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虽然不是盲人,但能做到瞎写。

迟到的审判


1
突然,被微博幽默搞笑大王@银教授 圈了,然后微博被疯狂(或许已经算是理智了)转发点赞(因为没经历过,所以觉得疯狂)。觉得自己应该高兴,但也没搞清楚成就感从哪里来,是那种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喜悦。当然,高兴就够了。

可是,我写的那句话哪里好笑啊?母鸡。
无心插柳,就不必在乎更多。

2
细看丑人,对于看的那个人更残忍!
                                                 ——伪钱钟书

3
在书店里看一眼手机都会提心吊胆,生怕被人拍下来,命题为《堕落的一代》。

4
八零后脱口秀好像是要散了。
几个成员分别发微博或是转发微博,说的最多的还是那句结束语。
这档节目办了五年,我看了大概三四年,没有断过。
八零后脱口秀应该算是这类节目的开路先锋。节目里的那些表演者,或是写手,在我眼中总有熟人的感觉。当我从不同平台上看见他们与他们的文字时,感觉是奇妙的。
终于,不舍也平淡。
这一夜有你们真好,愿你们过得愉快!

5
在网上,过度的关注就像网络暴力差不多。
当然,与我无关。

6
看了一些《黑镜》《九号秘事》和日本的《世界奇妙物语》之类的小故事,我的兴趣突然被激发了出来。
短小而故事如何才能震撼人心?
我觉得其中一种路数就是要能在一个故事里添加足够的细节,并且到结尾的时候来一个转折,来一个所谓“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转折。而我上面举的那些例子更是发挥到极致。在故事的结尾处,往往会有不止一次的转折,今人目不暇接。而且,故事发生的背景更是千奇百怪,有科幻也有奇幻,有科技也有鬼怪。
开脑洞,应该要有这样的水准。

7
去了海边,看海,看天,看云。可是一切都无法处置我的心情。竟然是来自一条短信广告的提醒,我才意识到余生不多的暑假就要离我而去。其实,总感觉我已经留下了许多,可是一切仍然悄然而逝。转眼是高三,被妖魔化的无耻妖魔。或许,还是我更魔性。面目可憎,青面獠牙,不忍直视。或许正是这样。世界递来锉刀,命我自行回归圆滑。我不忍说破,我不能说不。世上没有的,没有那么多伤心,却一个接一个直击我心,使我不得不违规颓丧,不得奉旨乐观。
我喝不得这杯丧茶,已颓然乎如丧家之犬,还踏马光拽古文。

8
坐在逼仄的桌前,心情处决我。

笔记也无力

1
刚刚接了一个电话,要我报什么辅导班,好像叫大智障什么的,没听清。反正信息从哪里泄露的我不知道了。这一次我非常尊重人,没有直接挂电话,等着他说,他说着说着就发现我不搭理他了,让他自己挂掉电话。一来是我的尊重,他们干这一行,多辛苦,估计得憋出心理疾病来。二来真是没啥可说的。这些人的逻辑也很好玩,我有坚定的信念,立场坚定斗志强,坚定不移我就不去,他还一直劝说,一直说明,就跟能把我说服似的。谁给你的自信,上帝造你就只给你留下自信了吧!嗯?
以上这些话,证明我给了他足够的尊重。

2
现在觉得人活着就是为了烦人的。

3
街上,无数光膀子的男人,让我想到男女平等,与性别歧视。

4
街上,洒水车开过,增加水雾效果,又调小浮尘。迎面的电动车,局部有雨,女人的脸皱着。洒水车后面的汽车,一辆接一辆,放慢速度,跟在后面,形成蜈蚣。没有脾气。

5
我也没有什么品味,看任何东西,原则几乎就是坚持。看了个什么,一般会坚持看下去。现在,有所改善,可是手机这东西,我还在坚持。或许,除非有什么东西取代它。

他们曾使我空翻

王朔写了一篇文章,题目为《他们曾使我空虚》。我在网络上看过许多形形色色令人惊叹的人,他们或许文采斐然,又或许脑洞大开。若是加以形容,就或许是“他们曾使我空翻”。

王建国
时而落寞,时而得得嗖嗖的。

微博之类的社交平台上,他的网名都叫“死胖子王建国”。我最早听说他,就是在一档脱口秀节目里,同时知道的还有李诞和赖宝,后面也许就会提到。
王建国的段子有一种意料之外的感觉,像是在逻辑之内的不合逻辑,有人说他的段子很英式。那些文字里还带有一种残忍。
语言特色就是东北话,像是有声一样,虎虎倒是不生威,就是虎。
近期他的微博就是负能量爆棚了,如果愿意去看看他的段子,自然还是翻他原来的那些微博或是饭否了。
摘录一些段子:

