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灯光牢固,行人闪烁。

火车疾驰而过

画面中央,男子侧躺在地面上,耳廓紧贴铁轨。他能听到,火车驶来的声音,带着颤动,他感觉自己也成了这颤动的一部分。


天色不明不暗,一片平庸,就算诗人再想写点东西,也绝不愿自己的笔端在此稍作停留。忽然,黄沙漫天,成了风的第二故乡。他感觉自己单薄如邮票,大风是一爿茫茫的气场。


他看到火车的浓烟,一条肚子里点燃篝火的巨龙,张开大嘴,不住打着饱嗝儿。


“我现在走还来得及吗?”他内心烦躁,随手碾死身旁爬过的一只蚂蚁。手指抬起来,除了灰尘,竟不带一点痕迹。


火车的轰鸣声已经扑面而来,他用手一撑,却发现自己根本爬不起,像是被一根无形的绳子紧缚。他想起自己六年前在海里游泳,被水草缠住,差点淹死,幻觉中遇见屈原,他想说些什么,《离骚》却一句都想不起。压抑感像一口碗把他倒扣。他又想起一场三年前的噩梦,梦见自己在蒙头大睡,而被子愈发沉重,继而变成一整个星系,他在惶恐之中感触光芒的苍凉。


火车突然加速,他挣扎,他大吼,他挥舞着双手,希望司机能注意到他。幻觉之中,他看到了几条不太规整的抛物线,自己的手被甩了出去,在地上生根,变绿,长出刺,连成一片。


他放弃了挣扎,隐隐看到一张大门朝他敞开,通体乌黑的人戴着礼帽,很礼貌地给他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可是我不想死,我才二十四岁,我不想死。”


火车近在眼前,可时间好像从中抽离,或是无限放慢,看上去周围一切静止,压迫感与重力突然倒置,将他向上举,他感到自己很轻盈,可彻底无法控制自己的肢体了。他想到家乡冬天冻结的河。


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改变结局吗?


死亡必将到来?


生命是承受吗?


我要到哪里去?


死亡是什么感觉?


虚无本身如何存在?


我真的活着吗……


想到这里,他一切的念头都被打断了。他意识到,或许自己在某一时刻已经被火车碾过,惨不忍睹。而此时的自己,不过是灵魂的残影,马上就灰飞烟灭。或者已经灰飞烟灭,而消失的方式,正是把自己的灵魂永久锁死在这一时刻。我们拥有无穷的时刻,于是天堂或是地狱也不用担心人满为患。


他又想到,或许以上的一切都不过是他的瞎想。但自己已经死去,这是不争的事实。“我此刻已经死去,我无法改变结果。而我活着的时候,也改变不了注定死去的结局,有什么不同吗?”


他只知道,渺小的自己如果被人写成一篇文章,恐怕连名字都不会被提及。


“乱曰:已矣哉!”他终于想起《离骚》,原句模糊地展开,口中含混地吐出,“世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吾将从……所居。”


此刻的画面正在晃悠,频率像是一个人已经离去的秋千。


评论
热度 ( 1 )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