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闲笔记 4

1. 迷恋技巧


十月,是一个读书的月份。偶然发现,在整个十月内我读完的书有十二本之多,像是对现实生活的反抗。其中,应该有一半以上是在手机上看的,也包括一本《设计诗》这样的画书。读书没有寄托,不是为了成为一个怎样的人,甚至也不是为了从书中获得什么。人们说不读书就会空虚,可其实读书也使人空虚,王朔写过一篇散文《他们曾使我空虚》阐述一种类似的情感。自然并不是追求空虚,我向往的阅读体验在科塔萨尔的小册子《万火归一》上体现出来,大概是 “他们曾使我空翻” 。


我读过的另一本短篇小说集《谋杀电视机》的作者大头马在采访中表示,她迷恋游戏性,迷恋技巧,这和我的想法简直不谋而合。我好...

偷闲笔记 3

前腔

最近在读贾行家的新书《潦草》。我曾读过《他们》,网易微博限制字数在163以内,于是造就了这种高硬度的行文方式。每条中都在写“他们”。“他们”是世相中的众生,芸芸而杂,像是流动的孤独。李诞形容,“琥珀的观赏价值有着巨大的残忍。”

我更想采用这种手段写下一些东西,零零散散,但是只要写下来了,就能更安心一些。想法也好,记忆也好,过去也好,当下也好,写得不好,写下来就好。

无用思考

老人常进行一些重复,或许不是自己能够控制住的。我奶奶爱看的电视剧,多半是抗日和谍战,血雨腥风。我甚至想,先别骂“雷剧”了,有不少老人爱看呢!而且常常不止一遍,应该是忘了原来看过。

我上个智能手机退休以后,奶...

偷闲笔记 2

另一种视角
1/作为当代人,你应该承担一份来自社会的义务,比如看管好自己。在公共场合随性穿着,还说“你不能扰”,这件事本身看起来像是对社会与他人抱有深沉的希望,并把自己当做样本做一个人性实验,显示出大无畏的精神,佐证一种飘渺的道理,诉说对公平的渴望。就像如果你取了大量现款,抓在手里,抖给别人看,按照正义来说别人不能来抢,但既然是强盗,他们不可能按照你们的正义。“夜不闭户”这种幻想是不应该实现的。当然,自愿拿自身利益做实验,也并不是别人能够左右的,旁人只好放射出些批评与赞同,等待一些毫无意义的接收。
2/常说的话是“正义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但明明在人看来,“正义”施施然到来时,所谓邪恶早已把...

偷闲笔记 1

恋物

当代人时常把玩自己的手机,也有刻薄者故意反过来说,是手机把玩着当代人。但应该明白,手机并非所谓原罪。手机不是不可替代,如果出现了更高级的娱乐产品,为了腾出手,手机也会被人随手丢掉。对于手机的恋,看起来那么依赖,而实际上那么单薄。

人总对理想的生活产生向往,以此解释对手机的依恋也逻辑通畅。网路上的社交比现实中的理想得多。首先,点到为止,一般不会造成多大的干扰。其次,其实就上面这一点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广告里常有的一幕,家人团聚的时候年轻人各看各的手机,老人感觉非常孤独,镜头追过来特写,出字幕,升华主题。从亲情角度来说,电视更容易联络家人之间的感情,因为可以一起看。手机的特性强调了个人...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用“大家都是成年人”当发语词特别好。任何话,前头加这么几个字,都立马有深度起来。“大家都是成年人,别再老说你媳妇儿对你不够好了”、“大家都是成年人,聚会场地定在哪我听你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兜里有钱没有借我几百”、“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尝尝这熘肝尖儿”。——东东枪

我刚刚看到这一段儿话,发觉现在距离我生日也只有半个小时了。生日不少,可是我好像只能成年一次,破规定。可这个规定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勉强接受吧。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但总觉得还是该说些什么,就像每一个孩子一样,嘴上说内向,也都有些表达。纵使我现在困得不行了,靠在身后的暖气上,屋里腾腾的,房间温度堪比夏天,我脑子里好像也氤氲着沆...

