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骋重力场

我只是一个梦中的香蜜
只有把敌人打倒



“李姐,你能不能理解理解我!”卡尔大叫如驴。话一落地,他感到周围的一切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仿佛走入了时间的阴影,尘埃的角落。
卡尔回忆起六年前,他第一次来到李志刚事务所。李姐就是李志刚,她对卡尔公布了他的超能力。
(这时候司机突然猛踩刹车,冲车窗外喊“你会不会开车啊!”卡尔的视线刚扫到“超能力”三个字,他差点把手机给摔了。“这像是我的老观众写的吗?艺术格调也太低了吧!”但他还是坚持往下看,出于无聊。)
卡尔的超能力就是能在说出一个别人没有听过的冷笑话的前提下,让别人冻住。李志刚在表达时,还说“看,群星就是冻结的大雨(化用王小波语)”,增添了语言的文学色彩。
“卡尔,我看你除此之外根本没有一技之长,如果不跟我一起创业的话,你就只能回老家种地了。”
“听你一句话,我就去种地了?这应该就是人们所说的一语种地!”
卡尔发现李姐并没有被冻住,而是动作变得特别慢,卡尔看着她,不禁笑出了声。
笔者把卡尔从回忆里抽出来,情节与全文第一句话联结,开始断点续传。
“我说,李姐你到底能不能理解理解我?”这一次李姐就不会被冻住了,因为她已经听过一遍,体现了笔者逻辑的严密性。
“我问你!难道我这么厉害的超能力只能用来抓个小偷吗?”
“那你还想干什么?”
“男人嘛!就要驰骋……重力场!”


卡尔下车,回到他的工作岗位。
今天的任务仍然是以接受一个采访开始。在事业的低谷期接受采访,就像是考试没考好,还要去拜访亲戚朋友,你根本不知道他们问会出什么问题。
“或许我遇到了事业的瓶颈期。”他突然展开联想,思考这个词是怎么来的,难道有人呆在瓶子里吗?
“卡尔先生,听说您上一次的表演……”
“很失败对吗?”
“不是,确切的说是惨败。”记者字正腔圆的说,体现了语言的准确性。“在您上升期的时候就有评论员评论,您最不擅长的就是控制现场气氛,而您的火爆也是因此。他的评论仿佛预言到了您今天的窘境,对此您怎么看?”
卡尔仿佛看见两万只话筒塞进了他的嘴里,记者面带微笑,很有礼貌的说,“请问,您喜欢哪一个话筒。”
“我……我尽力吧。”
“听说您最早表演脱口秀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文学梦想?那您的初心何在呢?”
“初心?推陈出新都费劲儿,还说什么初心呢?还有,是谁说我为了实现自己的文学梦想的?”
“那……您可真是贱人多忘事儿啊。还记得有一篇记者报道,题目叫《必须冒犯观众》。里面就提到了,说您唯唯诺诺,长大要当「 卡尔唯诺 」。还有,说您一开始想说相声来着,但反响不好,说您和卡尔维诺的一个共同点就是……”
“文学性特别强?”
“根本不会说相声。”
“对不起,记者女士,如果您的言语仍然这样礼貌的话,恐怕我就会变色离席,奋袖出臂。还有就是,其实那个报道是瞎写的,就是为了宣传我的表演,增加关注度用的。”
“好啊!你!欺骗观众感情!你个情感骗子!”
“我……这就是个广告。”
“广告?不看广告看疗效!我看你跟内啥药酒也没有什么两样。最后祝您每天两口,把命喝走!”
女记者愤然离席,高跟鞋剁在地上,留下一串踏踏的声响。卡尔呆坐在位置上,整个身体瘫了下去,极值点偏移。


“卡尔,你去把那谁给我杀了!”
“什么?”
“你不是要驰骋重力场吗?”
“你得告诉我那谁是谁啊?”
“这……不用!你一定要知道观众到底需要什么,他们要的不是反派的名字,而是「杀」这件事本身,所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抓住重点。”
“重点是我不知道杀谁!”
“你得听我的,不然故事没法进行了。赶紧去找那谁,去!”
卡尔正要反驳,这时候屋顶突然被巨人的手掀开,重力继而倒置,李姐与卡尔嗖儿的一下坠落到天上。场景迅速转换,狂风夹杂黄沙,噼噼啪啪打的脸疼。从远景看来,像是一堵土墙向他们推过来。
荒蛮的西部,为了配合环境的粗野,他们俩人都往地上吐痰。他们不知道的是,“西部片里,表演随地吐痰都太做作,看来是以为这个能代表粗野,不是,就是方便。(贾行家语。)”
地上零星长出几棵像素搭起的仙人掌,阳光像不要钱一样尽兴地烤着地面。
这时候,一声枪响。
男人的影子出现在远方,水汽中摇曳,他好像想说什么,但离的太远,就没开口。
他的步伐淡定从容,李姐和卡尔等了很久,那人影却没大多少。地上发烫,他们也不敢坐着等,就往前迎接。
逐渐,可以看见那人满脸胡子。
突然,他嗷的一声,“嗷!”仰天大哮出门去,安安全全回家来。“我到家啦~”
“你是谁?”卡尔发问。
“哎呦,您听我声音听不出来吗?”
“这……你是骗子!我接过你电话。”
“别开玩笑了,你!我看你们是来复仇的吧!我只想告诉你们,来复仇的人全都死在了我的手里。”
“那……你应该就是人们所说的杀复仇人!”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