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公众号:岸上Xanadu
简书:游戏客人

二元二次小说

一天十二个人世啊
在此漫寒的天空里打盹


“嗨,大家好!可能你们已经听腻我这样的开场白了,怎么会这么无聊!但别人的风格都是一开头就抖机灵,为了保持我自己的风格,我打算坚守平庸。在单口喜剧领域,这是高级技巧——call back!”
“嘿,你们知道吗,我有一个级棒的朋友,他叫麦克。或许我说到这里,你们已经开始怀疑故事的真实性了,不要怀疑,我瞎编的。”
“前几天,麦克看见了有关歧视黑人的新闻,作为新时代青年,责任感涌上心头。他一下决心,把微博个人简介改成了——人生而平等。”
“哦~多么伟大的举动,他还给了世界所有黑人一份公道,而他只是动了动手指!”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麦克发信息时坐过的马桶已经被博物馆收藏,每天有六万人慕名而来,以头抢地,嚎啕大哭,同时回忆起悲伤的热带。好样的,麦克!”


其实,在昨晚那场梦之后,卡尔已经根本不在乎观众的笑声了,他把重点放在了表达上。 “人多就得随你们呀?我让你们把巴掌拍烂。(王朔语)”
根据笔者的安排,他应该在此刻回顾自己的从业经历。他的的确确没有什么一技之长,第一次去应聘,自然不是为了当喜剧演员。卡尔一路通关,像是开了外挂,但当应聘者只剩下他一个人时,又有一个女孩敲门进来。女孩相貌秀丽,卡尔已经看到结局。最终取用的,自然是那个女孩,卡尔问老板:“为什么她迟到了还能被录用?”老板回答:“毕竟,迟到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卡尔差点就信了。


卡尔再次醒来是在一个古色古香的院子里。抱歉,请原谅笔者混乱的叙述,为了使多线喜剧名副其实,这是一种迫不得已。
上回书说到,卡尔被胡子一巴掌打晕,不知道你是否想起了上回的内容。不瞒你说,其实不连贯也照看不误,卡尔就是这样干的。他看这部分内容就和上部分隔了一周多的时间,根据他平庸的记忆力,笔者可以断定他不可能看得非常明白,但对他来说,看一本主人公与自己重名的小说是一种奇异的体验。当书中卡尔被一巴掌打晕时,他也感到脸发烫。更奇异则是,当他看到书中卡尔的破梗时,也感觉到自己的动作突然变慢,与书中李姐的感受相符。他常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
书归正传,卡尔看着陌生的院子,感觉有种幽暗的气场。胡子从东南方的一个门里走出来,穿着传统服饰,胸前还陪着大红花,显得非常滑稽。“你是要结婚吗?”“哈,好眼力,今儿个手刃了你,我就结婚。”“跟谁啊你?”“就跟你带来的姑娘。”
西北方的门突然!发出痛苦的吱呀声,卡尔的目光所指,是同样穿着传统服装的李志刚。她痛苦地嗷嚎着,“呼儿嘿哟~呼儿嘿嘿呦~”
“别急,我就来救你。”卡尔怒视胡子,仿佛能把他吃了,但嗓子里肯定刺挠。在他的注视之下,胡子发出痛苦的叫声,继而喷出一口血,气绝死。
卡尔惊呆了,这是个什么情况,难道我的能量超乎我的想象?他赶紧去给李姐松绑,“你安全啦!”
“可不咋滴。那人是我一嗓子喊死的。这是我从没给你说过的超能力。”(“嘿!突兀死了!”卡尔在后台看小说时,忍不住大吼出来。)
突然,院子里钻出一个民乐团,唢呐声欢天喜地。卡尔和李志刚拥抱在一起,此时,卡尔感受到强烈的眩晕感。然后,他感觉自己快要醒了。于是他把眼睛紧紧闭上,不让外面的光渗进来,他看着李志刚的身体逐渐羽化,不落忍这一切只是一场梦而已。(卡尔强忍住自己骂人的欲望,不符合创作规律的写作使他强烈的不适,也激发了他的创作欲望。“反正我表演机会也越来越少了。” 可能作者这样写是想表达些什么, 但卡尔不想多想了。)


“你好?”在后台,女孩给卡尔打了个腼腆的招呼。
“Hello!How's it going ?”
“Not bad .(指着自己衣服上的“BAD”说。)
你应该看完我给你写的东西了吧。”
卡尔吃了一惊,“是你写的?”
“对对对,评价一下呗。”
“很好!(昧着良心。)但美中有不足。可能是我不太喜欢超能力这个主题吧。如果要我来写故事的话,或许主人公是个侦探,也或许不是。”
女孩作出可怜兮兮的神态。
“对不起,忘了问你的名字了。What's your name ?”
“初微。”
“感觉从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还记得小学二年级,我对着全班同学说,「接下来的日子我要来当校长!」然后,同学们齐声对我喊「初微牛!」”
“他们喊的是「吹牛」吧。”
“Maybe...”
“最后,我问你一下,你的衣服是不是一直没换过?那……洗过吗?”
笑声包围了他们。


游戏客人把小说的这一部分称作“二元二次小说”,在我看来,“二次”指的是二次叙事,也就是一个故事的两个叙事角度,但文中并没有明确表现出来。这里我给出一个解释:其实作者本来想拟题为“二元一次小说”,害怕读者误会是付费的,于是作罢。
“二元”又是怎么来的呢?首先,大家应该了解元小说或者说超小说的基本内涵,而“二元”则是游戏客人的杜撰,他根据数学上的定义:二元指两个未知数。但本人看来,此处的“二元”应该是指两个方面,而且应该是虚指。如果硬要总结出来,一是卡尔的实际生活,二是小说中卡尔的经历。
游戏客人已经给我看完了完整版的手稿,接下来的内容可能设计剧透。
全部的故事内容无非以下几种(不按时间顺序,而是相互穿插。):
1.笔友创作的故事(卡尔都说不行。)
2.卡尔见笔友发生的故事(你们先看。)
3.卡尔的表演(观众从未接受。)
4.卡尔的梦(写梦这件事本身就有些无赖。)
5.对卡尔的采访(卡尔的回忆也算在其中。)
6.与作者的访谈(你们等着看。)
7.评论员的文学解读(你们正在看,全小说精华所在。)
但其实即使叙述结构如此花哨,也几乎无法弥补内容上的空洞与不协调。举例来说,作者常常引用别人的句子,这是学生时代留下的后遗症,而且他还要再当个好几年的学生。并且,超能力内容架空严重,看起来就是一个段子集,准确来说,作为段子集也不太够资格。令人疑惑的是,就这样短小的内容,卡尔还要分几次读完,这种情节设置并不能让读者信服,甚至找不到多少读者。综上所述,一篇不太合格的喜剧作品,以后的内容也没有太多起色,请读者朋友们不要抱有任何希望和……侥幸心理。
(文字来源:文学批评家风雨空舟。)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