拎着马桶搋子路过的人

近期见到一张笑点很奇特的漫画,画面上的文字写道,“火车将压到五个人。如果改方向,则只压到一个人。而你,只是正好拎着马桶搋子路过而已。”无厘头的一幅画,可我硬拔一下。就生在这阴冷荒诞的丛林中,我们都做过拎着马桶搋子路过的人。
比如,我们见到某种观点与自己的不和时,常会嘲笑他是愚蠢的,又有真性情者,会从评论里说一说。再比如,我们从社会新闻里看到人们不恰当的举止或是选择时,会以“这人怎么这么……”为开头,再把这个人的行为安到除了自己以外的全人类头上,升华主题,再聊聊人性,就像我正在干的事情一样。但人们应该明白,作为旁观者,拥有上帝视角的优势,不直面问题的人,总是可以批判众生。在电车问题中,你可以辩...

听君一席话

(一)纸工厂与魔幻现实

很久之前在网上看过贾行家的这个演讲视频,现在网上已经没有了。我的记忆,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成了流水侵蚀以后的喀斯特地貌。留在脑海里的是,几句话和几副超现实主义的魔幻画面。

繁荣年代,一些国企工厂的水龙头,甚至一年开就会流出桔子汽水;面粉厂粉尘爆炸之后,被毁容的女工被安排在一座楼上,半夜总传来哀嚎与哭泣。两副魔幻的画面对比来看更是鲜血淋漓。我不会去怀疑故事的真实性,因为不会有编剧能编出荒诞到不符合创作规律的剧本,又想起一句话,“小说的目的根本不是荒诞,现实才是。”

那些时代的弄潮儿,一个不慎,就会被浪拍到水里,大多成了失落者。而他们还是大多数人中的眼中的...

他们曾使我空翻

王朔写了一篇文章,题目为《他们曾使我空虚》。我在网络上看过许多形形色色令人惊叹的人,他们或许文采斐然,又或许脑洞大开。若是加以形容,就或许是“他们曾使我空翻”。

王建国
时而落寞,时而得得嗖嗖的。

微博之类的社交平台上,他的网名都叫“死胖子王建国”。我最早听说他,就是在一档脱口秀节目里,同时知道的还有李诞和赖宝,后面也许就会提到。
王建国的段子有一种意料之外的感觉,像是在逻辑之内的不合逻辑,有人说他的段子很英式。那些文字里还带有一种残忍。
语言特色就是东北话,像是有声一样,虎虎倒是不生威,就是虎。
近期他的微博就是负能量爆棚了,如果愿意去看看他的段子,自然还是翻他原来的那些微博或是饭否了。
摘录一些段子:...

曼德法克主义在实施网络暴力中的指导与应用


一元复始,二气均衡。
我们迎来朝阳,半身投入阳光,半身埋在黑暗。世界就是这样。
昨晚,我在某学习管理app社区中热心回答别人的问题,如坐春风,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人们热情而善良,如果我会写诗,一定记录下这美好的场景。我陶醉于美好,无法自拔,这里像是桃花源。
可我不会写诗。
桃花源幻灭。一位来自本州岛的哲人曾经说过,幻灭感是人与动物的区别。且不说正确与否,且不说生物学家会不会怼他。我觉得在理。我想把这句话翻译成古希腊语。
可是我不会。
我被暴力了。真的。
它问了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最近结婚的人少了”。喷了!救救孩子!什么破问题,我想要回答,我是热心观众。我回答“人少了,难道是动物吗?”
我真傻,真...

它,出了一本诗集



微软的一款人工智能“小冰”出了一本诗集,名为《阳光失了玻璃窗》。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在人工智能打败围棋世界冠军后,他又开始挑战人们最后的自留地——文学。而这一天,到来得这样快。
诗,是人类境界最高,最神秘的创造之一。自其出生以来,就与人类的灵魂联系起来,而“小冰”作为没有灵魂与情感的人工产物,又凭借什么写出诗来呢?
刘慈欣有一篇小说,叫“诗云”。外星人来到地球上,宣称自己科技发达,什么都能干。一位地球人不服,说你写不了诗,至少写不出中国人的唐诗。于是外星人用终极技术,生成了一片“诗云”,里面包含所有可能的诗。可地球人让他挑出最优秀的诗时,结果由于缺乏判断标准,并无法从中挑出。人们说,“诗无达诂”,诗...

1 / 2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