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插件③:你可以不成为世界记忆大师

“火辣辣的范老师请你多批评!”

灵魂导师曾经在海水分开后对我诉说,《最强大脑》里很多选手都有“世界记忆大师”的称号。很多细节观察的项目可以理解为记忆比赛中的抽象图记忆,而所有记忆信息用数字编码后,本质上都是乱序数字记忆。(比如,二维码可以抽象成四个数字,分别是上下左右四个边上的黑块数量。)他还说,背诵圆周率的真正方法不是使用谐音,而是把数字转化成意象,再用意象编排成故事。话音绝,小舟从此逝。

其实对于我来说,谐音法不失为一种妙招,虽然在喜剧领域使用谐音惹人讨厌。我曾在报纸上见到圆周率一百位的谐音记忆文章,内容就不附在这里。我还知道化学元素周期表也有这样的记忆方法,你们可以自己动动手,用谷歌或者百度都是可以的,不知道百度能凭什么赢下去呢?这算是题外话了。

为了精简本文内容,我选择将记忆的关键总结为两个词,一是“重复”,二是“集中”。“重复”好像没有太多需要解释的了,在我的印象中,高中的生物课本上都是这么写的。其实,说起“记忆术”的关键思想,无非就是“集中”。这里的“集中”不是奥斯维辛,也不是布痕瓦尔德,而是集中注意力。你或许也发现了,我故意岔开这么一句,也是为了集中你的注意力。平日里你也应该有体验,自己喜欢的东西总是更容易记住,而让你感觉乏味的东西则不太容易。至少大部分人应该是这样的,所以记忆术也以此为基,发展开来。

所谓谐音本质上也是吸引你的注意力,例如,1644年清军入关,你就展开想象,1644谐音为“一路死尸”,记忆就没有这么困难了。

仅仅一个谐音并不够,你需要一种体系。这种体系被人们称为数字编码,基本版有一百一十个,每一个数字对应一个物件儿,基本按照“象形”、“会意”和“谐音”对应。比如,34对应绅士。据说那些厉害的人会有好多套完全适用于自己的数字编码。

仅仅有编码还不够,物件之间没有有机的联系,你也不能记住一长串的东西。比如,你要记住153461这串数,短是的确很短,就是举个例子。15对应鹦鹉,34对应绅士,而61可以对应儿童。所谓联系就是编故事,鹦鹉对绅士做了一件什么事,绅士又对儿童做了什么事。至于是什么事还是你自己去想。我读过一本记忆术的书,国内作者写的,为了让人记住故事还是不择手段的。说不定下一个“不择手段”的就是你!

想象的画面细节需要尽量多,编码必须记熟,我说12,你眼前得立刻出现哇哇大哭的婴儿。原理就像“无声思维”里写的一样:人脑对于图像最敏感。我在用“百词斩”的时候就有这种体会,无法分辨自己记住的到底是单词还是里面的图片。

仅仅会连接也没有用,你不能只会记住数字。于是,记忆术给我们提供了“定桩”的方法。先说桩子有哪些:数字是前面提到的,身体部位也可以,问题中的关键字也可以,熟悉地点中的物品也可以。而定桩就是求取一根容易发现又可以拽住的线头。书中举的例子,三十六计就可以用数字定桩,我曾经可以做到,长时间不用就衰退了。好处很大,让我明白了倒背如流的可能性以及可行方法。

其实,不光倒背如流,从中抽出一个数字都是可以直接联想的。比如,主持人随机想出一个数字“8”,这时候你的第一反应不是“欸”一声占他便宜,而是眼前出现一个巨大的葫芦在江水中漂流,里面盛着的人他们——“暗度陈仓”,你嗷的一下子就像被雷劈了,脑子里火花乍现,气定神闲地说出“第八计是暗度陈仓”!然后主持人的下巴直接掉到地上,还没来得及捡起来,他就跪在你的面前哐哐磕头,对你大喊“爸爸”!这时候你再说一声“欸,快起来吧,地上凉!”这样就会更有风度,这就是记忆术的胜利。

在身体桩上的例子是十二星座,你从头顶开始确定桩子,那头顶就是“1”,把它和白羊座联系起来。在你的想象中,头顶上盘踞着一只白羊,它很温顺,爬上去以后,看起来就像是法官的假发。别的部位就同理顺着对应了,不再赘述。

关键词定桩非常实用,尤其对于一个系列的问题。比如,王安石变法的内容:青苗法、募役法、保甲法、农田水利法和方田均税法。书中给出的方法是分别把五项内容与“王安石变法”这五个字连接起来,通过夸张而又幼稚的想象。

地点桩有一个高雅的别称——记忆宫殿。据说世界记忆大师的比赛项目里就有记忆扑克的项目,而扑克牌的记忆首先要把花色和数字连接,再把连接体放进记忆宫殿当中。而地点桩的选取从日常生活中非常熟悉的地点进行,每次经过都相当于复习一遍。你可以选择自己的卧室,用进屋时看到屋内物品的排放顺序确定序号,序号与物品也要连接,要不然容易忘记。

对于地点桩,我只能说出大概思路,至于应用我甚至都没有实现过,见谅。

关于记忆内容的篇幅问题,我有着相同的疑问,长篇的文章如果要记忆,只好挑出一些关键词来记住吗?应该不是的。除了整理出一个逻辑顺序以外,技巧能帮上忙的东西真的不多。所以,还是不要忘了“重复”二字。其实,能够使用记忆术的内容也不能忘记时常复习。至此,你我幻想图景中的过目不忘已成为云烟散尽,留有的不过是些朦朦胧胧的企盼罢了。

至于“mind map”,我看过托尼巴赞老师写的《心智图》一书,是适用年龄为低幼,还是图画比较多显得低幼,个人不得而知。思维导图是梳理知识的好办法,可为了发挥最大效用,你必须有把什么东西画成图梳理的冲动,我就不太行。

记忆术中关键一点是“想象”,甚至说可以用想象力记住很多不容易记忆的内容也不为过。但一直困扰我的一点是:如果我为了实用来学习记忆术,那么我为什么要做一些不太实用的准备,记住一些不太实用的记忆内容呢?可能与“速算的尽头”类似,我们大脑自带的记忆功能也差不多够用,那么记忆术来做的就是锦上添花而已,不要本末倒置为好。

大脑插件系列完结,不知道你是不是仍然没有学到任何自己想要学习的知识呢?总而言之,希望大家知道一点——“技术永远不是最重要的。”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