩溃。

乐队刚开始演出的时候,观众真的很少,但他们演起来也真的很开心。但很多东西究竟藏不住,有观众录制他们的演出,并且把视频传到网上,热度一直上升。乐队成员对此感受很强烈。观众越来越多,但还可以接受,自己被认可,他们也很高兴,即使是个朋克乐队。

三个...

电疗椅

1

“爸爸妈妈们,安全电压是36伏,而我们这个电疗椅的电压是多少?足足九千伏!”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个记者,正在进行偷拍,想到这里我头皮发麻。不过刚刚这句话毫无逻辑,怎么能骗到人呢?看着坐在我周围的老人,听得好像很仔细,但我估计他们根本没打算听懂。

这个原理可能就像是英语听力一样,如果文本难度很大时,你只能听出一些十分熟悉的词语,并脑补出说话者所表达的内容。

“电压达到了,促进血液循环,血液中的垃圾被冲走了,身体自然就变得健康。可以说是包治百病。”

或许,健康节目也是骗局的助推者,它提供了一系列高深的词汇;同时,始作俑者则是老人们不求甚解的心理。为了获得健康或者仅仅是安慰。

2...

我要开花🌸

老王,多年生木本植物,生活于丛林,尤擅奔跑。

理查德和拜耳是人间罕有的植物学家,听闻老王将在月底出现于亚马逊丛林,前去观察研究。他们兴奋到产生“审美寒战”,至今持续六个小时,鸡皮疙瘩(frisson)翻腾如同海浪。

“这是跳舞!踏踏踏!”理查德激动地当场跳舞。在亚马逊的丛林里,他脚踩松土,自身成为泥泞。越跳越变得沉重,泥土成为鞋的结构。他开始深呼吸,舒缓心情。清风百步穿杨,流窜进入理查德的体内,他的肺部如同气球鼓起,又如同气球瘪掉,维持着周期性运动。

丛林的绿意融化,流动!理查德身处绿色的海洋,他开始潜水。就地潜水,氧气罐是地球的肺。自然之美震撼着他,他的白眼翻了出来,嘴里吐出泡沫,像是...

1 / 3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