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看一个艺术展

艺术馆坐落在世界尽头的橙色盘子里,淋上茄汁,显得精致而可口。从大门进去,人类需要先买票,你我就不用了。
艺术展的牌匾用西夏文写就,这是艺术家本人要求的,主办方本来说差不多得啦大妹咂,但艺术家的职业操守并不同意。艺术家躺在地上嚎啕大哭,满地打滚,主办方最终屈服,找了几个精神病院患者划拉了两笔,艺术家感动到竖起大拇哥。
展品一:《空》
烈风,黄沙,一片荒蛮,吹得人双眼皮变单眼皮,并不算空旷的上方出现突然巨大的金色圆环。圆环是展品的全部,环境只是气氛的烘托。(配乐:电音琵琶。)
展品二:《梦》
观众进入传送带。
传送带这个玩意儿你肯定知道是怎样的,就和海底世界里的那个差不多,进去以后你就和安检的时候箱子的感觉差不多。
观众应该注意在传送带上不要走动,光线比较昏暗,容易踩到别人的脚,不仅带来疼痛,而且嗷的一声特别破坏意境。
传送带行进到后三分之一部分时,人们视野的左右两边分布着六十个带着白色面具的人趴在地上刻墓碑,一笔一划,认真极了!诠释工匠精神!
(原文:出自卡夫卡的《梦》
1.那里有几条蜿蜒曲折的路,看起来若隐若现,扑朔迷离。他就在其中的一条路上急速地滑行,犹如在湍急的水流上稳当地漂浮。
2.每一个字都是那么清晰、漂亮、入木三分、而且是纯金的。)
展品三:《等待戈多》
此展厅中只有一个游戏机,大小和你手里的那个手机差不多大,游戏机里只有一个游戏,叫做《等待戈多》。观众会出于好奇点开,(如果没有的话……艺术家会突然闯进房间满地打滚逼他打开。)点开以后的界面只有无尽的LOADING…
(艺术家说这个梗是从微博上看见的,请求大家不要批评,如果体力还够,也会打滚乞求。)
展品四:《我曾经爱过的诗篇》
一个点燃的火炉。
展品五:《我曾见过漫天星斗》
艺术家的得意之作,展品在外形上酷似星特朗PowerSeeker 80EQ天文望远镜,但艺术家一再强调没有抄袭。
当观众好奇的眼睛凑向镜筒时,他会惊讶的发现这并不是一个望远镜,而是万花筒!
“这个展品是为了唤醒人们美好的童年,也许对宇宙的好奇和万花筒里无尽的童趣是人们的共同回忆,而我愿意做一根线,把二者串在一起,让大家收获更多的感动。我想,观众的双眼会变得比望远镜的口径还大。嘻嘻……”(艺术家像小女孩一样笑了半小时。)
“还有还有,我在展品的左右两侧安排了六个保安,各六个。我怕观众会突然心潮澎湃想把展品带回家,或是嗷的一声爱上艺术家本人。
对(点一下头),保安是必需品。”
展品六:《气味》
又是一个房间,但这次更加——空,这个展品就只是气味本身。当观众走进展厅时,首先会闻到一股浓郁的中药味儿,然后他会疑惑这个展厅咋是空的呢?再后来他看一下展品名称就会恍然大悟,“哦!这破玩意儿就是艺术吗?那我也能开个展啦!”
艺术家对我说,这个展品主要就是为了激发观众艺术的心,让人觉得艺术在身边,办展我也行!
展品七:《围观》(行为艺术)
玛莉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有关对视的行为艺术给艺术家极大的震撼,也赐予艺术家继续闯作的灵感。
当观众刚刚踏入一片漆黑死寂之中时,他们对于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不会有任何察觉。随着一声响指,展厅的灯突然打开,观众将在适应刺眼的光亮以后,看到这样一幕:
六十人的聋哑合唱团瞪大眼睛,几乎是怒视,没有缘由的怒视。
“或许正像那位行为艺术家的对视让很多观众流下眼泪一样,我的艺术也会让观众流泪,但多半该是吓哭的。”
最后,艺术家强调需要限制观众人数,以获得最佳的艺术体验。
展品八:《欢天喜地话凄凉》(实验音乐)
艺术家打算亲自上阵,即兴发挥,为保证音乐品质,艺术家还决定带上隔音耳塞,并准备了二十箱在展馆里售卖。

当你走出展馆,多半不会残留任何记忆,像是一场被蒸发的雨水。你深吸一口半湿的空气,再吐出来,就像是吸入了半个自己,又呼出并不存在的艺术,一场虚构的艺术展和满地打滚儿的艺术家。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