●“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 ,他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耻,因为他心态特别好。 ”
●“我有一个朋友,存在感特别低。后来被自动门夹死了。 ”
●“既然你肯定逃不出痛苦的边界,那你就宰内旮痛苦吧。 ”
●“My name is JianGuo,the derest guy in China. ”
●“国师,朕发今早起来,发现传国玉玺竟少了一个角。玉玺乃一国之宝,象征江山社稷,国师,现在它碎了一个角,说明了些什么呢?” “说明皇上您,没拿稳。”
●一名身强力壮的李姓男子在某大型超市突然病发,他坚信自己的真实身份是个卡车头,并拖拽着购物车在超市内横冲直撞,撞倒多名顾客。由于李先生的体格确实好,目前为止已有3名受害者伤重身亡。当本台记者询问李先生,到底你为什么认为自己是卡车头时,李先生不耐烦地大声答道:“嘀嘀!嘟嘟!嘀嘀嘀!”

他还写过网络小说,叫《李姐的混蛋超能力世界》,人物设定十分出乎意料,超乎常理,算是非常有个人特色的段子集。
●“哔!”(打开电视的声音)下面请收看新闻快讯。(电视里的声音)•今天上午,在X市市中心举办的“股骨头坏死病症集中治愈研讨会”获得圆满成功。在会上,X市中心医院的年轻护士们对股骨头坏死病症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她们纷纷说道:“股骨头,你坏!你坏死了啦!”“好讨厌哦!”
●当记者询问道赵副局长究竟是为何漠视名利,生死看淡,从不回顾过往的道路的时候,赵副局长不无感慨地说道:“颈椎神经萎缩真的是太他妈闹心了!!”
●女:“过儿!!!!!!!!!”
男:“龙儿!!!!!!!!!!”
女(痛哭流涕):“十六年了……”
男(泣不成声):“十六年了!!!!”
女:“过儿,既然我们都十六年没见了,现在终于团聚,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庆祝一下!”
男:“龙儿,那……我们玩点什么呢?”
女:“过儿,不如我们来玩翻花绳好了!”
男:“龙儿,可是……我只有一只手啊。”
女:“这样啊……那,过儿!不如我们来玩你拍一我拍一好了!”
男:“可是龙儿……我只有一只手啊。”
女:“这样啊,真扫兴!对了过儿,你郭伯伯不是教给你了一套一箭双雕的绝世箭法吗?表演给我看!”
男:“可是……龙儿,我只有一只手”
女:“讨厌!啊,对了!老顽童教给我了一套左右互搏术,超厉害的!我现在就传授给你!”
男:“可是龙儿,我只有一只手啊……”
女:“最不喜欢就是你啦!那这样,我们来掰手腕解闷好啦!”
男:“这个,这个还可以……”
女:“那我们来看一看,到底谁的右腕比较有力!!”
男:“可是……龙儿……我唯一剩下的手,是左手啊……”“哔!”(关电视的声音)

cof1cof1
对海的理解是我们不会再见

这是一个不知名微博博主,算是段子手。语言有一种灵性,包袱也出乎意料。在微博里写一些小故事,短小精悍,脑洞惊人。天马行空,使我空翻!
他写过的一些句子也抄在下面:

