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虽然不是盲人,但能做到瞎写。

人间疑问

人间疑问

(一)
故事的主人公叫刘狂雨,一个傲气十足的名字。
他坐在洁白的床单上,发呆,若无所思。
浴室里的水声反而使他平静。
浴室门突然打开,女人裹着浴巾出来。她的小腿很美。她的面容很美。朝着狂雨微笑,同时,揩揩头发。
“你想好了吗”,她问。
“开始吧。”

(二)
女人名叫初微。曾是狂雨的同学,当时戴着眼镜,长得也没有现在漂亮,人说女大十八变,猪八戒三十六变,孙悟空七十二变。她呢,告别课本以后,自然而然,由内而外得变美。
一天,她突然联系他,有急事,十万火急。他问是什么事,她不语。
他同意了,带着疑惑。
她来了,到了狂雨家门前,按下门铃。

(三)
她停顿着,时间有点长,像是停止。她看着他笑。
披着浴巾的妹子一直盯着他,他有些发毛,满头问号。
“什么事啊,直说吧。”他开门见山。
“我说就是来看看你,你信吗?”
“不信,一定有事,”他语气坚定。
“那,你看过昨天的新闻吗?”
“很久不看新闻了。”
“那我告诉你。昨天出现一起车祸。”
“这,哪天没有啊!”
“别着急啊。那个人被卡车撞飞10米以后,又被后面的小汽车碾过去,结果他一个后空翻就站起来了,毫发无损。”
“多半是假新闻。”
“不,有监控记录。而且,我认识那个人。”

(四)
“说说别的,你还记得我吗?”
“我记得你是我初中的同桌,你爸是初中校长,你姓初。”
“还有吗?”
“你好像经常护着我,把我当成弟弟一样。”
“还有吗?”
“我把你东西弄坏,你也不生气,对着我笑,特别奇怪。”
“我也想揍你。不过,初家人不打狂雨。”她说着,嫣然一笑。
“你还经常保护我。”
“他们太欺负人。”
“你怎么做到一个女孩打他们三十多个小伙子?”
“那你怎么做到一个人挨他们三十多个人打?”
面露尴尬。
“你知道我为什么帮你吗?我喜欢你啊!”
吓了他一跳,如此突然,他的心脏狂跳,动词大慈动词大慈。
她吻了上来。
动词大慈动动大慈。
她的嘴唇很柔软,他的嘴里有烟味。
“还有别的原因,可能更惊人。”她笑着摸摸嘴唇。
他早就失去意识了。

(五)
在面馆,她吃面的声音很大,他一直心绪不定,都是什么事?
“你能控制时间,你知道吧。”
他一口呛住。
“嘿嘿,慢点吃。你多半没有发现吧。呃,看着我的眼睛。”
“这就是问题所在,你平常几乎没有看人的眼睛吧。”
“是啊。”
“你朋友很少,唉。你还长受欺负。你不常和别人接触。”
“我知道。”
“我知道你知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看着我的心。也让我看看你的心。”
瞳孔对着瞳孔。
怪异的感觉。别人的动作被放慢无穷倍。自己快忘记了呼吸。巨大压迫感。他移开目光。时间恢复正常。
笑容还留在初微脸上。
“怎样,帅不帅?”她俏皮一笑。
彻底的震撼。他需要缓一缓。

(六)
“跟你说吧,我是超能力管理部的。我们家祖传的职业。
“我的职业敏感告诉我,你一定与众不同。于是,我从那时开始关注你,渐渐,觉得你很好。可能是我跟奇怪的人有缘。”
他也这样想。
“我给你提出一个问题啊。听好,你觉没觉得每个人经历的生活都有不真实感?人间其实就是一个疑问。每个人有他不一样的特殊能力,大部分根本发现不了。生活的不真实,大部分人一样发现不了。”
说着,一个小偷跑过来,夺过路旁一个女人的挎包,他跑得飞快。女人的叫声极高。路旁一辆车挡风玻璃炸裂,汽车的方向盘突然不受控制,向上方开去。天上的月亮突然隐去光芒。汽车从空中掉下去,砸在小偷身上。地面凿出一个大洞。一切迅速变得不真实。地面全部塌陷。面馆也坠入深渊。

(七)
再次醒来,狂雨在洁白的床单上躺着,看看四周环境,这是病房。孤单的病房。
他在精神病院躺着。躺着。
他对着斜照进来的光线看,隐隐约约,一串数字,是圆周率。他盯着光线,时间变得慢。
“初微!”他突然喊了出来。
护士急忙跑过来。
“你知道初微吗?”他紧盯护士的眼睛。
时间凝固。
“啊,你是。”“我是。”
护士就是初微。护士服里是肥大的病号服,和狂雨的一样,蓝条条,浅蓝条条。
病人就是初微。
初微把他从床上拽起来,牵着他的手,向窗户跑去。
“跳吧!我的超能力是飞行,抱紧我。”
打开窗户,他们飞了出去。
“哈哈,这才是真实的世界。”
天空的蓝色渐浅,顺着染上病号服的蓝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