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公众号:岸上Xanadu
简书:游戏客人

阴雨连绵中驶离美学

1
“我是丁克。”
“你的意思是你不想要孩子?”
“不是,我说错了……我叫丁克,姓丁名克。”
常有人这样问他,甚至是面试的时候。这次是三个月前,丁克和方琼第一次见面,就在这样一个历史并不悠久,但破旧有余的酒馆。他们连喝好几杯,像几内亚狒狒一样出了门,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他们都不记得了。
“说是以后吧,干什么都可以。”
“对,我们年轻。”
“其实这个和年轻不年轻关系不大。”

2
丁克手掌握着方向盘,方琼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两人一直聊天,好让人不至于睡过去。丁克在长时间的驾驶后,感觉眼睛很干,有些胀痛,他狠狠地眨了几下眼,继续看向公路上永无变化的景致。
丁克容易走神。在每次和他说话的时候,方琼都需要注意丁克的反应,有时候突然嗷的一声上去,丁克的注意才能回到谈话上。
“你也应该学学开车吧,等着咱俩就可以交替一下,倒个班什么的。”
“不不不,我不学,我害怕这玩意儿。”
“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麻烦啊,又得学习,又得考试的。你要是万一再……算了,怪我多嘴。”
丁克没再搭话。看起来很认真地在开车。
车外,乌云围成一个整体,远处传来雷声,很闷,“咚”的一声里,人会不由自主地数自己的心跳。方琼在旁边惊叫一声,让人感觉有些刻意,丁克还是没理她。方琼笑了一下,显得更刻意了。“你怎么不搭理我了,生我气了?”
“没有啊!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从丁克的语气里能听出一种强装出来的莫名其妙。
挡风玻璃上出现针脚一样的雨丝,越来越密,视野变得模糊。丁克把雨刷器打开。两人还是没话,只剩雨刷器响。

3
他的注意力不由得被雨刷器掳去了。看起来像是挥动的胳膊,让他想起和方琼去听的演唱会。人多声大,到了大合唱的环节,丁克更是感觉奇怪,花钱到底是来听谁唱歌的。他转头看看格外兴奋的方琼,“我能像她那样开心该多好。”
演唱会结束,他感觉是排水管打开,让自己流了出去。
“嘿!嘿!我看你有点困,实在不行休息休息,别这样,挺危险的。”
“我尽量打起精神,这附近没有休息的地方。”
“我还是跟你聊天吧,你可得搭理我啊!”
“好……”丁克回答起来没什么力气。
“你上次跟我说你喜欢写故事,最近写了些什么可以说说吗?”
“如果是说这个,我好像还有些可说的。”丁克清清嗓子,“我前几天还写呢,写一个暴力美学的剧本。”
“暴力美学的?暴力美学的电影还需要剧本吗?”
“瞧你说的,怎么不需要。我一开始把故事发生的第一个场景设置在……一个烤鸭店里。”
“烤鸭店!”方琼的音量突然升高,笑了起来。
“挂炉烤鸭多么暴力美学!你感受一下,人走进烤鸭店,一股扑面而来的热力,炉子里的烤鸭一个个吊起来,往下淌油。端上桌来,师傅向男主角表演自己精湛的刀法,把烤鸭片得均匀。这时候谁都不知道男主角的真实身份,深藏不露的刀客!”
“为什么不能是女主角?”
“其实也行吧,不太影响剧情。接着,师傅把烤鸭片盛在盘里,盘子的形状像一只鸭子正在回头,你说这还不够暴力美学吗?还有放饼、葱、黄瓜条和甜酱的碟子。主角把饼卷好往嘴里一塞,牙刚咬下去,鸭皮上的油呲——的一下子,甜面酱弄的主角满嘴都是,整个过程用慢镜头呈现,您说这不暴力美学吗?”
“还挺馋人的。”
“接着烤鸭店里发生一场打斗,片烤鸭的师傅突然从主角身后投掷飞刀,主角回手这么一下!”
“抓住了?”
“没有,刀还是插到他身上,他死了。”
“这就死啦!这么快,你闹着玩儿呢?”
“后来我就想,其实可以这样拍,整个故事倒叙,这样的话即使主角一开场就死了,后面也有戏看。我还想出一个结尾,可能会用不上。就是在紧要关头地球被外星人一下子摧毁了,这才暴力美学呢!为了突出电影的文学气质,我还想设置一个角色,他有精神病,说话的时候控制不住地往外喷各种诗歌。反正我觉得这个创意挺好。”
改成方琼不想理他了。
“那你到目前为止写多少了?”
“我把剧本给撕了,不写了!我后来发现这才是一个标准的暴力美学结尾。”

4
天色黑了下来,他们的车一直没有停。丁克注意到一辆黑色的车一直在前面,他不想超过去,就跟在后面。一旁的方琼已经沉沉睡去,路灯的光一轮一轮抚摸她的脸颊,她的梦沾满了笑意。“我能像她那样开心该多好。”
丁克抬起头看看夜空,发现两个飞速移动的光点,一个跟在另一个后面,就像马路上这两辆车一样。
丁克努力让自己的眼睁大,可视野中的公路还是不由自主变得狭长,变得暗淡。他依稀看见前方公路断成两节,仔细端详着边缘部分,有手撕之后出现的毛边。
他们的车一直没有停。

评论 ( 1 )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