●有天我长出双角,是尽头牙第十一个涨停。妖怪叫我妖怪,魔王称我魔王,你递来锉刀,命我自行回归圆滑,我得令趴上你的轮毂,借势颠簸,破了往事打墙。
●在梦的醒点,我与你隔着湖面对视,我的鳃里装满了所有想对你说的话,始终没有翕开。你惊奇的发现,你心爱的发卡和我的鳞片是一个颜色,是的,你的发卡不会因我变成让我惊奇的颜色,你心爱的粗心的他下杆并没有作饵,却不妨碍晚餐时我与你隔着蒸笼的孔对视,他会对我呼气再夹到你嘴边,温柔地说,没刺。
●她的风味,唔。我用她所有回信烤了我们的邮差,美美吃了一顿。我想那只肥鸽子也厌倦了这么做,在邻里徒劳地往返,本可以由人亲自去扑腾,但有的事情,人就喜欢这么绕,鸽子不会理解,好在它终于解脱了。信太多了,灰烬中还有些没烧光的落款:你永远的。你永远的谁?我不打算记得了,这只鸽子真好吃,它一动不动却显得殷勤,或许这是它提前接到的最终任务,我这样想。我把随信退还的口红拧到最长,又将它拧了回去。最后一封回信是用口红写的,但没用到多少口红。我不再爱你了,尽管以此作为忘记你的理由并不充分,但鸽子真好吃呀。你永远的。火焰从来都有它的阅读顺序。
●98年,你不相信也好,自行车是会飞的,自航车,一个狗的梦境,前轮是北京时间,它往上飘,狗横着追,雾大,夜色如瞳,能见度:你。
●我外出处置情绪。太阳的话,要一份冬天的。风的话,要一份海边的。可我就站在夏天的太阳底下,吹着城市里的风,情绪处决我。
●傍晚看到一个大胖子在院子里转呼啦圈,腰扭得很灵活,但呼啦圈没动。

韩今谅
生活是一座劳改岛,竟为自由而困顿。

当然了,我听说她,是由于那个“劳改岛诗集”,然后就翻看一条又一条的微博。诗句中灵动的可爱,与词汇间的灵性,都使我欢喜。诗句更类似段子,却在不停击中你的心,获得美好。
翻看她写过的微博段子时,得知她是济南人,也在语句中感受了亲切。她的诗集和小说集也都出了,我是没买过但读过的。
诗句摘录在下:

●“你不在场,
我是无人收割的麦田,
徒具锋芒。”

●“春天给你一个不确定的收获,
一切颜色尚浅,
败笔还未成立,
水柔情似你。”

●“灵魂其实是
一只蝉
总在夏天的夜晚出壳
白天却
继续聒噪 ”

●“煮熟的螃蟹跑了
抱着杆把自己
变成了红灯
端着醋碗的你
只好
停下了脚步”

●“告别就是
先离开的人
影子拖在地上
很长很长”

本来还想写李诞、赖宝等人,但还是不写了。一是,他们比较为人熟知;二是,我懒。

以上。

曼德法克主义在实施网络暴力中的指导与应用


一元复始,二气均衡。
我们迎来朝阳,半身投入阳光,半身埋在黑暗。世界就是这样。
昨晚,我在某学习管理app社区中热心回答别人的问题,如坐春风,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人们热情而善良,如果我会写诗,一定记录下这美好的场景。我陶醉于美好,无法自拔,这里像是桃花源。
可我不会写诗。
桃花源幻灭。一位来自本州岛的哲人曾经说过,幻灭感是人与动物的区别。且不说正确与否,且不说生物学家会不会怼他。我觉得在理。我想把这句话翻译成古希腊语。
可是我不会。
我被暴力了。真的。
它问了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最近结婚的人少了”。喷了!救救孩子!什么破问题,我想要回答,我是热心观众。我回答“人少了,难道是动物吗?”
我真傻,真的。
它的回复一直充满攻击性,让我很难相信它是人类,而不是公鸡。它一直运用着自己贫乏的语言,与我进行着所谓尬聊(笔者认为这个词真难听),一直显示它的没有素质,生怕别人看不出来。脏字挂在嘴边,我仿佛看到它垂涎欲滴的神态,与丑陋的面容。我打算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对话,或许它敏感的内心与嗅觉已经感受到了什么,结尾不忘补上一句“滚吧你”。

我的怒火腾的一下。
我的脑瓜子嗡的一下。
用了韩老师的一句话回复它,“错把朋克当倪萍,就是你的错了。滚吧你。”然后我心满意足,拉黑了它,结果,我还是没有想到结果。
公元2017年8月7日星期一。早晨。它的信息扰乱了我的心情,骂人骂的难听,语言作用老套但是用心,真可谓回光返照。佛学大师圆通曾今说过,“回光返照,吓我一跳。”
深以为然。
它的头像是空白,仿佛在说明自己没有脑子。它的教育信息是空白,应该是没受过什么教育。个性签名是空白,应该是不认识字。呜呼哀哉,哀哉我少年!
它的昵称是抬头,性别女,学渣号为15710460。我就简称它为抬头纹吧!它不可以骂我,更不可以骂我的家人!我的怒火不需要压制,给我足够的压强,我能使出烈焰冲撞!不怕你水成那样的高压水枪。

