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公众号:岸上Xanadu
简书:游戏客人

浮游

在图书馆读完了《万火归一》的最后一篇,科塔萨尔把回忆写成了XX(这里的比喻总感觉不太恰当,一开始想的是斗拱,又觉得过于复杂,换成了孔明锁,又觉得不该是坚硬的,或许是交汇的冷暖气流,也不对,更像是单纯的虚构中诞生出的具有不确定性的真实,又觉得我也不一定非得写个比喻。)一样互相牵连的死亡。译者的后记题为“八十世界环游一天”,有种时空兑换的颠覆感。

图书馆里温暖。温暖绝不仅仅指温度,光线也是,像是太阳的怀抱。(童话里那种,不是世界末日,这时候别跟我提核聚变。)我把蓝色的外套脱下来披在椅子背上,里面是深蓝色衬衣,白色波点,灰色的秋衣袖口主动伸出来以凸显自己的层次感。(上周是格子衬衫,深绿色深蓝色的条带交织,宽度参考裤带面。)

也不知怎么回事儿,我写的东西里常常出现括号,最近的事儿。(从读科塔萨尔以后,应该是被传染了,过几天就能好。)这点先不表,你发现没有,叙述中的时间不是线性的,开头的我已经读完这本书,上一段中的我刚刚坐下准备以一个舒适的姿势读书,而这一切是因为现在的我头脑朦胧,此刻,通过胼胝体连接的是两块漂浮中的云朵。

读完书后,我往(此处“往”活用为动词)书架方向,扫视书脊上的名字,偶(此处“偶”指偶然,而不是“我”。笔者不是那种习惯于使用两百年前网络用语的人。)有熟悉的。

越发混沌我的大脑,甚至出现莫名其妙的倒装句。之后又做了一些英语题,喝了半瓶coffee。(陷于此时语境,但又觉得句号也不妥当。)异乡的字母排列组合让我感觉自己成了旋转的舞者,服白,把自己转成蘑菇,心里是神灵,表情是陶醉的。或者是中了旋转木马病毒(杜撰的病毒,有点儿无聊)的电脑。

就我的经验,酒精不可能造成如同困倦至眩晕的幻觉之于我,现在的我趴在床上双手端着手机打下这一行字,拇指运动着,顿挫地。继而侧躺,叠好的被子引发空间限制,蜷着腿的我,像是等待一次出生。

从图书馆出去的那个我,梦游一般,让我想起持续睡眠不足的上半年,险些跌倒。站在书架前走神的那个我,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又忘记。此刻的我不明白是什么使我眩晕,大量涌入的信息还是我昨晚不算熬夜的晚睡,在合上眼之前进入快速眼动期。

躺下了,我闭上眼,只剩呼吸使我起伏如同木舟泛在波浪上面。(骗人嘛,这不是。闭上眼,你是怎么写这句话的。)

不说了,睡会儿。(再说说,我看见靠在墙上蜷曲的我的手臂,深蓝衬衫上的波点如同夜空中点上星星,就是太齐整了,且密。)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