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又真的关心

—1—

“你说我如果想要一夜暴富,是不是只有抢银行这一条路了?”希娜吐出这句话,腾出地方把杯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再来一杯!”希娜从黑色的皮夹里抽出张大票,捎带出一张身份证。店长帕特注意到身份证上的照片是个寸头的男人,便问了一下,“男朋友?”

“啊?……嗯。”

帕特把找零递给她,把酒满上。

“你说啊?我要是真去抢银行的话,怎样才能不让别人记住我的脸呢?带面罩吗?”

“我给你说,这种事儿就得反其道而行之,你就索性光着去,保证没人能记住你的脸。”帕特越说越起劲,“正如谚语讲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光得越多,自然就越勇猛!”

“我去你的吧!”希娜开始闷头喝酒,不说话了。

见状,帕特灰溜溜地去擦桌子。

—2—

帕特不是普通的老板,否则他也不会亲自去擦桌子。这家酒馆是他从朋友那里接手的,没花太多钱,可接手以后还是后悔了。酒馆老旧得不像话,光是看着就能看出一股霉味。来喝酒的人也越来越少,眼看着酒馆入不敷出,帕特辞退了服务员,所有活自己一个人干。比起这种状态,他倒是更希望自己越忙越好。

酒馆名叫“真言酒馆”,帕特没问过自己的那个朋友这个名字是怎么起出来的,自己估计是从“酒后吐真言”这里来的。他仔细琢磨了一下,笑了出来,吐真言的不多,吐一地的倒是不少。但其实他自己也没有吐多少真言,酒掺了水,他从没给顾客说过。这也不怪他,他虽是店长,可平时滴酒不沾,除非倒酒没倒准,洒身上了。

—3—

帕特回到吧台,希娜还在喝酒,小口啜饮,眼神有些迷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哈喽,我给你讲个笑话行吗?”

“滚……”

“就讲个笑话而已,刚才如果冒犯了你,抱歉。”

“晚了。”

“要不这样,我再送你一杯酒,你把刚才我说的忘了,好吗?”

“你知道吗?上帝是公平的,虽然你长得丑,但是你想得美。”

“哎,我好像刚刚看到过这个段子,从哪儿来着?你让我想想……”

“滚!”

门吱呦一声,进来一对男女,搂搂抱抱的。他们径直走向吧台,坐在希娜旁边的位置上,要了两杯度数不高的鸡尾酒。

女孩扭头给希娜打了个招呼,“你好!我叫艾米。”

“我叫希娜,很高兴认识你。”但谁都能看出来希娜兴致不高。

“他叫杰夫,我男朋友。”

他们两个互相招呼了一下。

艾米提议,“咱们聊点儿什么吧,干喝酒怪闷的。”

“好啊,咱们不如就说点儿真话。”希娜嘴角微微上扬,却像闪电一样快。

—4—

“皮特,我一见到你就觉得恶心。”希娜开火,大家都吓了一跳。

“我们这里有人叫皮特吗?”杰夫好不容易抢到发言机会。

“就是你,店长。”希娜指着帕特的鼻子,恶狠狠地说。

“抱歉,我叫……”

“我不管!我一见到你就觉得恶心,即便排除了长相,我仍然这样觉得。”

“如果是因为刚才那个笑话的话,我已经道过歉了。”

“这是两件没有联系的事,我就是单纯觉得你恶心而已,别想太多。”

这对情侣同时发出了用来缓解尴尬的笑声,第一次显得有些默契。

希娜继续开炮,“艾米,你们在一起多长时间了?”

“啊……快到一个月了。”

“尽量珍惜吧,这世界上几乎没有人能得到所谓的爱情的。”

帕特连忙插话,“你先歇着,我来说点儿吧。有人说,顾客就是上帝。我觉得根本就不公平,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凭什么拿你当上帝?人家尼采说得好,‘上帝已死!’”

希娜根本不接帕特的茬,“我问你,杰夫。你能保证对艾米好吗?”

“我能。”

“我就不该问这种问题,你根本不可能给出任何有意思的回答。”

“我没骗你,我要是有一天不对艾米好了,我就去死。”

“哈哈,死者目前情绪稳定。”帕特意识到气氛不对,“抱歉,我又多嘴了。”

—5—

门又一次吱呦响起来,进来两个警察把希娜的手铐住,动作迅速而熟练。希娜没有反抗的意思,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一脸的认命。

“钱包呢?”

“我裤兜里。右边。”

长得比较矮的那个警察把黑皮夹从她兜里拿出来,两人继而把希娜押走,全过程不到一分钟。店长和那一对情侣惊呆在原来的位置。

过了一会儿,情侣把杯里的酒干掉,向帕特道了别。他们走后,帕特也破天荒给自己斟满一杯酒,自酌。

—6—

一个月后,帕特瘫在自己家的沙发上,地上躺着横七竖八的空酒瓶。他现在已经不是店长了,把酒馆卖掉,酒馆拆掉以后那片地皮上会长出什么东西,他毫不关心。他甚至连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也并不关心。

他无聊地按着遥控器,眼睛无神地盯着电视。

突然,一则社会新闻吸引了他的目光,确切地说,是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吼叫揪住他的耳朵。

一个男人躺在地上,他流出的血液躺在躯体的旁边,女人蹲在男子的另一边,哭喊着,对着镜头控诉着,就是听不太清她究竟说了什么。旁白声音出来解释,说女人是孕妇,刚刚从医院查出来的。可命途多舛,回家路上,一辆汽车窜出来驶过男人,车没有停下来,就像只是轻巧地压过一片落叶。

帕特感觉电视里的女人很面熟,像是曾经的顾客,叫什么来着?艾米!对,应该就是这个名字吧。帕特又开始注意那个男人,他身上的马赛克很厚,但能看出来不是上次的那个男伴,这次的是个黑人。他叹了口气,继续喝。

帕特继续换台,“谁关心他们啊?”他嘟哝着。

注意到已经八点了,帕特赶紧换台,好赶上《黑色信息》的最后一集,反派到底会不会死,关系到会不会有续集。或许,这才是他所关心的。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