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公众号:岸上Xanadu
简书:游戏客人

卡片|拥挤的生活

“嘿,朋友们。今天真是太热了,不是吗?别误会,我不是说你们热情,我就是说天气很热。你们可能根本也想不到,现在站在台上给你们讲笑话的人,竟然是坐公交车来的。”
“我坐公交车来也不是有什么目的,反正也不会有人给我让座的。但这次给我了一个教训——夏天还是不要穿短裤!我坐的那辆车还不算挤,有个男的从我后面穿过,我直接感受到毛发在摩擦!不知怎的,我联想到一个物理实验。”
“还记得有一次坐火车。也不知道你们坐没坐过绿皮火车,刚进车厢,就是车门的地方几个人蹲着抽烟。混着烟草味和下水道的气息,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化用朱自清的《春》。)
“车厢里塞满了人,不知道你能不能想象,硬座的底下就塞着不少,脚伸在外面,像是刚刚发生了什么灾难一样。我好不容易迈过他们的身体,找到我的座位,并把座位上的人拍醒,赶走。至此,我可以坐下了。夜间坐车,也就是说,我需要在硬座上睡觉。非常不幸的一点就是——我穿短裤了!”
“坐硬座的人有一种特点,喜欢伸腿,得到空间就伸开,比电视上演的装修团队还会利用空间。常常是我突然发现自己的两腿之间放置着对面那个人的腿,一条到两条不等。其实,如果只是这样,你放就放吧。但真实情况是,他每次伸腿都能碰到你,我特别敏感,一碰就醒。就在这半梦半醒之中,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艺术家。”
“连这种感觉都是暂时的。我在清醒的时候,喜欢往四周看一看,越看越闹心,睡着的人千奇百怪。有的趴在桌板上,就跟刚吃完的泡面里被人下了蒙汗药一样。有的平坐即睡,就是脑袋歪着,就和脖子要罢工似的,嘴也大敞着,万一那个人突然醒了,你就观察,他肯定就和刚喝完一大桶可乐一样,猛烈打嗝。然后我就会庆幸自己还好没睡着。”
“火车上糟糕的事情太多,以后还会和大家分享的。先让我们回到公交车上。”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同感,反正我每次坐公交车都会遇上一些小孩,嘴里重复喊着或者说着几句话,然后哈哈笑,笑得我都想实名举报他们吸毒。旁边坐的家长就什么反应都有,有的赶紧管,一直在管,叫的声音比孩子大得多的,是妈妈。有的一会儿一管,孩子实在不听就低头玩手机的,是爸爸。今天见到一个爷爷,面无表情,声音低沉地说,「别闹了,你们疯了吗?」问问懂行的,是不是多巴胺分泌减少和年龄有关啊?”
“广场上也有带孩子出来玩儿的,一个爸爸拿着奇怪的语调对孩子说,「你对它说白鸽你过来」。孩子才不听呢!当然,这个有情可原,孩子可能在想,「爸爸,你都一把年纪了,还这样说话,怕不是个傻子吧。」我也忘了我小时候是怎么想的了,如果能想起来应该挺有意思的。”
“没成想,这个日常生活中的现象,引发了我的思考。或许,每个人说话时都有学对方语调的趋势,但如果你认为对方的理解能力到了,你就会克制自己用正常语调说话。比如,如果对方是个老外,汉语说得怪里怪气,你很有可能会模仿他说的话,因为在你看来,这样算是安全的,他自己说话就这样,所以他听不出来。其实,这样想非常错误。”
“比如,如果是个口吃和你说话,你敢学吗?他自己说话就这样,他反而更能听出来。你只好说,「对对对……对不……起,我这个……我也……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个……是个结……结巴。」”
“谢谢大家,我是卡尔!”卡尔下台,他从不鞠躬,因为腰不太好。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