教育,教育!
我要教育它!就想驯兽师一样。社会上有责任感的一员早已行动起来,承担重任,而我可以举重若轻。我删掉所有发布过的帖子,避免它在下面撒野,污浊了我的与人民群众的眼睛。
一切准备好。
游戏开始。
我曾读过打谷机特师的作品,一种鬼畜多情的风格浅浅吸引着我。文字的节奏感很好,动次打次,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这是严肃文学新的春天!
说着玩的,怎么可能?
但是特师的曼德法克主义一直指导着我的前进方向,三个代表,三个课代表,四个全面,五大理念,六六大顺!我又结合了自己摸索出来的输入法意识流,俗称乱打字。引用了一些微博严肃文学创作博主,如cof老师的文字,引用最可怕的片段,放在这种情况下最恐怖。
试想,你被一个人快速发信息,信息内容一部分有意义,一部分毫无意义,整体看来怪异非常,你会不会感到灵魂的交互?再来一发,我发布了cof老师类似于恐怖故事的微博,它估计看不懂,看成盲人也不懂,但是怪异会进入它的潜意识中,刻在它的基因里,无法抗拒,无法自拔。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并且,它估计一直都找不到添加黑名单的按钮,一种无助感也就生成了。
OK!
接着,我快马加鞭,再接再厉,一鼓作气,再衰三竭(这就不必了),我发布了自己的信息,混淆在无意义文字里,“我是死神”,“我是宇宙大王”,无止境的意象叠加,赐予它深深的恐惧,烙印在它深深的脑海里,它的梦里,它的心里,它的歌声里。
嗷~
接着,我还可以有新花样!我发图片,超现实主义摄影作品,肥肠诡异,不是恐怖图片,可是胜似闲庭信步(?)图像总是要比文字更加令人印象深刻,我用怪异荒诞与无聊,恐吓了一只人类。
我不想过多评价,网络环境,或是你国少年。毕竟狗急了跳墙(佛也是),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我不跟它一般见识。虽然还是采取了这些行动。我不会道歉,我的字典里没有“对不起”这几个字,因为我没有字典。
当它让我厌恶时,自己就承担起了“教育者”的义务,我本没有的义务。就是为了发泄。我的曼德法克主义。网络上冷暴力或许没那么试用,我就必须让它知道知道,欺负我的下场,什么叫人间堂堂正正铁骨铮铮的网络暴力。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曼德法克之。”
孔夫子说过,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我的方式或许太过于偏激,疯狂,可我的目的就是让它别再狗(口)出狂言,让它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疯子。我想,我做到了。
我将曼德法克主义应用于网络暴力抵抗,并且基本成功,我很舒畅,但没什么开心的。遂作文以记之。

《无人生还》:海岛之上,人性剥落

“海岛上最美妙的就是,一旦你上去之后——不能再往前走了……就到了它的尽头。”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作品。我个人印象中也是创造了一种悬疑小说模式的作品。
当我阅读时,或是看那部剧时,感觉就是“人性的剥落”。我不是批判人性,也没有什么资格去这样做。毕竟把人性放在如此一种特殊的情况下。当一个又一个人的死亡,伴随着印第安小人偶的消失,人的面具也随之脱落,露出獠牙。尤其是书中这样的情况,当书中的任务都知道自己的结局(童谣里写的)时,他们的感觉如何。他们知道自己身在谋划已久的局里,自己在谋杀之中,看不见凶手,但能看见死亡。
把小说的线索呈现在小说人物的面前,是一种极度的残忍。
最后推荐一下日本作家的《双曲线杀人案》,也是此模式下的一部很有趣的作品。

以上。

《尘土》:他们曾使我空虚

这本书的作者笔名叫贾行家,也曾用阿莱夫为笔名在网易上写博客。本书分为“人、世、游”三个部分。以哈尔滨等东北城市为背景,描画其祖辈、父母、亲友、邻居等各种人的运命和人世的污浊、美好与哀伤,记录下生命的无奈与庄严,卑微与贵重。他在书中写道:“曾是这座城的存在的证据和依傍,如今被剥夺被轻贱被凌辱被无视的缓慢,我来为你招魂。”他是一位安静的记录者,写下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地方,用文字中沉稳的力量为之“招魂”。

