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虽然不是盲人,但能做到瞎写。

刺杀 永生之人

经历一个秋天,飘落几片叶,风说,我不知道答案。——宇宙史官
诞生

从那时谈起。

在小李还是个小学生时,他的梦想就是长生不老。谁都拿他没辙。

参加学校组织的演讲比赛,老师在台上问他,你的梦想是什么。他的答案就是,永生。

哄堂大笑。

小李心里委屈。被笑得多了,也就看开了。不然,谈何长生不老呢?

科技发展迅猛,政府公布,科学家掌握永生奥秘,发现了细胞的衰老有可逆性,需要招募志愿者,通过基因改造之类的手段,造就第一位永生之人。

群众沸腾了。报名踊跃。小李也去报名了。42轮的选拔后,小李成为了幸运儿。他也不知道自己赢在哪里,就是幸运。

长生不老,是他的第一个梦想。

时长两个月的手术过后,他的第一个梦想实现。

iiiiiiiiii
刺杀

国际恐怖组织,在那个时代依然存在,他们是野蛮的杂草。

群众在技术诞生之初欢呼呐喊,永生人诞生以后,他们陷入思索。阶级的不平等,激化社会矛盾。这回的矛盾,直接面对生死。

政府造就永生人,就如同谋杀了所有人。

人们摇旗呐喊。咿咿呀呀。

新事物的诞生总让人感觉它本来就存在,甚至变成必需品,维持生命。

当人们发明纸张,发明网络,发明手机。他们反倒是陷入其中。拥有不总是好事。

恐怖分子组织了一批杀手,为了刺杀小李。

科学家也早有预料,联系政府,派来最顶尖的保镖。这是战斗一触即发的信号。

政府组织见面会,展览一下永生人,似乎要把他打造成“全民偶像”。而小李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被关在笼子里展览,倒像是笼子里的动物。

警铃拉响。枪声四起。小李被保镖带走,紧急撤离。炸弹照例要响,不过徒劳而已。

小李受到惊吓,长生不老不是他所想的那样。他坐在四周都是玻璃的房子里,被观察着生活。

惶惶然。

iiiiiiiiii
日食

小李每隔一周都要进行健康检查。他一直回不去原来的生活,在长生不老之后,却失去了生的自由。

这时第二个永生人顺利诞生,她的眼睛里也像小李刚来时,充满希望。

不自由,毋宁死。

小李陷入癫狂之中,压迫后终于要发泄。

他翻箱倒柜,床头柜的第二个抽屉里,竟然有一把枪。那把枪通体金色,工艺精良,他认得出枪身印的图案,正是实验室的标志。

永别了。

砰。





他朝着自己的脑袋开了一枪。

他并没有想到的。疼痛十分微弱,一丝一缕。伤口迅速愈合,血液流出的不多,粘稠度极高。

Karwp博士从后门走来,朝他微笑。

“这是为什么?”

“我们的最新技术,你拥有了强大的再生能力,理论上你是真正永生,真正不死的。”

“这是原来的计划吗?”

“No. 不在协议之中,政府也不知道,你是我们第一个试验品。哈,这不是你的梦想吗?”

“不怕虎狼面前坐,唯惧人心霜雪寒!”

K博士的笑容充满狡黠。

K博士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小李朝博士开了一枪。他又一次尝到欺骗的滋味。心里灌铅。

他从门冲出去。

也没费什么力气。开了几扇门,死了几个人。保安穿着黑色的衣服,横七竖八倒在洁白的地板上,就像乐谱上冰冷的音符。他们算是小李复仇的前奏。

死亡的华尔兹,节奏总是很快。

小李突然想到什么。

他把永生人二号那个姑娘也救了出来。

姑娘是爱尔兰人,到火星msso省首府wks留学了三年。回来以后就参加了这个项目。

他们同命相连。混沌中一根细线把他们联系在了一起。

小李本想用劫持的手段把她带走,可是她也明白没有别的办法,很听话。

出了大楼,久违的感觉。

“战斗吧,世界。都冲我来吧。”

迈进阳光的一瞬间,天上的光芒突然暗淡,小李左手持枪,右手捂住姑娘的眼睛。

“姑娘,那不是日食。”

接着,天色大暗,街上传来碰撞声、惊呼声、咒骂声,以及就在她身边却看不见声源的叹气声。

所有打不死他的,都成为他的弹药。

此时的他,是出笼的猛兽,亮出獠牙。

这是他第二个愿望的实现。

血海中,获得平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