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

意识被剥夺,模糊的残留。
是飞机拉长的轨迹,是怀抱着你的空气,是你突然哼起多年前听过的歌曲。
一曲潮湿的离别,一汪悲伤的热带。
♪I hold my life back ~
In the wind outside ~
A funny lovely guy ~
Paint my whole world red ~
我的情绪是褶皱的柠檬,滴出无尽的酸楚,法国大厨带着高帽,尝了一口,翘起右手大拇指,“DELICIOUS !”
But ridiculous …
我的梦,我的世界,我的一切凋零,到头来一算,其实我什么都没有获得,又仿佛什么都没有付出。
漫漫的大海上徒留一串足迹,
天与海之间的银线是触不及的倩影,
你模糊了昨天,忘却了心绪,
是花瓣被一片一片手动凋零,
是柴门的蠹洞越来越大,
我把今冬最冷的一缕风冻起来,
现在,
看着它慢慢融化。
法国大厨是艺术家,头上的高帽是一个纯黑的斜棱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能求外接球半径。他画着大胆的浓妆,双眼涂上口红,嘴上的烟熏妆也令人过目难忘。他把盘子端过来,简餐,一块南国。
法国大厨打了个榧子,从他的衣服里钻出了六十人的合唱团,分成四排,明眼人一算就知道一排十五人。但他们不知道!他们不知道!他们根本不知道!
他们不知道:
①甲和乙不能站在一排
②李翠芬不能和Tom中间相隔六个人以上
③他们六十个人心中有两万多个哈姆雷特
④他们是聋哑人合唱团
我拿起一根筷子当做指挥棒,他们轻轻地用手语唱。

♬歌词大意:
清风一扫吾心哀,漫卷诗魔涌潮来。
曾赴鲛人箫声岸,也把莹珠灌树栽。
语填心头口难开,胸臆不抒枯笔柴。
微光不养诗文志,与子平分十斗才!

“谢谢大家!”法国大厨用流利的中文谢幕,没成想一个歌手在背后偷袭,踹下台去。
他趴在地上,我把红色的帷幕拉上。
看着他的眼睛,“走吧,该上路了。”
我突然也趴在地上,等待路走上我们。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