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虽然不是盲人,但能做到瞎写。

你问

你问

你问,我相信鬼吗?你又说了自己玄幻的想法。无法记录下尴尬,我真的没什么可说。世上的想法太多,大多数证明不出对或错,人们生生不息,就因为想得少。也算是避开了苦恼。但想法不是烦恼,你应该感受出其中的荒诞了,没关系,有乐趣在。你应该感受到快乐了。你隔着人,两个,对我说话,其实传递纸条,也通过他们传话。让他们笑笑也挺好。鬼神在我看来是虚构的,悉达多或许存在过,但他一定是虚构人物。我们谁又不是虚构人物。谁又真正看透了谁,你或许我愿意选择相信那些虚无的东西,比如说鬼;你或许也是认为我难以直接沟通才选择这种方式,当然离得的确远。我也看不懂自己,你也是吧。至今有许多人靠误会活着,建立友谊,避免谈论自我。为使轻松成真,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写这段文字,正是为使我轻松成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