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公众号:岸上Xanadu
简书:游戏客人

诗人发疯了

你看,那北风活像一柄长剑,
刺穿了晨曦的温柔。
你看,那飞机活像一条鱼的尾巴,
灵动在一片云海里。
你看……
你说什么?你说不像?
哦!我的一笼青天!你可曾听到这值得悲怜的声音呵!
沉默呵!沉默呵!上天!
哇咔咔嗵希波拉呵!上天!
你灵魂经过之处,悄然告诉我,惟沉默是最高的轻蔑!
我的灵魂,诗与歌!竟然有冥顽不灵如斯,怀疑起我的比喻了!哦!这一片雨正是为我哭泣。雨点滴在斑马线上像是一首淡淡的钢琴曲,对我来说,这是对我灵魂的哀悼啦!
有人说我的比喻不行,这可真是叫人捉摸不透呢!
阿蒙、阿吞、拉、休、泰芙努特、盖布、努特、欧西里斯、伊西斯、赛特、奈芙蒂斯一起为我奏响太阳之歌,这一定是我的感叹号感动了上苍。而对于那个蠢蛋,我要用多功能电动假牙挠他的胳肢窝。
哦!上帝!他竟口出妄言,说我没有生活常识,假牙没有电动的,愚钝!
我是诗人,创造者,我说有就有。
天哪?
我一记后空翻掀你前脸儿!
六十二个扫裆腿把你弄成花卷儿!
我叫你批评我我看你是钻进了钱眼儿!
我看你根本不敢给我找什么常识错误了吧,欺软怕硬的家伙儿。诗人,就是把押韵当做刀使的一类人。
我不会再次强调你是一个愚钝的木桩。
我只想划起船桨把你卷进汹涌的波浪!
我不会再次强调你是一根不知天高地厚的大葱。
我只想用喷发的熔岩涤净你骨质的疏松!
这一切只是因为写作中动词比形容词跑得更快!
看呵!天狼星被自己的光芒包裹,天马是我闪着光的理想。风是自然起兴之后,语义学上的远离。海吞没一轮红日,仿佛孩子口中的硬糖。
你是小蛇咳出的毒液,你是诗歌的无尽长夜,六十一把菜刀送你走出潼关,七千条前路是你无法找到任何一条抵达。
哦!你的手中竟然也拎着一把锋利的钢刀!哈,我亲爱的朋友,千万不要怨我,我只是载体。舞文弄墨文人事,劝君不要肝火旺。
不信的话,你瞧,是诗歌生气了。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