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公众号:岸上Xanadu
简书:游戏客人

就当敏感是朵花

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敏感的人,细节这东西常常伤害我,即便知道这是无心的,我也习惯性地用恶意去理解。我觉得这样不好,不活泼不可爱,活蹦乱跳都难以保证,但也真的不好改。就像抑郁症患者,他也明白,要是我能一直高兴该多好,可是他做不到,所以这是一种病。我发烧了,浑身难受,这种时候我就想要自己迅速好起来,可这也不是自己能掌控的。就这点而言,我绝对同意“物质决定意识”。

据说,人生在世就是六个大字,“怎么着都不行”。而恰巧你是一个敏感的人。

我敏感,和别人一起走在路上,如果不说点话就觉得难受,我觉得人家肯定比我还难受,但再一想,我说啥好啊?我说句话人家不感兴趣,还不得不顺着我聊,多不体面。可俩人走路只剩下脚步声让我觉得很尴尬,不弄点儿动静真的受不了。于是,我会选择哼歌。至少有动静。后来一想,这跟电台节目有什么区别?没得聊了就放音乐。区别也有,人家是DJ放歌,你这倒好主持人自己哼歌,挺省电,也挺不尊重人。我就是信了“换位思考”的邪了,觉得要是我旁边那位一直哼歌,不得气得我想拍人家?导致我哼歌都哼得谨慎。

我敏感,我特希望别人觉得我好。不是出于你夸我我高兴,而是你讨厌我(或是间接表露出这种情绪)我会很难过。于是,我希望自己说的每句话都有点儿意思(其实不是有意思,就是擅长打岔。),要不然,真的不想说话。我仿佛没有“拉家常”的能力,也打心眼儿里觉得这样没意思,就像是两个人假装相谈甚欢,实际不过是自说自话罢了。

最近发现自己的症状好了不少,经过分析,我发现自己更擅长幻想,虚拟世界的根基甚至比日常生活坚实得多,于是我原谅了自己不善拉家常。次要原因,有些人说话方式挺烦人的,口头上塞满了网络无聊用语,跟他们聊没意思。(举例:某某某还行!)您想想,每个人的语言如果特色都相同,那该多么无趣!(当然了,人家愿意,人家坚持,我非得逼着人家让他给改了,也挺无趣的。)

大学的课程表中赫然写着”高等数学“和“C语言”,每次看到都使我犹疑,也使我接受很多。我接受自己的愤怒,接受自己的悲伤,接受莫名袭来的一切,接受自己的敏感,也努力接受着敏感的自己。因为,出现足够多的情绪才让我觉得自己是人。接受之余,甚至会更加残忍地分析,甚至会讽刺这一切而进行幼稚的写作。这让我好了不少。

我觉得敏感的确是朵花,脆弱,可也挺美的。

要不然,能怎么办呢?

(2018.9.21)

评论 ( 4 )
热度 ( 3 )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