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公众号:岸上Xanadu
简书:游戏客人

两杯冰水

1
“这几天毒狗的新闻又引发热议了,用一种我永远也记不住名字的物质(异烟肼)。我之前也听说狗吃巧克力就会死。从这里我就能看出来,人心是多么坏啊!——白活半天,就为了省个差价。”
“你们可以想象吗,好多官员都开始过劳死了。看来钓鱼或者是看报纸之类的工作会损害健康哦!”
“我搞不太懂,为什么种族主义者会成为众矢之的,而与此同时,爱国主义者却值得我们的赞美。或许,在定义中的种族主义者对别的种族会有歧视。但我真搞不懂的是,如果一个人热爱自己的种族,难道就会被默认为种族歧视者吗?”

2
“Good job!”
卡尔走进店里,他注意到一个女孩冲他竖大拇指。那人他是认识的,经常看他表演,还给他寄过一篇蹩脚的故事。
“哦,你是初微。”卡尔坐到对面。
“你的进步越来越明显了!”
“谢谢夸奖。对了,喝点什么吗?”
“我请你喝吧!来两杯水,waiter!”
“只喝水吗?”
“你要热的还是凉的?”
“……凉的吧!”
“那就再加些冰,waiter!”
服务员一脸嫌弃地端来两杯冰水,哐哐两声落到桌子上。
“卡尔,你能相信吗?这种态度怎么当上服务员的?”
“初微啊——你的确挺独特的。”

3
“说到毒狗,我就想起前两年砸日本车了。我觉得是一个道理,你说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然后毒杀一条狗,听起来已经非常奇怪了。很有可能,这个人只是为了杀掉一条狗而已。”
“砸日系车的人,反正都说自己爱国的,但他们自己清楚,就是想砸别人的车罢了。如果正好是日本的,就比较容易说服自己。而且,人真的很讨厌的一点就是,说什么「法不责众」,以为现实生活就像《东方快车谋杀案》一样。更可悲的是,我一开始也不知道这个词,逐渐就口口相传,妇孺皆知。”
“可能其中有些人就觉得,他们这么多人砸车呢,我就进去砸几下子,谁能管着我!”
“让我们冷静分析一下,日系车越砸越少,它的市场反而会变大。”

4
“卡尔……你……你觉得我……漂亮吗?”
“漂亮。”
“这种反应算是敷衍了吧!”
“那我应该怎么说呢?”
“你至少应该详细说说吧,就两个字显得很苍白。”
“你美得像花一样。”
“像花一样?!”初微猛地一拍桌子,两只杯子随着桌面振动,“你再说一遍!”
“不是,我说错话了?对不起,我实在是不会夸人。”
初微再一拍桌子,他们成了人们目光聚集的中心,“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说你美得像花一……”
初微气得端起自己的杯子,冰水泼了卡尔一脸,冰块敲得脸生疼。“你说我像花……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是……”初微的泪水扑簌簌流下来,“我看错你了,呜呜呜……你知道这叫物化女性吗?”
“不是,你是不是对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误解!你好意思说误解!把你这杯递给我,快点儿!”
卡尔刚递过去,水就扑倒他脸上,他听见凶狠的高跟鞋声,她好像还骂了一句,但自己没听清。卡尔捂着脸,陷入沉思,笑了一下。周围的人归置好自己的目光,关注点回到对面的人身上。
“Coooool……”

5
“那个女孩一杯冰水就泼了过来,我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是不是自己在拍摄雪碧的广告。”
“还有一次,她抱怨我能不能不要像电视里的人一样。于是,我问她,什么叫电视里的人呢?难道安装电视的时候一不小心把自己困在电视里了吗?她竟然没有一点反应,我低声对她说,这时候不是应该放罐装笑声了吗?”
“她不甘示弱,说,那么究竟为什么没有罐装笑声呢?我们先进一段广告,广告很短,马上回来。”
“嘿,朋友们,你们说她到底是有些什么毛病啊?”
“稍后为您带来详细报道!”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