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虽然不是盲人,但能做到瞎写。

来看啊!免费魔术表演

大魔师小王和他的女助手,在广场上开着高音喇叭,声音刚刚能盖住广场舞的音乐。

“来看啊!免费魔术表演。”

无人理睬。

“还送足浴盆,轻松泡除高血压冠心病。”

人们来了,不声不响,秩序井然。

“欢迎到场的来宾!”大魔师小王说道,语气是虚假的综艺腔。

他瞟了一眼观众席,那张面孔显得熟悉。

他摘下帽子,往天上一扔,变成一只乌鸦。他把手顺势一指,掌中多了三个红球,他有秩序地抛接着。

观众很冷静,久经沙场。

女助手善解人意,放出鼓掌加欢呼音效。

在小王的眼里,女助手的头发就像太平洋中心的最平静的那个波浪。

小王把一个球快速扔向观众席。人们依旧平静,躲也不躲。砸在那个熟悉的脸上。大魔师嘴角的浅笑,不易察觉。

“请这位幸运观众上台。”

“游戏开始了~”小王低语道。

“这位观众你知道吗?你看满天的繁星,你看见那最亮的一颗了吗?如果你看见了。那说明,你的视力不错。”

幸运观众头也不抬。

场下观众的不配合进入新常态。

女助手善解人意,罐装笑声。

当笑话冷场,人会迅速感觉到宇宙的气息,就是荒诞。

“您看啊,人对于整个地球,非常渺小。地球在银河系里,也是微不足道。宇宙中,时间与空间无限延伸,有无数个银河。所以。。。”

“所以,我说这个的原因,不是装高深,而是说明,我忘词没什么大不了的。”

罐装笑声。

默契升级。

“不废话了。”

“你看看这个盒子,我想你一定能钻进去,他指着手里的铅笔盒。”

他正在实现着梦想,他想当谐星,因为可以口无遮拦,别人不生气,反而夸你幽默。

“如何,我看这个小盒挺平啊,我等着给它申请一个诺贝尔盒儿平奖。”

“别说我不行。我有实力,经济实力。”

“人诺贝尔比你有经济实力。”幸运观众说。他终于说话了。

“哈。那他比不了我。我有个叔叔叫王尽信,亿万富翁。还有个叔叔,叫吴老肆,千万富翁。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说明你有钱。吹呗。”

“不是,这叫尽信叔不如吴叔。”

“赶紧吧!”观众等不及了。这说明人对冷笑话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好,话不多说。光说不练假把式,光练不说傻把式,又说又练这叫俊把式。我可是国际一流的表脸艺术家!”

“说那些个老梗有意思吗?”

大魔师不搭理他。

大魔师把小盒往舞台中央一扔。

砰。

哗啦。

舞台中央冒出烟雾,烟雾里隐隐约约的是一个道具盒子。魔术道具,人们司空见惯的那种。

“请君入瓮!”

幸运观众快步走进去。小王赶紧上锁。

“你是我的仇人,你记得吗,你知道吴老叁吗?”

“不知道。”气氛有点诡异,观众的声音带着颤。

“那我告诉你,你可听好了。”

“吴老叁,吴老叁,

他的亲戚可不一般。

男男女女有的是!

其中一个叫吴老肆,

吴老肆!”

说着他把长剑捅进盒子里。像复仇一样。

幸运观众震惊了。因为他真的被剑穿过了身体。而且他不觉得疼痛,也没流血。可是他马上就消失了。感觉到自己一点一点变得模糊,逐渐消失。神秘体验。

“他消失了!”大魔师的口音让这句话听起来像“他笑死了”,可是他本人也没注意到这个梗。

“因为这是我的故事。”他低语。

演出结束。小王喜欢显得自己与众不同,别人下台说谢谢,他就说对不起。

可能观众就是这样认为。

没有人看到他的用心。女助手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她也明白,拍肩膀嘛用没有。

灯光暗淡下来。

大魔师停止演出。他快速打字的手停下来。

女助手帮他保存文稿,上传至网络。

观众有秩序离场。没有给出于礼貌的掌声。他们关上网页。继续浏览。













这里真安静啊!

小王一个人坐在房间里。

面前是一面镜子。他只能面对自己仅剩下的一个人格。

大魔师。他是一个讲故事的孤独的多重人格者。

“你的镜子里是谁?”

“告诉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