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装卖挂票

地点:俗竹茶馆

茶馆里已经坐满了观众,他们买票来听相声。到了茶馆里面,并没有戏台,观众开始纳闷,陷入等待。这其实是艺术设计中的一部分。演出开始时间已经到了,茶馆的门吱呀一声,卡尔带着一顶礼帽,身着黑色西装,聚光灯跟着他,观众的目光也跟着他。

跟着他走近茶馆中央的一张桌,捧哏的一边饮茶一边等待。开场充满典雅的艺术氛围。

卡尔坐定,观众的掌声响起,一切恰到好处。

卡尔:您也是来等人的?

麦克:是的。

卡:您是做什么的?

麦:说相声的。

卡:不太像啊,说相声的可都是童工啊!

麦:童工像话吗?

卡:我说的意思就是「童子功」,说相声不得从小就练嘛!而且我看您像是弹钢琴的。一对手,非常纤细,应该就是人们所说的……

麦:是什么?

卡尔:对手细!

麦:我没听说过!那请问您是做什么的?

卡:艺术家!歌唱家!最重要一点,您记住了,我有艺术追求:不赞美生活!对,您知道内个帕瓦萝莉吗?

麦:不是,您等会,不是叫帕瓦罗蒂吗?

卡:是是是,破瓦落地。

麦:帕瓦罗蒂!!!

卡:唉呀,这都是音译的问题。就说是帕瓦罗蒂,世界三大男高音,他是三分之一。

麦:您这是还会数学。

卡:是啊!人不都说,学好数理化,走出亚细亚。这不,上一次人家奥地利总统亲自来华,目的是什么?

麦:外交?

卡:那是幌子!就是为了给我办一个演唱会。人当时为了邀请我,办的豪华宴席,那真是「山中走兽云中燕,陆地牛羊海底鲜,猴头燕窝鲨鱼翅,熊掌干贝鹿尾尖!」

麦:那真是丰盛!

卡:都布置得这么丰盛了,我能不答应吗?但我对这次演唱会仍然有很大的担心。

麦:您这么大个艺术家,还担心什么呢?

卡:这您搞相声的有所不知。我们这是高雅艺术啊!就怕观众不接受,没有群众基础。

麦:这的确是个问题。

卡:还是的!我对这些个流行音乐,也是非常不了解。

麦:3,2,1 ?

卡:我就不太了解你们这些个网络段子!我平时的爱好也是非常高雅,看个芭蕾舞剧什么的。您听说过吗?那个特别出名的,叫什么「骨头渣子」!

麦:骨头渣子像话吗?

卡:骨头渣子你都没听说过!芭蕾舞剧,特别有名,还有人翻译成「葫芦车子」。

麦:更没救了!这不叫「胡桃夹子」吗?

卡:哦!都是音译的问题!

麦:什么音译!

卡:不提这一出,我是个幸运儿子!(拍胸脯。)

麦:嚯!您还真谦虚!

卡:英文叫lucky dog !

麦:怎么又成了狗了?

卡:什么又成狗了?我是说我很幸运,奥地利政府给我提供办演唱会的经费了!两亿美金!

麦:这么多钱,您办个演唱会能用得了?

卡:放心吧!用不了也不给你!

麦:谁说给我了?

卡:我请国际大导演给我设计舞美!谁啊?三不沾•卡梅隆!

麦:那……不是叫詹姆斯•卡梅隆?

卡:还有呢!斯皮尔胳膊!

麦:你撕谁胳膊!那叫斯皮尔伯格!

卡:真不巧,都记反了。不管怎么样,我就让他们帮我设计舞美了。一切井然有序地进行。整个城市里挂满了我的画像,爱好高雅音乐的都对着磕头啊!了得吗?

麦:这可真是强啊!

卡:俗话说得好,「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我这日子一订好,地方一订好。噩耗就传来了。周杰伦要来开演唱会了,我天,所有画像又换成他的了,人们对着他磕头了,把我体育场占了。我这个气啊!他有什么?你从网易云上搜,他的歌能听吗?

