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的枪

“假如不打算开火,就别让一支上膛的枪出现。”所以,我想告诉你的是,所谓的即兴,看似是随机性的碰撞,实际上,在我一步步的精密安排之后,结局就会像是口袋一样收紧,无法挣脱。

 

“1!”

 

我现在就是朗巴尔多了。厚重的戏服穿在身上,仿佛自己呼吸的空气也老去,沉沉而有颗粒感。台上,路易斯愤怒地踱步,口中大段念白也像是同他一起踱步,导演说得没错,刘是一位艺术家。表演在他那里是一种哲学活动,他总是有意把自己的哲学嵌入表演之中。另一面,曼达坐在餐桌前,翘着二郎腿,她不时抿一口杯中的酒,好掩饰自己的局促不安,但又怕酒精真的麻痹了自己。她一定想到了,路易斯是一枚即将引爆的定时炸弹...

特深沉

“不瞒你说,我拍电影的目的就是为世界影坛做些事情。”王真说起话来情感投入,右手比出“七”的手势,不断向上抬升。“我不怕得罪人,就比如说,你所知道的所有导演,我都不欣赏,太俗!”他手中的“七”骤然炸开,像烟花。

“对对对,您看人家这思想觉悟。”李青猛烈点头,和喝多了一样。

“你叫什么来着小伙子?李青是不是?我就喜欢你这种人,真诚!我跟你讲啊,我这人——特深沉。”

“噗嗤……”

“你先别乐,我其实敢这么说就不怕外行误会。你们大众看电影看的是什么啊?你们看的就是‘看’本身,什么好看看什么,什么漂亮看什么。我们艺术家从来都不会被你们的嘲笑击垮,甚至都不会在意你的笑,因为,如果我在意你们这些外行...

断交声明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这几天倍儿烦!可讨厌了。孤独!孤独你们懂吗?以你们的聪明才智应该明白个王八排队——大盖(大概)齐。”李树一脸难过,“其实我特深沉一人。你别老是看我整天嘻嘻哈哈跟个嘻哈歌手似的,内里像个诗人一样凌晨两点准时起床上阳台望天,有时候真想往下跳,一琢磨二楼跳下去就只剩疼了别人一发现就和发现个神经病似的,说不定打个120都乐得说不出整话了!唉唉唉,你先别吃了,菜都上了亏不了你。”

“我听着呢。”李青又低头夹了一筷子。

“李青你也真是,人家是我们朋友,倾听一下总是应该的吧,你别跟没吃过饭似的。”刘静轻拍李青后脑勺一下。“哎呦喂,你给我拍成智力障碍你养我啊?”

“您接着说,抒情的时候...

风格练习

1

笔者陷入无聊之中,考前甚至不敢幻想的假期,漫长地流逝后又显得短暂。屁股与沙发长时间接触,缝隙已经不太分明,就像我搞不清,现在是夏季还是秋季。我读了些书,没有明显的收获,只是翻阅一遍,速度不一定算快,可浮光掠影,甚是潦草。我的双眼就像两个车轮飞驰过文字组成的公路,不暇观望旁边的风景。

朋友圈里有人谈及写东西的事情,欣然想到自己也写了一些,可回头去看,却徒增烦恼。我该写点让自己看得过去的,要不然都对不起读过那些书的作者,于是,笔者正式开始创造:

菱形的窗外漆黑一片,唯有弯月高悬,但未添半点光辉。轰隆一声,闪电一般的白光把卧室照亮,床上的男人醒过来,他翻身,努力睁开眼看向窗边的位置,面前的...

悲伤炸弹

1

“嘿,朋友!就是你,这么旧款的手机,还好意思拿出来录像。别难过,我没有嘲笑你手机的意思,就是觉得录像这件事本身很奇怪。你难道天真地认为录下来就会再看第二遍吗?我的这种演出,自己也不会忍着看第二遍。”

“再举一个例子,高考考场外面,常常围着一圈又一圈家长,当孩子带着自信的笑容跑过来,他们只看到自己的家长用一块板子把脸挡住,这也太奇怪了不是吗?既然家长很想看到这一幕,他为什么非得要通过小小的屏幕看?他的孩子就在眼前好吗!把手机放下,就可以看见全方位多角度的孩子了,可他们不!这一刻必然要记录下来,尽管不会再看几遍,而且总有一天会被误删掉,可我非得记录下来!所以,用手机录像是不太有必要的,您说...

