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开花🌸

老王,多年生木本植物,生活于丛林,尤擅奔跑。

理查德和拜耳是人间罕有的植物学家,听闻老王将在月底出现于亚马逊丛林,前去观察研究。他们兴奋到产生“审美寒战”,至今持续六个小时,鸡皮疙瘩(frisson)翻腾如同海浪。

“这是跳舞!踏踏踏!”理查德激动地当场跳舞。在亚马逊的丛林里,他脚踩松土,自身成为泥泞。越跳越变得沉重,泥土成为鞋的结构。他开始深呼吸,舒缓心情。清风百步穿杨,流窜进入理查德的体内,他的肺部如同气球鼓起,又如同气球瘪掉,维持着周期性运动。

丛林的绿意融化,流动!理查德身处绿色的海洋,他开始潜水。就地潜水,氧气罐是地球的肺。自然之美震撼着他,他的白眼翻了出来,嘴里吐出泡沫,像是被摇晃过的可乐,变成一位活生生的恶作剧。

他的头脑极度混沌,不喝酒也可以即兴打醉拳。看见虚空之中长着三个头的刘勰,手握着毛笔要从他的背上完成《文心雕龙》的初稿。他感到自己的督脉一阵温热,想象着墨汁在他身上流淌出陌生国度的古老文字,像是六十二只不同神态的瞳孔盯着他,死死地盯住,如同六十二个钉子。

他的大脑皮层突然兴奋,面前出现一张宣纸,画面下方的进度条迅速拖拽,宣纸继而泛黄,出现命门、悬枢、脊中、中枢、筋缩、至阳、灵台等词汇,理查德只能认出这是中国字,方方正正,结构有神性之美,令人敬畏。“这或许是地图。”理查德这样想。

“故互体变爻,而化成四象;珠玉潜水,而澜表方圆。”(出自《文心雕龙·éšç§€ã€‹ï¼‰è¿™æ ·ä¸€å¥è¯åŒæ—¶å‡ºçŽ°åœ¨ä»–背后和眼前,像是被巨大的章鱼纠缠,触角上的吸盘紧紧贴在他的皮肤上,像是许多毛囊炎。他挣不脱,挣不脱。

突然,他听到石头炸开的声音,却没有发现四周有任何异样。章鱼仍然紧紧地抱着他,仿佛他即将夺得本届世界杯的冠军。

水中的世界仿佛很迟钝,像是愚笨的手指发短信时的欲言又止。他头朝下,看着地球逐渐远去,只有玻璃球的大小时,他想伸出手指,把它弹飞。可他还是动不了,他的手指剧烈疼痛,章鱼是他辅助性的抽筋儿。

没有预兆的,章鱼离开他,没对他说什么告别的话。理查德感觉自己轻了,又感觉自己少了一部分,只剩下小半个自己。他望着章鱼的方向,看着章鱼喷出墨汁,海水变成信里文字的漫漶之处,自己被一颗泪包裹,漂上岸。

他再一次醒来,睁开眼,面前是拜耳的脸,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水打湿。

“哦!我怎么了?”

“你好像只是晕过去了,抽搐了,吐泡泡了,现在你醒过来,应该问题不大了。”

“哦,我的老天!你刚才说出了一串紫色的句子。”

“什么?”

“像是一串刀片划过我的脸颊。”

“我一点儿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这句话是橘色的。像是橘子汽水冒上来的坚硬泡泡。”

“坚硬的泡泡?我知道了,老理,你好像患了热带雨林性通感病。”

“Oh my god ! Call me doctor ! Right now !”

“You are a doctor !”

“Are you kidding me ?”

“No, my name is bayer. ”

丛林深处,气息不停流动。花朵释放自己,混合出一种奇怪的味道,理查德的脑海中这种味道是一只拿着冰激凌的猴子,跑进中央公园撒尿,再叠加上人们的尖叫声。而尖叫声在理查德的脑海中,是一柄长剑,金属光泽和流动的血液。血腥味在理查德的脑海中,是一个暗红色的正七棱锥。七这个数字,在理查德的脑海中,是一个匕首,农民们却把它当镰刀使。

“老理,你的精神好像很涣散。”

“像是光晕,黄昏和一串放在火上烧烤的上帝。”

“哦,你醒醒!”拜耳拍打着理查德的脸庞。在理查德的脑海中浮现出敲打手鼓的黑人,他们咧着嘴,牙很白,很白。

“双排牙。钢琴……”理查德瘫倒在地,嘴里说出一些词汇,或者只是音素。他的脑海翻腾不止,阴云中打开一扇门,古典主义,洒进一条一条金线一样的光芒。他看见门又一次关上,仿佛目睹了一场指意不明的现代派艺术表演。

“咚咚咚”,这是理查德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听,命运在敲门……”他的大脑成了音乐厅,自由地把他眼睛接收的光线频率转化成音符。

他蒙眬的眼睛,看见丛林间有个影子窜了过去,“老……老王,我看见了,他像是个杰出的艺术品,他跑出的流线,他带动的空气流动,仿佛是精致的雕塑,仿佛是方解石的碎块儿,仿佛是我的恋人,一朵秾丽的花!”

“不要,老理,我需要你!你不要走,不要!请你振作起来,世间的绝美尚未体验,生命的密码尚未破裂,质壁尚未分离,生命尚未沉寂。老理啊,老理,你活着我陪同你,你死了我一样祝福你。”

话一落地,理查德噗的一声开出花来,就在头顶百会穴的位置。拜耳震惊,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老理,你不会就是老王吧!”

“我不是老王,老王不是一般的老王,老王是绝世独立的老王。”

“绝世独立?你的用词很独特,是不是说明,老王是女人?”

“你是不是我熟悉的拜耳?你是不是精通植物学的拜耳?我运用了一些修辞手法而已,老王只是一种会奔跑的植物。”

“你见过吗?”

“你怎么了?咱们来的目的不就是……算了,我不说了。”

“嘻嘻!”

“老拜,你笑什么?对了,你把我埋了吧。”

“为什么?”

“头上长着生殖器官,好像不太雅观。”

“我理解。”

拜耳挖了个大坑,把理查德埋进去,头和花朵留在外面。“嘿!你干什么?这样不是显得我更蠢吗?”拜耳把他砸晕了,这才使他看起来更像个植物。

拜耳开始独自前行,独自抽风,呼吸着丛林里的混合气息,皮肤体味着细微的环境变化。他开始跳舞,他开始深呼吸,他开始跳入绿色海洋,自由潜水,他漂上岸,他开始奔跑。

他第一次觉得丛林是假的,三妖舞晚会应该公布。他觉得丛林里没有植物,没有动物,只有人和他们奔跑的身影(弧线,流动的气息和吼叫)。拜耳的头上也绽开花朵,红艳艳的,比理查德的花还要再大上一圈。

他愣了一会,然后全力奔跑,口中大喊“我是多年生木本植物”。就像这样,亚马逊丛林中又多了一个老王,相应的,人间也会出现更多的探索者。

道路这样铺展开来,你的研究成为自己。

评论

© é£Žé›¨å½’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