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虽然不是盲人,但能做到瞎写。

小史故事

小史是个爱说笑的孩子,在他还是孩子的时候。同学聚会,他们看见小史变得寡言,就问,小史答“现在有人会因为一个笑话而大笑吗?现在的笑话会像原来的经典一样长盛不衰吗?会吗?”在别人若有所思,乱发感慨时,小史又不合时宜的说了个冷笑话。

小史喜欢做梦,是喜欢,不是经常,做梦时,他看见群山,看见河流,听见音乐,闻到花香。他那时觉得,河水是流动的群山,群山是凝固的河流,音乐是振动的香气,花香是沁人的旋律。

小史讨厌老人,讨厌孩子。

因为他最讨厌的人,就是老而卖老,小而倚小的人。

没有为什么,就是这样,你不讨厌吗?

别没大没小!现在的孩子都是白眼狼!

小史的幼年听着,他一直没忘记,他不记仇,记恨。

他想着,自己能熬过落叶的那天。

对于小孩的讨厌,更是出于本心。

他惹你,你不能恼。凭什么?

拳头没打到身上,他就哭闹,喊家长。他在小孩“委屈”的泪光里,看到了最淳朴最本质的邪恶。就像在老人的脸色里看到最经受磨砺的邪恶一样。

小史不愿与人为伍。

为什么总要让着别人?没什么被强加上一些优良品质,并被它禁锢?

小史走上天空,觉着自己现在,就像当初的上帝一样微笑。

天气冷得,让人想唱俄罗斯民歌。

小史看看路边快要化尽的积雪,

想着,如果一个狼真的披着羊皮,

他就可以守着道义杀戮,

他本身也就是最可怕的陷阱。

他觉得人们说“人性丑恶”的时候,都是没有照过镜子,但他越想越觉得奇怪。

小史梦见灵童,一连翻73个跟头,翻上了月球。

小史问,你这不是违反物理定律吗?

灵童答,我是神话人物,遵守个什么定律!

他是在梦里,他不知道在哪里。

心情不好,喜欢说笑阻止不了他心情不好。

走着,走着,走着。

有人把一块蛋糕拍在他脸上。

惊诧,他来不及惊诧。

“生日快乐!”

高兴?他来不及高兴。

那人是一位女青年,眼睛里是模糊的疑惑。

???

提问,他来不及提问。或是打断。

“哈哈,对不起认错人了。”

“哦。”

尴尬终于被尴尬化解,就像一滴水归了大海,大海归了白云,白云归了蓝天,蓝天归了人心,人心归了宇宙,宇宙归了尴尬。

是不是不该转身离去?

还是回到自己的宇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