麦:您悠着点……

卡:都是灰的,一首也听不了啊!

麦:这不挨着,这是版权问题。

卡:也别管那个了!此处不留爷,必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咱甭提那些个不开心的事儿。

麦:是……您接着说。

卡:后来啊,我们打算出国演出,这个选择地点就成了难题。去什么什么大剧院,显得没有新意。

麦:那怎么办呢?

卡:后来打算,去一个历史韵味厚重的地方,我看金字塔就不错。

麦:这是演出的地方吗?

卡:自然是啊!等到太阳角度合适的时候,就可以开演了。我和维也纳爱乐乐团就在金字塔的阴影里面搭上戏台子。您知道这是什么寓意吗?

麦:阴影里面……我想想……这是失落的文化,召唤群众对文化的关注。

卡:不是!在阴影里面,很显然,不晒!

麦:什么乱七八糟的。

卡:我的曲目也准备好了,破瓦落地的《我日》。编曲上特别讲究……

麦:别特别讲究啦!你骂什么街啊?帕瓦罗蒂那儿唱过《我日》啊?

卡:嗬!没听过歌吧你!啊~多么辉煌~灿烂的阳光~

麦:那叫《我的太阳》!

卡:翻译问题,翻译问题……

麦:您别提那个翻译问题啦!对,您这个票价多少啊?

卡:咱这是高档音乐,为了保证纯洁性,价格自然要高。毕竟,「高雅」的高,就是「价格高」的高!

麦:没听说过。您赶紧说价格啊~

卡:人民币两万美元。

麦:您说的这是人话吗?到底是人民币还是美元啊?

卡:两万两万,一律两万!中国人付人民币,外国人付美元啊!正如人们所说,「两万你买不了吃亏,两万你买不了上当。」

麦:嚯,没看出来,您还挺爱国。

卡:您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人家无常还献血呢!人家怪盗还积德呢!

麦: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卡:到了演出前两小时又出问题了,东京交响乐团,美国爱乐乐团,聋哑人合唱团一起来了。团长握住我的手,他就不松开了,一人握一个,说“俺们也要参加演出!”

麦:这团长说话怎么都这味儿的。

卡:就这么个意思。

麦:那不是三个团长吗?还一个为什么不握手呢?

卡:不是忙着打手语吗?

麦:嘿,我把这茬儿忘了。

卡:可是我们的确没有地方了,我可是必须得站在阴影里。

麦:您就别提这个阴影了!

卡:“俺们买票也要参加演出!”

麦:倒贴呀?

卡:谁让人家热爱艺术呢!来吧来吧。

麦:那还有地方吗?

卡:人的智慧是无穷的。从金字塔顶挂上一个结实的钩子,往四棱锥剩下的三个侧面顺下绳索,把乐手的身体挂起来,解放双手,吹拉弹唱,蛮不耽误。

麦:那金字塔受得了吗?

卡:人类祖先的智慧也是无穷的,我相信凭借埃及人的智慧一定能撑住!这可是人类文化自信。

麦:就这么草率……

卡:主要咱们是来弘扬世界艺术的。《我的太阳》这首经典的高雅歌曲,融入放克(Funk)的音乐元素,使曲子自由灵动。高潮部分再加入京韵大鼓的腔调,充满民族风格。

麦:吆!您别说,这听起来还有点儿意思。您今天要不清唱几句。

卡:毕竟是个艺术家,我可没开嗓儿,但……我是说来就来啊~
(卡尔边用手指头敲桌子,边唱)
啊~多么~辉呀呵~煌昂昂昂昂~
灿~暗暗暗暗暗~烂滴~咦咦咦~
阳~昂昂昂~光!

麦:不是,您就这么唱!

卡:可不是嘛!您再看观众!

麦:热烈鼓掌?

卡:不是……撒腿就跑啊!

麦:可不是得吓跑了吗!

卡:可还是有很多人在啊。

麦:那是欣赏您高雅艺术的?

卡:挂那儿下不来的~

麦:就这个啊!

评论 ( 1 )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