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灯光牢固,行人闪烁。

楼上的马戏团

寂静的夜晚,学校里一间宿舍,宿舍里一张床,小李躺在床上。他突然被一串声响吵醒。声源是楼上,“楼上的大半夜不睡觉,干嘛啊?马戏团吗!”


声音越来越大,歌声,笑声,跺脚声,甚至有礼花炸裂的声音。


“你们听见声音了吗?”


十五秒后,三号床用微弱的声音回答道,“没有……”


“那难道是我幻听?”小李翻了个身,面壁侧睡,他用被子蒙住头,还是吵。小李忍无可忍了,下了床,出了门,上了楼。


到了四楼,404宿舍的声音响彻整个楼道。“难道没有一个人听得见吗?”他加快脚步,在404宿舍的门前狠狠敲了三下。“别吵了,大半夜的干什么啊!”


“吱呀——”门缝漏出一只眼睛,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突然,门大开大合,像海兽捕食,把小李吞了进去。


屋里灯火通明,音量调到最大,心跳的频率逐渐跟上音乐律动。头顶一根钢丝斜拉,猴子在上面灵活地直立行走,尾巴翘着。狗熊抛接三个球,轻松自如。狮子连续越过六个火圈,一气呵成。大象像人一样坐在地上,一鼻子卷起地上的香蕉,怡然自乐。


看到门前出现的人影,它们不约而同地一愣,猴子从钢丝上跳下来,精准落在音箱的开关处,四周突然安静。小李愣住更久,半晌,“啊”的一声。场地很大,回声清清楚楚。“你们这是?”


“马戏团。”狗熊的声音浑厚而沙哑,一如它有些蹒跚的脚步。


“没有人吗?你们马戏团没有人吗?”


“我们马戏团连马都没有,你还在乎没有人?”


“没有人,我和谁交流?”


“你现在在和谁交流?”


小李将身转向一旁的小猴,他好奇地问,“你们马戏团没有小丑之类的人吗?”


“有的。”


“在哪里?”猴子从音箱上一跃而下,跳进一个小盒子里,它拿出一枚小丑的红鼻子,比划几下,小李看懂了,他一弯腰,猴子把红鼻子戴在了他脸上。


“挺合适的。”


老虎把音箱打开,换了首歌,调低音量。气氛和先前截然不同,寂寥,哀伤,悲怆。钢琴曲闯入马戏团,抒情猝不及防,如丝如缕,牵动那几位的心弦。猴子望向一盏月光,黯然神伤。狗熊深情抚摸地面,感触他乡。狮子氤氲着没有来由的醉意,林中无王。大象咽下兀自的迷惘,蜜意断肠。


小李心想,你们干嘛啊?


曲近尾声,浓墨重彩,挥洒自如。象的眼中流泻出一片咸水湖。曲尽时,余音袅袅,涟漪未逝,诗人开口时的欲言又止,史诗与休止符的等价交换。


小李愀然,正襟危坐,问曰:“何为其然也?”猴曰:“你知道吗?孤独。”


乐声乍响雷霆惊,欢歌齐奏舞升平。定睛看,唯见……狗熊弹吉他。指法熟练,游刃有余。小李的面前出现一片草原,天蓝草绿沁人心脾,清新的苦涩。白云下凡,羊群柔软。骤然剧变,黑云笼罩,雷公电母联袂登台,同场献艺,忐忐忑忑忐忑忑。马蹄与雨点起舞,骑马来到宇宙中。面前是火星,赭色的大气稀薄干燥,俨然醉酒的战神。花海喷薄,幡状云似的身影若隐若现。低沉的嗓音噎住一句话,又奋力吼出,“孤独啊!孤独!”


小李呆呆站在那里,“我不明白。”


狗熊问:“你不孤独吗?”


“我享受孤独。叔本华说过的,‘要么孤独,要么庸俗’,还说‘一个人只有在独处时才能成为自己。谁要是不爱独处,那他就不爱自由,因为一个人只有在独处时才是真正自由的。’”


“我问你,你说的时候不会心虚吗?孤独的时候难不难受,你自己清楚。人们可以拥有救生圈,但是你不能陶醉于溺水。我看不懂的事情,人们为了排解自己孤独的压力,往往会感慨一番,几乎等同于自恋。别人不说了,就说你,你孤独的时候就不庸俗了?你孤独的时候难道不会感觉更不自由吗?我们为什么了解你,我们就是你。”


“你们就是我?”


“是的,可是我很累,不想再解释了。”


“做个游戏吧!活跃一下气氛。”大象突然提议。“捉迷藏怎么样?我们藏起来,小李你来寻找我们。”


小李心想:“我至少能找到这头大象。”


小李把眼睛捂上。“不许偷看啊!”他只能听见衣柜门打开的声音和一串脚步声。


“行了吗?”


没有回答。小李把双手放下,看看四周,又成了一间空荡荡的宿舍,比起马戏团来显得局促,连一头大象都放不下。他疑惑,自己并没有梦醒的感觉。脚边,是一把吉他,就是刚刚狗熊弹的。小李轻轻拾起。他不会任何乐器,就把吉他抱在怀里,随意弹了一下,有点太随意,四弦一声如杀鸡。


这时,宿舍门打开了,是三号床,他好奇地往里观望。小李对着他唱到,“孤独啊!孤独!”门阖上了。三号床在外面嘀咕,“奇怪了,这个宿舍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小李人去哪了?”他迷迷糊糊走回床上,又回到梦乡。


写到这里,你不难发现,故事应该接近尾声了,我正在踌躇的是,该如何归置结尾。如果我是一位导演,我会用一组上帝视角的长镜头后退,一直退到地球在画面中成为一颗孤独的沙粒,配乐若即若离,广袤无垠的压抑感。如果我是一位演讲者,我不会用“谢谢大家”作为结束语,我会说“对不起”,然后安静退场,观众们只需安静目送。但我的笔尖还接触着纸面时,我只会用克制掩饰突兀。


孤独,或许就是别人都看不到你,也听不到你,甚至,自己也找不到自己。正如静静躺在这里的文字,一只只眼睛放出枯木一般的目光。


此时,小李愣住了,看着阖上的门,面对着并不存在的观众。他深鞠一躬。


就这样吧,故事即将结束。我要立刻放下笔,然后给小李鼓掌,不管他能否听到。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