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公众号:岸上Xanadu
简书:游戏客人

蜂巢迷宫

第一个接入点:




小李陪小刘去医院。


这事情说来蹊跷,小刘去年被蜜蜂蛰了一下,胳膊肘子上留了一个包,没想到,直到现在还没有消肿。


“小李,你看我这包还肿着呢,感觉好像还变大了。”


“别大惊小怪的,它就是长大了一岁而已。你这都咋咋呼呼的,以后窜得肯定更快。”


“你说的这是什么啊?”


“我这不是让你放松心情,叫你别紧张吗!”


在医院里,小刘坐下叙述自己的病情,医生刚听了一句,就说“我跟你朋友出去一下,你先自己安静一会儿。”


小刘心想,这真可谓“朋友医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五个一……”,咦?我脑子里怎么还有一个冯巩?


眼瞅着朋友回来了,小刘赶忙问“大夫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她说她去出差了,让我们在屋里等着她。”


“这不像话啊!不是,你是不是瞒着我,我到底得什么病了?”


正说着,门又被推开了,“让各位久等了,我刚刚去涂了个口绿。”


“不是口红吗?”


“不好意思,忘给你们交代了,我就找了个借口说我是去出差了,这不是缓解一下尴尬吗?”


“大夫。咱们接着说我的病吧!”


“哦,不好意思,我又忘说了,我是红绿色盲所以就一直说口绿。”


“小李,那个,大夫脑子是不是不好使,慢半拍而且逻辑上也很有问题。”


“行,你叫刘晓是不是,我正好是留洋回来的,我就叫你小刘好啦!”


“叫他小刘就行。”


“Oops! 你脑子才不好使呢!你赶紧说自己的病情!你来看医生你说医生反应迟钝,我看你外号就叫萝卜就热茶,去一趟医院就气得大夫满街爬!”


“大夫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好,我叫初微,你可以叫我王大夫。”


“……王大夫,我去年被蜜蜂咬了一下子,一年过去了还没有消肿,反而又成长了,我还发现自己在环境安静的时候能听到蜜蜂嗡嗡的叫声,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小刘,你是不是太不懂礼貌了,我给你介绍完我自己以后,你怎么没跟我握手呢?你也没给我介绍你的同伴叫什么呀!当代年轻人啊,你们还有没有一点礼仪的概念啊!我看你就是一场疾风狂雨,要不是我叫初微,我早揍你啦!毕竟俗话说得好,初家人不打狂雨。”


“小李,咱们要不然走吧。”小刘低声说。


“这里有个手术你要不要做啊!”


“您这么一说,我也不敢不做啊!这个手术有痛苦吗?”


“没有,十分安详。”


小刘呆住了,十分安详是个什么意思?


“来,小李,赶紧把他按住!”


依托咪酯缓慢静推,顺式阿曲库铵快速静推,舒芬太尼快速静推。


小刘已下线。




第二个接入点:




小刘醒来,发现自己仍然坐在诊室的椅子上。旁边的小李却不见了。


“我看你需要调理调理,坐!”初微中气十足的喊出来,像是在喊出一句咒语。


“王大夫,我现在正坐着呢!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您怎么突然变成中医了?”


“看来是瞒不住了,毕竟我是中西医结合第一人。好了,不开玩笑了,天儿也不早了,人也不少了,你赶紧说说你的病情吧。”初微说起话来也变得一套一套的,像是一位传统文化传承人一样。


“刚才你好像给我打麻药了,然后我就昏过去了,你没有给我做手术吗?”


“说到手术,你说巧不巧,我这里有一个手术,你要不要做。”


“不是,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的脑子出问题了,你不能不信任我!”


“我信了。所以……脑子出问题,难道不应该做手术吗?”


“这……你要给我做中西医结合的手术?”


“二十一世纪伟大尝试,致敬华佗的开颅手术。”


“致敬华佗,那是不是得用麻沸散啊?”


“可以选择的,麻沸散比较贵,你还可以选择我手里这一瓶酒。”


“用酒精做麻药?我咋头一次听说呢?”


“我没听说过!哪有这样的?我的意思是一酒瓶子夯你头上,你不就麻醉了吗?”


“那不叫昏迷吗?”


“你选择哪个?”


“这还用我说吗?”


“哦?”初微拎起酒瓶子站了起来,饶有兴趣地一笑,嘴角一歪,计上心来。“来人啊!先给他腿上用点儿麻药,别让他跑了。”


小刘的脑海中突然填满了毛茸茸的嗡嗡声。


小刘已下线。




第三个接入点:




小刘缓缓睁开眼,这次他躺在病床上,面前是一个陌生的老人。


“孩子,你终于醒了。你是不是认不出我了,我是你的爸爸,穆钦啊!”


“穆钦?”


“错了,儿子,是父亲。”


“不是,不是,你错了吧,我姓刘,我父亲怎么姓穆呢?”


