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的谐音师

如果有人说话
这世界使我有无情的眼睛



风把城市里人们吹得乱了阵脚。
坐在车站旁长椅上的卡尔静静看着混乱的一切,亲切而自然,仿佛习以为常。
他在静坐的时候,会获得奇异的能力。就像在定义为时间的横轴上移动了微小的dt,向大脑之外的世界窥探,得到最佳近似的观感。
他总是拥有奇异的观察角度,这能力是与生俱来的。一次,在小学课堂上,数学老师拿来一个立方体,她说,你不管从哪个方向看过来都最多看见三个面。他大声接茬,“从里面看!”引起班里人的哄笑。他仍然记得老师搽粉搽到惨白的脸上渗出尴尬的笑。 他开始发现自己的某种能力,觉得自己是一个搞笑的天才,并在今天以此谋生。
他望向对面一个打扮时尚而且长得不坏的女人,她突然打了个喷嚏,反作用力令她位移。卡尔又聚焦到她黑色t恤上的白色单词,大写的BAD。他好像见过这个t恤,至于人他印象不深。此时,他的百会穴像是挨了一棍子,羞辱和尴尬的感觉在头顶会合。时间回到昨天的晚上,一场糟糕的演出。


“嘿!朋友们,你们好吗?大家看见今天我们的赞助商了吗?这款运动鞋非常的不透气,因此被宣传为潮牌。”
昨天卡尔的开场语是这样一句话,台下的工作人员当场就黑脸了,赛过猛张飞不让黑李逵。
“你们工作人员黑着脸干什么?有能耐说几句话也可以,这应该就是人们所说的「你无声黑白~」。说到这里,我对这句歌词也觉得奇怪,什么叫「你无声黑白」?你是卓别林吗?”
气氛却没救回来,卡尔也觉得哪里不对,但他自认为的表演风格就是“得罪观众”。如果一个人能被段子得罪了,那他得有多自大啊?于是,他也不管别的了。
“我小时候成天戴着红领巾,睡觉都不摘,大家都夸我热爱祖国。但只有我自己清楚——我系成死扣了。”
“内个!我看台下还有黑人朋友,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内个」是中文的连接词,不是在骂你。”
(注:「内个」的谐音是「nigger」,这个梗早就被Russell Peters用过了。在后台接受采访时,卡尔称:我好不容易在台上即兴一回,好不容易想到一个我能不说吗?)


卡尔坐公交车回的家。一路上,他看着手机里的小说,翻到东野圭吾的《积郁电车》,也不觉得好笑,读起来像是目睹了自己的生活。
邻座的大妈大声打电话,嗷嗷的。他因此提前一站下了车,走回家。
天气有些热,看着路上有说有笑的年轻人,他们更热一些。
没两步卡尔就走回了家,他像往常一样,把电脑打开,看看有什么新的信息。邮箱图标上的红点让他心悸, 气血阴阳亏虚,心失所养。他连忙点开。
卡尔明知大部分的信息是谩骂,小部分的是批评,可他按捺不住读一读的欲望。他点开第一封未读电子邮件,内容是我是你的老观众什么什么的客套话,还有一个txt格式的附件。卡尔单击预览。
标题的几个大字吸引了他:
穷途的谐音师。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