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师与鬼

“嘿,我可以进来吗?”

“你是谁?”

“嘿,我可以进来吗?”

李左把门打开,面前是一位身穿道袍的长发姑娘。他感到疑惑,“呃……你是风水大师吗?这样一身行头。”

“是……呃,不对。您能给我点儿钱吗?”

“既然你是风水大师,那不论如何,你也得干活才能给钱,你就帮我看看风水吧!”

“我……你这个屋子里有鬼。”

“你疯了吧!我屋子住得好端端的,你给我说有鬼,我不信!走!”

“我真没说谎的……”

“走!走!走!你要是说点好听的,我还能可怜可怜你。你这倒好,一张口就没什么好话。我再怎么说也是接受过义务教育的初级知识分子,还能信你这一套封建迷信?再说,我独居这么多年,家里就我一个,您这个意思是说我是鬼?我是鬼,你怎么也不害怕呢?”李左一笑,端起桌上的茶碗,准备喝茶。

“不是,您误会了。”

腾的一下,茶碗里的茶水冒出蓝色火焰,吓了他一跳。

“哎呦!我说,你……这是魔术吧!我告诉你,就你这个表演,春晚都不让你上,你也根本骗不了我。”

“我不会骗人的。”姑娘显得很焦急。

“我看你就是学艺不精让师傅赶回家,结果没饭吃了,只好出来用并不精湛的技艺骗人。可是你死活也想不到碰到我这么一个新时代青年。你骗不来钱的!好自为之,行不行!”

“你……那碗茶水都能点起火来,还不能证明吗?”

“您真是不专业啊!正宗的套路根本不是这样的。首先,你得选好客户,至少是中老年人,对不对?其次,这茶水一着,你就得大喊,「你赶紧给钱,要不然压不住了」,然后你把钱包住,盖在碗口,火一下子就灭了,你就说「屋子里的鬼已经被我压制住了,您晚上睡觉的时候把茶碗和包着的钱放在床底下,这鬼就永远也回不来了,我不收您一分钱,这包着的钱我不碰,我就是来做好事儿的!」其实吧,你早就把钱掉包了,用的也是很简单的魔术技巧,钱就到手了,很简单。可你从我这里,根本骗不来钱的!”

“我……我真的没有骗人!”姑娘脸憋的通红,“你看着,你的茶碗里长出来一只手。”

说着,李左端着的茶碗里真就长出一只右手,抚摸着他的右脸颊。

“还证明不了吗?屋顶,起来吧!”

李左抬起头来,嘴突然张大,仿佛是他的舌头也要目睹这一幕。屋顶越来越高,阳光直接洒进来,李左的后槽牙都洒满光辉。

“这可以证明了吧。”

“你赶紧给我恢复,赶紧的!”

姑娘一挥手,全部恢复如初。

“行啊,我觉得你这个魔术还挺有新意的,不拿扑克牌出来了?我就给你三百吧。”李左从口袋里掏出钱来,“拿去!拿了钱再找个好点儿的师傅,以后也别骗人了,没意思,现在骗子比傻子多,知道吗!你就学学魔术什么的,出去当个演员,我看你也挺合适的。”

“谢谢!”姑娘一笑。转身出门。

李左看着姑娘的腿,越看越不对劲儿,“不是,我说,姑娘你腿怎么了?你是残疾人吗?我收回刚才那些不尊重你的话。”

李左再看看,更不对了,“姑姑……姑……娘……娘啊!你……你怎么飘着,没……没有腿啊?”

“哦,这样比较舒服,我要是长出腿,走起路来感觉很别扭。”姑娘回眸一笑。

李左掏出整个钱包,递给姑娘,“都……我……都给你,你能……那个……”

“这么多钱,我收不下的。”

“你……你一定收下。”

“这样吧,你给我这么多钱,你家里有磨吗?”

“磨?”

“就是你们家里,那种大的圆石盘,能推着转。我看你这是楼房,找了半天也没看见。有吗?你带我去吧,你给我那么多钱,什么都不干,我心里过意不去。我帮你推个磨吧!”

姑娘一笑,露出两行洁白的牙齿。

评论
热度 ( 2 )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