“你根本就不姓刘,唉——”老人一声长叹,拳头砸在白墙上,眼泪顺着面颊滑落,像一颗悲伤的流星。“你,你什么都忘记了,你忘记了自己是谁,你忘记了你的家乡,你忘记了你的朋友,你忘记了……我。你只记得一样东西……”


“我记得什么?”


“你只记得你失忆前一天《天天饮食》里做的那道爆炒腰花的做法。”


小刘一愣,“第一步,猪腰子洗净一剖两片,除去膜,去掉白色的筋。”


父亲用袖口抹了把泪,赶忙说到“第二步,打麦穗花刀。”


“第三步,打好花刀的腰子,切成菱形长条。”


“第四步,打好花刀的腰子用色拉油和干粉抓匀,静置五分钟。”


“第五步,将泡发黑木耳撕小块,胡萝卜洗净切菱形片;小葱切段、蒜切片。这一段我最爱了,押韵!”


“第六……”老人已经泣不成声了,他的悲伤决堤了,呜咽变成嚎啕,身边的儿子丧失了记忆,甚至忘掉了自己。在陪伴之下也如同快然枯坐在一片纯白之中。


“老头……不是,爸!你怎么了!你振作起来啊!不过是忘了词儿,也没有必要哭泣啊!即使记忆力比不过一个失忆的人,也要含泪微笑哦!披麻戴孝……不是,爱笑的女孩儿运气都不会太差!”


“你终于喊了我一声爸!”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接着来。第六步,将老抽1/2勺、醋1/3勺、水淀粉2勺、料酒1勺放入碗中,调匀成味汁后放入小葱段。您接着说第七。”小刘一脸期待。


“这个……我的确忘了。”


“第七步,锅置火上加入油,旺火烧至九成热,倒入腰花滑油至卷缩成麦穗状迅速捞出。那我问你,这一步的要点是什么?”


“这个……儿子,你饿不饿。”


“错喽!是控制在三十秒内完成。”


“儿子,你好不容易醒过来,就别光说腰花了。”


“别的,你也知道的,我都忘了。”


“儿子,我问你一个小问题,如果一只狗过来舔你,你怎么办?”


“我舔回去!”


“这可不行,这不能使性子,舔回去特别不卫生,你应该咬回去,让它知道你的厉害,这样它就不会再打扰你了。记住了吗?”


门突然打开了,进来的还是初微大夫,刚要说话,她就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王大夫,你笑个什么劲儿啊?”小刘心里一阵疑惑涌上来,我不是都忘了吗,怎么还记得王大夫呢?


“哈哈哈哈,小李,你占便宜占够了吗?”语罢,“老头”慢慢地摘下了面具,里面的面孔正是小李。原来,这一切都是小李精心设计的。


小刘突然蒙住了。


“啥意思,你为了占我便宜大费周折给我演了这么一出?”


“小刘,你别怪人家小李,小李多用心啊!”


“用心?”


“人家精心设计啊!”


“我看他是漫不经心设计。”


“人家的准备质量上乘啊!”


“上什么乘,我看他上炕都费劲!”


“小刘,你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他为了让你记住那个菜谱,还和我合作把你的记忆修改了,你说,这个整人整的是不是很有工匠精神!”


小刘的脑瓜子突然嗡地一声。


“我去你的。”小刘一个翻身……从床上掉了下去。


小刘已下线。




第四个接入点:




眼睛又睁开,画面中充斥着椭圆形的复眼和黄褐色的绒毛,小刘周围拥挤着不可计数的蜜蜂,仿佛怒目而视。


“嗡嗡嗡你嗡嗡嗡嗡嗡嗡嗡做什么梦了嗡嗡嗡嗡嗡嗡。”


“嗡嗡嗡嗡梦见自己嗡嗡嗡嗡变成人了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嗡嗡嗡又做噩梦了嗡嗡嗡嗡真可怜嗡嗡嗡嗡嗡嗡别怕了嗡嗡嗡嗡我问你嗡嗡嗡嗡一个问题嗡嗡嗡嗡嗡嗡。”


“嗡嗡。”


“嗡嗡嗡嗡你嗡嗡是不是惧怕人类嗡嗡嗡嗡嗡如果你碰见一个嗡嗡不友好的人嗡嗡嗡嗡嗡嗡嗡嗡你应该怎么办嗡嗡嗡。”


“嗡嗡嗡嗡嗡我可以嗡嗡嗡嗡嗡躲着他嗡嗡。”


“嗡嗡千万不要惧怕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只管使劲咬他嗡嗡。好了,嗡嗡嗡嗡嗡嗡嗡我们应该去工作了嗡嗡。”


小刘按次序飞出蜂巢,它们很暴躁,却也根本也没有一只愿意奋起反抗。一个哲学命题忽然!像闪电一样劈到它脑子里。


“蜜蜂真的会做梦吗?”


“我是谁?嗡嗡。”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