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虽然不是盲人,但能做到瞎写。

一次战斗的记录

一次战斗的记录
天上,雷公电母翻云覆雨,路上变得泥泞。正是高手战斗对战的好时辰。
前奏
张爷爷死了。李老三非常伤心。
张爷爷是李老三爷爷的邻居,他们之间有着血浓于水的亲情。
李老三要报仇。复仇!!
张爷爷癌症死亡。
李老三有怒气,一直发不出来。因为如果报仇,只能去学医学攻克癌症难题。他没这本事,或是说他没那么多怒气。
直到……

直到李老三去世,他一直没有报仇。
遗恨终生,特别特别压抑。
小朋友,不要向他学习哦!
……
李老三的儿子叫吴老二。你或许会疑惑,为什么这样,难道李老三是个傻子吗?
当然不是。李老三认为他的儿子如果叫李老二一定会显得奇怪,于是,他选择了万全之策。
……
吴老二自幼习武,是一代奇才。
曾在石狗子养老院力挫群雄,获得金奖。
他不图虚名。在采访镜头前说“我是先入团后入党上过三次光荣榜”,“使出黄宏之力!”
……
吴老二实战经验丰富。曾经打败一个闯入他家盗窃的小偷。
那小偷也不是一般人,他号称一半方便面就能……吃饱,full!(你或许以为是打开一个小区的锁,能得你,我能让你猜出来吗!)
……
怒了!吴老二怒了!
吴老二一直是一个隐忍的人,可这次他忍无可忍无可忍无可忍无可忍无可忍无可忍。
楼上的女邻居叶卡婕琳娜半夜三更往下扔饮料瓶!奶瓶!酒瓶!易拉罐!桌子!椅子!
震惊了!喷啦!啦咔咔啦!
吴老二认真想了想,那是个女邻居,揍她好吗?
好!!!利国利民!!!除暴安良!!!支持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
可她是个美丽的女子。
揍!她的心灵不美!再说,我正值青壮年,刚还获得了敬老院比武大赛冠军,我是冠军!!!我是人吗!!!不是!!!哦!

决战
“泰国粪了!泰国粪了!”吴老二撕心裂肺,牵肠挂肚地喊。
他发怒了,看这架势,给他一箱TNT(三硝基甲苯),他就能炸翻所有恐怖分子的据点,把恐怖分子炸成恐怖原子。
“我要和你对决!”他义愤填膺。
“嗯”她轻描淡写。
……
决战开始。在众目睽睽之下。
他们把赛事整的很宏大。
他们一边打着,一旁还有穿大褂唱太平歌词。
“谁请来的?!”吴老二义愤填膺。
“我。”叶卡婕琳娜轻描淡写。
“你们这些说相声的,都走吧!”
“赶紧收工,下一场还有马戏呢!”相声团体“太阳马戏团”集体离开。
吴老二疑惑地说:“不是相声团体吗?”
“你没看过青年相声演员的创作吗?”她轻描淡写。
他觉得她的鼻梁很高,一副洁癖的相貌,怎会一直往楼下倒垃圾。
而且,他患有恐高症。
……
旁边还有吹喇叭的。
“都走!!!”他义愤填膺。
“滴滴滴哒哒哒”,喇叭天团“滴滴打的”吹着就走了,忘了收钱这一回事。
……
吴老二抖擞精神。
“吃我一拳!”
“脏。”
吴老二疑惑一下,这是个什么回答,而且这句话根本也不需要回答啊。
“对了,你练的是什么?”
“沾衣十八跌!”叶卡婕琳娜轻描淡写。

叶上下翻飞,像是起舞,像是风中真正的叶子。对于他刚猛有力的拳头,她不去躲闪。一是因为,她懒。二是因为,她想尽早结束战斗。
……
沾衣十八爹是个神魔?吴老二一头雾水。
正疑惑着,叶用手掌接过他的拳头,掌锋一敛,握住他的十指。
十指连心。吴老二感到浑身过电,麻酥酥酥酥酥酥酥酥的。
“停下啊啊啊啊啊来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电流更加猛烈。吴老二口眼歪斜,恰如平日;口吐白沫,哗啦哗啦。
“爹爹爹爹爹爹爹爹爹爹爹爹爹爹爹爹爹爹”
叶撒开手,装饰性的一个跟头翻上翻下。
吴老二精疲力尽只得屈服。
“我虽然输了,可这是我人生道路上一个小小的坎,我仍然是人生赢家,我仍然是武术奇才。”
去你大爷的你看看你这模样一下子就输了人家日本武士要像你一样早就切六百二十三回腹了你一点不沮丧还跟很自豪一样有病啊能遇上这样的对手是你的荣幸可是你干什么了你凭什么荣幸一辈子眼界就局限在石狗子村吧堵死你你看看北上广有多少精心设计雕琢的大楼你咋不去跳呢!
历史总是面向新的宾客发出新的颂扬你就理应让历史淘汰淘汰淘汰然后归为尘土吧你!
叶卡婕琳娜挥一挥衣袖,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酷!仿佛前面的文字与标点都是在为她铺垫一样,她是石狗子村的美丽传说。

你看!
历史总是面向新的宾客发出新的颂扬。
一点不假。
雨仍然下着,越来越大,仿佛故事的高潮尚未来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