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公众号:岸上Xanadu
简书:游戏客人

断交声明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这几天倍儿烦!可讨厌了。孤独!孤独你们懂吗?以你们的聪明才智应该明白个王八排队——大盖(大概)齐。”李树一脸难过,“其实我特深沉一人。你别老是看我整天嘻嘻哈哈跟个嘻哈歌手似的,内里像个诗人一样凌晨两点准时起床上阳台望天,有时候真想往下跳,一琢磨二楼跳下去就只剩疼了别人一发现就和发现个神经病似的,说不定打个120都乐得说不出整话了!唉唉唉,你先别吃了,菜都上了亏不了你。”

“我听着呢。”李青又低头夹了一筷子。

“李青你也真是,人家是我们朋友,倾听一下总是应该的吧,你别跟没吃过饭似的。”刘静轻拍李青后脑勺一下。“哎呦喂,你给我拍成智力障碍你养我啊?”

“您接着说,抒情的时候不应该受别人打扰。”

“还是你好,能看出来我抒情的时候容易羞涩,一认真起来就脸红。谢谢你老同学,你叫……”

“张嚣,嚣张的张,嚣张的嚣。”

“对对对,嚣张多酷啊!我就不成,人太善良一天到晚兢兢业业为他人着想忙得自己找不着北,俗话说这叫癞蛤蟆跳悬崖它愣装蝙蝠侠。我还特敏感,像你们这种大大咧咧皮糙肉厚皮薄馅大的可能就没法理解我们这种人的心境。当然了,我理解你们没法理解我,甚至我自己个儿也理解不了自己。比方说,你给我占个座,我到地方没找着你,然后我自己在角落里阴晦地坐着,等到再遇见你我就立马感觉内疚心里和老中医针灸一样,后来几天里我八成都不会主动理你,因为我实在是难过,我欠你的,我没法面对你,辜负了你。能懂吗?”

“能能能,饭都吃了,想当姑父我们就叫你姑父。”

“不不不是,李青这家伙就喜欢闭着眼瞎幽默,您见谅啊。”

“我都理解,你们什么反应我都理解。”

“李姐?你不是男的吗?”李青抬起头问。

“你给我安静吃!”刘静的语气逐渐癫狂。

“我不吃了,先去个厕……”

“任智,你给我好好听着!”“不是,我先去……”“去什么去?咱们这么多年同学你说走就走风风火火你闯九州吗?我就想和你叙叙旧。”“你长话短说,想当谁舅当谁舅……”“你还记得吗,当时你还小。”“你是不是还抱过我呢?”“哪儿跟哪儿啊?你看看你还是和当时一样幽默,都得全班人哈哈笑老师都快绷不住了。”“我也绷不住了。”“小智啊——”“我叫李青!”“小智啊!你还记得吗?当时我这人就是智慧超群爱好小众,人送外号高雅八尺好男儿。”“你人送外号,我认怂好不好。”“咱再喝一杯,干!”“干什么干?我要去厕所。”“你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当时咱俩在厕所遇见个高年级的小子抽烟,他还过来恐吓说不让我们说出来,他当时才小学六年级,威胁的那话我根本忘不了,说什么——”“您怎么顺杆儿爬啊,厕所还有故事像话吗?”“唉!(摆手)不是说的这个,他说——”“说说说!你等会儿再说,我憋着一口尿呢!(说罢,直接往厕所跑。)”

“他说啊,你知道六年级学生一拳打到身上是什么后果吗?哈哈哈,我的天呐,当时差点儿笑场……咦,你们怎么不笑啊?”

“我这一直憋着呢。”

“那你也去厕所啊。”

“我说我一直憋着笑呢,现在这个社会上你这样有意思的人真是不多见了。”

“小张,你不是我的朋友吗?怎么还奉承我,不坦诚了,不真实了,少了活泼的氛围。哦,我明白了,这就是岁月,这就是时光流逝的痕迹。”

“对!就是那什么痕迹还是您说话有诗意,生活情趣在你一人身上集中体现了。”李青边紧裤腰带边说。

“你这话说到点了,我就是一个特别充满生活情趣的人。花鸟鱼虫什么的——都不养,鸡鸭鱼肉样样都吃。”

“这就是朴实的劳动人民底色,咱可没那些小布尔乔亚虚荣心!”

“张静,你这话算是说对了。”

“我姓刘。”

“对对对,要不然我批判饮酒呢,老是容易闹笑话,但今儿个我见着你们我高兴,我爱喝这么两杯,我发酵了。我……我又伤心了,有时候就觉得这人干脆死了算了,再一想又不爱死了,因为怎么死都不干脆。”

“您喜欢利索。”

“我就觉得这么多年了,你们都不理我,难过。”

“哪有哪有,我们一直想见你就是没个机会,今天正好赶上你生日我们几个就一块儿来蹭饭了吗不是。”

“你这真是小孩儿玩变形金刚——瞎掰!就是你们不找我,你们烦我,讨厌我,躲着我,远离我。”

“你别这么消极,不好知道吗?你这种心态真是用鼻孔喝水——够呛。”

“去你的,你这是吃铁丝儿拉笊篱——胡编!讨厌我就直说,用不着和出租司机一样绕弯子。既然你们都烦我还不坦诚,我这么个真实的人,先说了,我们绝交吧!”

“别呀!”刘静喊出来。

“我就想让世界上所以人恨我,你们先恨我就好,先恨带动后恨,希望你们多给别人宣传,我就希望别人讨厌我,看见我就啐我!我就要变得叛逆,我就……”

“登了等灯,登了等灯,登了等灯灯。”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实在不好意思,时间到了,已经晚上八点了,我们这几天工作太没白没黑了,咱们张嚣表面看起来挺好个人,其实满口是炮,不是水泡而是火炮。”

“啊?”

“你不会忘了吧。”

“噢……对不起,不能再加些时间了吗?我可以加钱,再加些菜也行。”

“加菜的话,胃也不够用了。”

“先生,真的不好意思,我们理解你郁闷,你也理解下我们工作辛苦。天天为人排忧解难心里也苦,您说呢?希望你生日快乐,假扮的朋友毕竟不是真的,对吧。感谢你的饭菜,以后到饭点儿也可以找我们,你找点儿安慰,我们蹭顿饭,没有别的交易,这不是特纯粹吗?就是这个点儿太晚了,该古德拜了。”

“再喝一杯也行,我再给你们加钱。”

“不喝了,喝酒没好处。加钱这事儿,把咱感情都谈得俗了,您说是不,时间一到,我们就回到现实,你不能老是不面对。”

“那……再见。”

“再见。”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