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用“大家都是成年人”当发语词特别好。任何话,前头加这么几个字,都立马有深度起来。“大家都是成年人,别再老说你媳妇儿对你不够好了”、“大家都是成年人,聚会场地定在哪我听你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兜里有钱没有借我几百”、“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尝尝这熘肝尖儿”。——东东枪

我刚刚看到这一段儿话,发觉现在距离我生日也只有半个小时了。生日不少,可是我好像只能成年一次,破规定。可这个规定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勉强接受吧。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但总觉得还是该说些什么,就像每一个孩子一样,嘴上说内向,也都有些表达。纵使我现在困得不行了,靠在身后的暖气上,屋里腾腾的,房间温度堪比夏天,我脑子里好像也氤氲着沆瀣一片,幻想之中,我是羽毛乘着风,一场梦把我托起,打字的拇指在海面上留下一串脚印。当然,这里的脚印应该就是指纹了。
上一段凌乱不堪的表述可能是我这段日子的写照,我好像一直忙碌着,但好像特别闲,现在距离高考百日维新都不到,改革的路却任重而道……不远。
幕后操手是谁?他把我的时间抽走,不留一点影子,without mercy!Such a cruel man!我悲伤地想着,我的过去没有带给我任何的任何。一技之长?我根本没有。与此同时,我仍然没有获得无忧无虑。看看我现在的同学,无为的我根本“而治”不起来。他们可以嘴里吹着萨克斯,肩膀头子上架一个小提琴,左手弹钢琴,右手转魔方,左脚跳芭蕾,右脚踢足球,一只眼睛曹雪芹,另一只眼睛卡夫卡。真可谓,一个蛤蟆一张嘴,两个眼睛四条腿。可这一张嘴,也了不得,口算的功夫见分晓,一段贯口,口齿伶俐,字正腔圆把字咬。要说我有啥优点,你们各位仔细瞧——我心态好!
我现在就充满希望的想着,以后的我,以后的计划。我为了延长生命,要做的事情,或许不是健身或是养生,不是:
拿铁泡枸杞,
按揉足三里。
事了拂衣去,
生吃老母鸡。
而是学些新东西。我曾对这些东西有热情的,可是练习册和精确度抹杀了些许,或是我脑子里的虚无主义作祟。我的自洽,还没有恰当的建筑起自我来。思而不学则die,正是我的牢笼,我空虚如同一晚上只吃了一个元宵。(不要在意,我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
这几天又听到了一个有趣的理论,说不同人对于时间长短的感知是不同的,也是对我希望的理论支持。再来一点佐证,就是我的过去迅速流逝,这是可悲的不可抗力,我的无力回天像是一个人正在被活埋,看着沙土逐渐没过自己的某个部位,数着一铲子又一铲子,就像一个老和尚数着念珠。他究竟能数出什么?我一定不知道,而他呢?
他可以做到熟悉珠子纹路如同熟悉自己的手掌,直到珠子的纹路被磨平,逐渐光滑。祈求平静,真的这么复杂吗?或者,真的这么必要吗?
我是空的瓶子,里面少的可怜的水晃荡得让我心烦,我难道应该数珠子,或者是看着铲子里的沙子吗?
也可能,也可以。我可以这样安慰自己,等到世界尽头,一切意义全部消失。但毕竟是我自己手里的时间,还是按照我的喜欢来浪费为好。就先找到自己的喜欢吧。
现在,过了十二点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别谈意义了,没劲,生活是过出来的,又不是想出来的。
祝我晚安,祝我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评论
热度 ( 4 )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