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有人在看着我

「是不是有人看着我?」
「是不是有人在看着我?」
「是不是有人正在看着我?」
飞机上,一位带着复古帽子的男人,用平板大声播放着一段视频。画面里是一个金发白人女孩儿,从面相来看很小,但也无法确定她到底有多大。听说她的视频频道的关注者很多,粉丝们觉得无聊,但也沉迷其中,其中狂热的粉丝总让人怀疑这是一种新型邪教。
视频的背景是一片白色,纯白。女孩的眸子瞪着镜头,生硬地说出上面这些话,用很不流利的中文,声音也奇怪,让人分辨不出是机械音还是本来的声音。
女孩皱着眉,一脸疑惑。
突然,镜头后拉,背景仍是纯白。可以看出女孩怪异的服装了,一身桃红的大衣,粉色披肩,毛绒绒的像是趴着一只花狐狸。裤子的花式则是白底黑色斑点,斑点狗一样。
又突然,画面变成特写,是她右手的手套,质地轻盈,像是扯下一块脆弱的白昼。点缀着珠子,白珠子里黑珠子,是个眼睛的形状。两个,一大一小,左手上没有。
「哦!」
面部特写——一种厌恶的表情。
「惨淡的绿色的火焰,一种黑暗。」
「或许你在讨论我?」
「如其你的时候也有你的心,我知道我今日的梦境」
她只是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可复古帽子却看的入神。
他的肩头突然被拍了一下。
他回过头,是旁边抱着孩子的女士。“Excuse me , sir .如果你可以使用earphone的话,还是不要外放了,我的孩子对你这个视频过敏,allergy! You know .”
“哦,这真是奇特的要求!”他的眉毛像是落日余晖中的鸿雁一样扇动翅膀,面部表情也极尽浮夸之能事。他瞅一眼那个怀中的孩子,只见小孩身上的鸡皮疙瘩如同潮水起伏不定。
这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可他还是对着画面中的虚拟人物说:
“别急,你慢慢说。”
紧接着,按下播放键。
「抛弃这个世界殉我们的恋爱,是我的生命的象征」
「……(咽了一下口水)」
「是不是有人看着我?」
「是不是有人在看着我?」
「是不是有人正在看着我?」
这一次女孩的语速加快了一些。接着,又是镜头又一次退后,可以看到全身。细心的观众可能会发现其中细节,她的裤子上少了两个斑点。
特写还是手,手套不见了,她双手有捧起的动作,凭空出现了一个蓝色的骷髅,有经验的观众可能已经看出是克莱因蓝。骷髅的嘴一张一合, 吐出一些不太清晰的话语,可以听出是英文。有心的观众可以截下这一段音频,用特殊的处理器复原以后,这句话则是『Repeat it again,please.』
「是不是有人看着我?」
「是不是有人在看着我?」
「是不是有人正在看着我?」
她的声音出现轻微的颤抖,像是风中的烛火。
突然,蓝色骷髅化为一片烟雾。
这时候,机舱外的天色骤然黯淡下来,生机沉沉,死气勃勃。空中出现一连串的气泡,挨个破裂。流云变成的色泽变得诡异,世界的色调变深蓝,像是闪电在草地上蹦跶,羊群化为蓝色的奶水,狂风吹散了半个杜甫,李白抱着电线杆子,三千尺米酒一吐,就是半个盛唐。前方的云像是一片仙人掌,指路向南方。
机舱里所有的电子设备一下子全部开启,一齐播放那个女孩的视频。
「我看到你了……」
「就是你……」
「每一句花,都是一朵谎言。」
「我的理想是成为传奇中的配角。」
「你需要它,蓝色。纯洁的忧郁,心灵,光明,青铜指甲。」
「是不是有人看着我?」
「是的,我想你需要被惩罚。」
「是不是有人正在看着我?」
「我会愤怒的,请你闭……(停顿)上眼睛。」
「对不起,对不起,抱歉。」
所有乘客突然对着屏幕落泪,整个机舱里积水五厘米。(二者其实并没有直接关系。)
「我会愤怒的,请你闭上眼睛。」
他们也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飞机已经飞了六年半,就是到不了目的地。而且,他们的视野一直在云朵中和机舱里交替。机长在喇叭里说飞机失联了,大家也并不觉得惊讶,或者感到害怕。机长连抱歉也没有顺带提一句。
令乘客们感到奇怪的是,那段视频一直也没有播放完毕,她每一次说话时的语态都略有不同。人们没有厌烦,反倒认真解读着,琢磨着。
像是等着一场雨落下来。
……
你还在吗?
是不是有人在看着我?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