降临

1
“不知在场有多少人信教啊?来,信教的朋友们举起手来好吗?”
“你能起来回答几个问题吗?对,就是你!全场最胖的这个,对对对!”
“我先不问你信什么教,只是叙述一下我的一个猜想:你是不是做过什么亏心事儿?”
“好的好的,不逗你了。我是没有信仰的,我不信各种文化体系中各种肤色各种品种的神,这从侧面证明我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
“突然有一天,一个想法袭击了我!如果早上起来,上帝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见到上帝本人,我完全可以感知到他的存在。在我看来,可能我仍然不会去选择信仰他。虽然大部分宗教都想让你感知到神的存在,并且给他设计出形象,为了让你敬拜的时候不会过于尴尬。”
“也只是在我看来,我不会去信仰他。如果只是因为...

倒计时

车窗外的景物挪移很快,是因为我在赶时间。
上级给我的任务是,在今晚十二点前赶到奈良,安顿好自己和摄影装置,占据高地,拍摄森林边缘的倒计时。其实,我完全可以敷衍过去,这次任务大概就是我记者生涯的最后一次任务了,也多半是我整个生涯最后一次任务了。
九天前,人们通过卫星发现,在奈良的森林边缘出现了阿拉伯数字“9”的形状,是树与树之间的空隙形成的。当地记者得到消息以后就立即赶赴现场,发现空隙处都是一些树桩,旁边的锯末子像是沉默的罪证。记者对着镜头控诉破坏者的行径,有关部门表示高度重视。
第二天早上,令人惊愕的一幕出现了,数字“9”变成了“8”。人们纷纷猜测,网路上谣言四起,最早说“这是外星人的警告”的被封号...

刺杀电视机

“哔!”(打开电视的声音。)
下面请收看新闻快讯。(电视里的声音。)
今天凌晨两点左右,龙卷路的一个监控摄像头拍下诡异的一幕。一位身穿黑衣的蒙面男子,手中持刀,动作夸张,上蹿下跳,大喊大叫,让人感觉莫名其妙。突然,一个粉红色书包凭空出现,直接把男子砸倒在地。他口吐白沫,四肢抽搐,情况陷入危急。上午六点二十左右,一位晨练的老大爷发现了男子,并用花坛里浇花的水管把他唤醒。
老大爷随后接受了采访。
记者:请问您当时为什么会想到救人呢?
老大爷:我不认识你,你不是我儿子!
记者:老大爷您误会了!您现在被网友誉为“中国好人”,请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老大爷:我不认识你,我不给你开门!不给陌生人开门。
记者(递过手中的...

安慰电话

地点:某个大礼堂
空旷的舞台,一束灯光打在麦克(不是麦克风,麦克是个人!)身上。他身穿白色衣服,打着深红色领带,坐在办公桌前,疲惫得像每一个上班族一样。当然,此时,他本来就是在上班。
桌上的电话响起,醒目的红色集中了全场观众的注意力。麦克接起电话,“你好!安慰热线!我能帮您做些什么吗?”
卡:您好!我打电话来就是想和你聊聊。
麦:您先说说想聊着什么吧。
卡:我曾经在台上说过相声,我想着咱们配合一回,让我找回以前的感觉。
麦:可是我没说过相声啊!
卡:没事,您就给我捧哏吧,顺着我说就行。
麦:好吧。
卡:您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吗?“三分逗七分捧”,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咱们这次相声没说好,三分责任在我,七分责任在你...

𓀡倒立指南

卡尔天生热爱倒立,就像他热爱生命一样。
他曾经说过,每当他倒立时,就会幻想有外星人在观察地球,看到他,以为他是一个大力士,托举起整个蓝色的星球。
倒立是他幻想中的夜空,有时眼前会突然漆黑一片,继而恢复光明,整个过程像是昼夜的更替。
“就是这么艺术!”卡尔兴奋地对记者说。在记者的视野中,卡尔突然下蹲,手掌慢慢贴紧地面。“您要起跑吗?”“不,我要感知,感知着自己的掌纹吻上地板的纹路。我要感知,感知自己的重心向上走,到了适当的位置,我把它稳住!”
“需要我来扶一下吗?”
“让我自己来。”
记者注意到卡尔的脸青筋暴起,整体色调泛红,“卡尔老师,您不做就算了,珍惜身体。”
“没有,没有,我最喜欢的就是倒立。”说到这里...

1 / 2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