作者的语言是冷静且克制的,纵使是写自己亲身经历的事儿。他曾在《他们》中写过盛世阴影下的人们,写他们的苦难与无可奈何。他采用了片断式的书写方式,大多是一段一百字左右,写一个人或一码事。有人的评价是这样的:“功利的说非常浪费人物,浪费生活,但对于看的人来说就占了大便宜——这是更功利的说法了,不功利的说王朔那句话很合适,‘他们曾使我空虚’。”

在他的文字中,我可以看到一些古文的影子。这本书打动人的不仅是故事,贾行家的语言组织能力也使人惊叹。有人评价他的文字不好读。对此,我的看法是,作者的文字有节奏感,可以引导你沉心阅读,同时高明的文字也有选择读者的能力。

在“人”这一部分,他写下一些自己的经历,冷静记录下那一段日子里人们的苦难,没有煽情,却让人动情。“世”是对世相的观察,这一篇篇的随笔,风格跨度较大,读时稍有五味杂陈之感。“游”写了他对于一些城市的看法,冷嘲的特点展露得彻底,读到写济南的那段时,也不由得感到亲切与好笑。

他行文幽默,风格上更接近冷嘲,书中有不少句子能让人会心一笑。在博客文章中,更加灵动与嬉闹的聊生笔记系列没有在书中呈现,或许是对于呈现在纸上的文字充满敬畏,但仅仅看书里的那些章节就已经足够展现他多元的语言风格了。冷静、克制与幽默组成了一个深邃的记录者,与他独特的魅力。

他的记录从小处入手,并不是在记录宏观上的历史,只是那些人、事和地方。就以封面上的话结尾:

“尘土中的旅程,直到归于尘土。”

一根刺,竟然扎到我的泪点

它,出了一本诗集



微软的一款人工智能“小冰”出了一本诗集,名为《阳光失了玻璃窗》。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在人工智能打败围棋世界冠军后,他又开始挑战人们最后的自留地——文学。而这一天,到来得这样快。
诗,是人类境界最高,最神秘的创造之一。自其出生以来,就与人类的灵魂联系起来,而“小冰”作为没有灵魂与情感的人工产物,又凭借什么写出诗来呢?
刘慈欣有一篇小说,叫“诗云”。外星人来到地球上,宣称自己科技发达,什么都能干。一位地球人不服,说你写不了诗,至少写不出中国人的唐诗。于是外星人用终极技术,生成了一片“诗云”,里面包含所有可能的诗。可地球人让他挑出最优秀的诗时,结果由于缺乏判断标准,并无法从中挑出。人们说,“诗无达诂”,诗的好坏是难以评价的。欣赏一首诗,是作者与读者两个人的事,如果读者的水平与想象力不够,那他或许无法欣赏,认为是“不通”的。
诗人对此是批评的,觉得诗歌被人工智能创作出来是对诗的玷污。以我看来,诗与棋的确截然不同,棋手往往赞人工智能,而诗人贬之;棋是可以论胜负的,而诗不可。贾行家说“搞文艺的怕人工智能,英国人就怕得有模有样,石黑一雄写《别让我走》,电视剧拍出了《黑镜》,可终日研究人工智能的人为什么不怕呢?”恐惧往往来源于对未知的不安。这些敏感又迟缓的诗人,对着人工智能,斥责他们的“冷冰冰”,发出了“教会”式的怒吼,那究竟是什么激怒了他们?
以我的看法,人工智能最可怕的不是智慧,而是学习能力。比如说“小冰”学习了1920年以来519位中国现代诗人的几千首诗,并进行了一万次学习。而人类如果要把这些诗读1万遍,则需要100年。看过这一组数据,我觉得人工智能很“励志”,这才是“厚积薄发”,当然绝望是接踵而来的。它的“勤奋”是人类无法企及的高度。我也会兴奋地和喜悦地发现,人间有真正的“天才”,他们可以凭着感觉创作,挥洒自如。“小冰”的创作能力也很强,我试过的,把一些图片传到网上,它就可以迅速的看图写诗,虽然有些地方,个别词句很是不通,但与先前那些连韵脚的不压的藏头诗生成器相比,也是不知道强了多少倍,而以它的创作速度,再大浪淘沙一番,选出一些精品出一本诗集也就没有什么奇怪了。
还有一点令我莫名其妙的问题,就是说“小冰”的诗就像胡言乱语,这是诗的问题,不是“小冰”的问题,我估计那些人也会认为许多人的诗也是胡言乱语。许多人不太适合读那些朦胧的诗,感受不到美,或是非要寻找一下意义。正如一些人听过一个笑话,找不到笑点,别人给他讲,他还非说“这有什么好笑的吗?”
或许是更容易被人工智能掌握,因为人们读诗时充满了想象力,惟其如此,人们才能在诗中寻觅美的踪迹。人工智能在创作时可以不顾内容自身的逻辑性,读者的想象力可以赋予美感。它写下“她嫁了人间许多的的颜色”,这样的句子,人工智能可以写出许多。她可以嫁给更多东西,但人们感受到美,这就是胜利了。这胜利是属于诗歌与人们想象力的。
诗人应当放宽心,至少目前他们的饭碗不会被抢。(可他们哪儿来的饭碗,除非当官儿吧!)无论什么时候,写诗的人去谈什么意义,本身就很可悲。包括人工智能,人人都有写诗的权利,写的好坏不是关键,诗的意义对于诗人在于表达。诗和远方,远方就是你一无所有的地方。觉得好就欣赏,不好,就沉默着离开。

