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舌在梦中,向下。

先看到你的头发。

金色的波浪,上善若水。

阳光撒下,奇妙的方向。

我去上班,老板给的任务,背过《过秦论》和飘柔的广告。

老板一脸强硬。

压得我的胯骨疼。

动不了。

鬼不压床,压的是我,我。

老板要没收我的手机。

我向天怒吼。枪响。

老板匡当给我跪下,平易近人。

我抬起左脚,右手攥拳,刚猛有力。

老板的脸迅速瘪下一块。

现原型,是一只沙皮狗。

举起左前手,上指,“去吧,追求自由!”

我奇怪,为什么不是“汪汪”?

背景音乐响起,大合唱。

我踏上征程。去找你。

路旁坟地,一百多个人,正在挖掘自己的墓,自己雕刻碑文。

完成了,就躺进去。

一路上,又看见正在解散的马戏团。

路旁的群山,流水,一点也不美。

不在我心里的,都不具有美丽的特质。

阳光突然出现,没有你,我想起挨了一拳。

天上,糙面云,睁着一只眼,太阳,我的太阳。

旁边的林子,茂盛非常,阳光穿过的样子,丁达尔,我想看,却总要挪移目光。

就像真正美丽的女人。

终于到了汽车站,坐在大巴上的时候。

你突然出现在邻座。

你就在邻座。

你的头依靠在我的肩上,发丝组成的波浪继续涌动,是梦境的意识流。

你是梦吧。

我才是梦吧。

梦醒了,

我的生活里就不再有你。​​​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