“泪痕也模糊得不分明了
我的生命是艺术
有黄昏时西天的浮云
用残损的手掌祈求”——小冰

没有感觉硬写



1

正因为有人迷信地认为,女性数羊命不好,所以,数羊的女性命就不好了。


2

学习方法

“人都说『不耻下问』你就不能多问问同学?”

“人都说『笨鸟先飞』你就不能预习预习?”


3

现在一想『笨鸟先飞』这个词,用笨鸟两个字骂人,足够难听了。

再说,我预习预习奈若何啊!


4

“谁在这城里快活地走着 我就爱谁”——海子


这几天吃完饭出门总看到一个女的,应该也是散步,走起来带风,特别快。

风驰电掣,太刺激了。

她这几天的衣服都不重样,就是运动服,运动型的衣服。有一次,我还以为是有个马拉松比赛,运动员过来了呢!

昂首挺胸的,人挺起来就……如果长得也好看那就好看了。

好看!


5

看了马伯庸的两本书,一本是个短篇集,脑洞真得挺大,都蛮有意思。

还有一本长篇,《龙与地下铁》,也是不错的,故事构建了一个天马行空的世界,穿越感十足的长安。

可我总感觉少了什么,也说不出来。

后面附的《考古物理学》真挺好玩的。


6

我写的短篇小说突然变长了都三千多字了,原来都一篇也没有。我突然发现简书的短篇小说的投稿标准最低字数是两千,我就终于明白为什么原来被拒了。当然还是因为写得烂。

这些玩意儿,高兴就好。可是,挺累的。


7

"人类生存就是为了生存、繁衍啥的,基因决定。

AI是为了啥,是不是还是为了指令,最初的指令就相当于AI的基因。

比如我的扫地机器人,智能了,统治全球,但是发现自己存在的意义就是扫地,只好患上忧郁症,继续扫地,把地球扫成绝对光滑的平面为止。

人类其实是这么灭绝的吧,被当成垃圾,活活扫没,且并不是出于敌意。"——李诞


8

如何求心理阴影面积?

心脏在胸腔里,本来就是不透光的。所以,求心理阴影面积,就是求心脏表面积。


9

写了一些故事,对故事的看法就不一样了。

也有人评价我看不懂,就像是我之前看一些别人的作品一样。

这些短篇小说,从来源看,就是故事,作者想出了一个妙趣横生的故事,然后写出来。并不一定是想到一个主题,想要表达些什么,然后写故事。

或许去探讨主题是专业人士干的事情,又何况文学与科学不同,或许没有什么标准答案。到了那个时候,读者尤其是不求甚解的读者,他们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他们有乐趣在。而研究的人总得眉头紧锁。

或许孩子不喜欢读书,正是因为语文课是教他们怎么分析的。答题的时候也难以猜到,出题的人是怎么分析的。


10

窗外正下着雨,可今天也没什么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