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春晚

全民春晚
(零)
导语:让你们失望了,你们可能以为自己点开了一篇小说,其实,这是个电视!
接下来的故事发生在未来,具体是什么时候并不是我们应该操心的。作为一段导语,我必须要说明一下:接下来的文字可能会冒犯很多人,但请不要在意,因为我不过是把这一切平实地记录下来。并且,毕竟你我各执一屿。
(一)
这阖家欢乐的日子,电子炮竹的声音此起彼伏,城市高空中打出全息的大红灯笼和腾飞的巨龙。又一个祥和的中国年。
贝贝是个活泼快乐的小女孩儿,这时候她正在屋里空翻。二十六个筋斗一气呵成,像是二十六只灵活的小燕子上下翻飞。
她家真是宽敞,二十六个筋斗,都不用拐弯儿,也撞不到墙上。
“别翻了,宝宝!”贝贝的舅舅喊他吃饭。说句题外话,其实舅舅这个称谓几乎绝迹了,比如,贝贝所在的班级里只有二十六个人,其中也只有贝贝有舅舅。
“什么宝宝?我叫贝贝!还有我这学期的空翻水平达标测试只得了B!我趁着寒假不得抓紧练练!”说着,贝贝开始往回翻,又是二十六个筋斗以后,紧接分腿侧空翻一周半同时转体90度前滚翻,两只手像是树杈一样举起,完美的收尾。
竟然还没完!
她直体奎尔沃转体360度,踺子后手翻转体180度直体前空翻转体900度,直直的落在餐桌旁自己的座位上。
“所……以,(有点喘)所以我说舅舅,你要是再拦着我进步,我明天一早给自己剃个尼姑!”
“看电视,看电视!”舅舅硬挤出一丝笑容,热情地在墙上点了两下,电视打开了。
舅舅的眼里突然闪烁着一丝草鱼眼中的诡异光芒,“贝贝!你今年六岁了不是?这回在班里排多少名啊?”
(二)
贝贝的神色有一些紧张,文化课一直是她的弱项,她今年六岁,已经上了整整四年学,文化课一直是她所头疼的。
“这……个……我怎么还喘呢?一定是我体育锻炼不够,我再回去翻个六七组。”
“就说说嘛,我们又不会怪你。”舅舅步步紧逼。
“舅舅,你这样步步逼近,应该就是人们所说的「舅近原则」吧!”
“不顶用!什么冷笑话?”
“和你认认真真地说,我觉得名次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我们只有等级评定,根本没有办法评出名次。接下来,我就给你分析分析我的成绩。”
说着,贝贝掏出了三米二八的成绩单卷儿。“来啊——舅舅,你可千万别反悔啊!”
(三)
男主持人:全民上——春!晚!
女主持人:新春——大!联!欢!
男主持人(深情地):接下来是一段——魔术表演。
女主持人(惊讶地):哦!是吗?这一定是观众朋友们所期待的啊!大家掌声欢……鼓掌吧您呐!
(一阵热烈的掌声)
“看,贝贝,快看,魔术!”
“我没给你说完呢!接着是数学。对了,舅舅你不是数学好吗?下个学期老师该讲不定积分了,你给我说说链式法则吧!”
“你才六岁啊!”
“我们这一代人都是现代生物技术的产物,自打降生开始,就注定比你聪明比你强!要不然,我才六岁怎么长得也比你高了。”说着,贝贝又站了起来,比他舅舅高一头。
“行,姐姐,你给我坐下!看节目不行吗?魔术!”舅舅指向电视。
只见电视里的魔术师,展示着一个包装华丽的箱子,尺寸大概和冰箱的包装箱差不多。他兴冲冲打开门,什么都没有。再兴冲冲地关上门,绕着箱子走了三十五圈。
令人激动的时刻到了,魔术师兴冲冲地打开门,里面——
还是什么都没有!
魔术师深情地说,“我做到啦!我终于教会我的助手隐身术了。”
贝贝和他的舅舅面面相觑。
“你理科不行,我再给你说说文科。我觉得我地理完蛋了!彻底完了!中原第一路痴,铁定的!究其原因,我见识太少,我说你们怎么不带我出去行万里路呢?”
“你去过的地方不少了!”妈妈插嘴。
“对呀对呀。”爸爸插嘴。
“什么什么不早了?”奶奶插嘴。
舅舅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我去亚迪斯亚贝巴练习过我的阿姆哈拉语吗?我在伏尔加河畔诵读过阿列克赛·马克西姆维奇·别什可夫的诗歌吗?我也不曾去西班牙体会Flamenco的热情与舞者的高速旋转!还有!还有!我不愿离开我的的的喀喀湖!马拉开波湖!和帕图斯泻湖!”
“真棒,贝贝!真不愧是我女儿!”妈妈鼓掌称赞。
“对呀对呀!”爸爸鼓掌附和。
“你们明天要上班儿?”奶奶插嘴。
“再聊聊艺术怎样?”贝贝两只眼睛凝视着舅舅张大的嘴,“第三册,《行为艺术》,Marina Abramović总知道了吧!从《韵律二》说起吧,她究竟在表达什么?而又如何解释……”
“嘟!你是不是认为生活之中只有书本里的知识?如果你一直寻找一个答案,那就说明你已经把生活当做了一个问题!”
“哦,我的老舅!Oh, my poor Joe! 就凭借你的这些见识,文革的时候,“破四舅”怎么没把你给烧了?”
“你!”
“你什么你!干什么不好你非跟我比!”
“我!”
“我什么我!我跟你好好说话你竟然上火!”
“嘿!”
“嘿什么嘿!哎?你毛衣一直穿反了你不嫌勒?”
(四)
突然从电视屏幕左下方窜出一个人。

大家好吗?你们好吗?我看你们根本就不够嗨!
哦哦哦!第一排是领导是吧!这就有情可原了。行,别看你们现在不笑,一会我让你们满堂彩!满堂彩不行的话,我练过散打,你们现在不笑,我让你们满堂挂彩!
别太认真,我开玩笑的,幽默!要幽默!幽默你懂吗?保安大哥……我……错了。
我叫卡尔,“卡夫卡以及人之卡”的卡;“你”不是“人”,不对,“你”去掉“人”的尔。
其实我挺害怕上台的,不是因为怯场,而是看见刚才那个京剧表演,我害怕舞台烫脚。
那个老演员一上场就烫得大喊“烫烫烫烫烫烫烫烫烫!哇呀呀呀!”(灵活地做起了京剧动作)
后来我鼓足勇气说服自己,毕竟烫烫脚还养生呢!
我听很多人说过,刚才演京剧的那个老先生没有艺德,这里我要澄清一下。稍微懂行的,都看出来了,他刚刚演的就是翼德……姓张。
老先生,您别生气了,我看你一直黑着脸呢!
演完了也不卸个妆,我看你化的妆就是,你穿的保护色~
还有第二个节目里,那个小品演员表演真是特别烂。
要多烂有多烂,我根本get不到他的punchline!
节奏感特别乱,嘿嘿笑得我直肝儿颤。
从头到尾虾扯蛋,为了热闹,拿起观众就开涮!
(卡尔在场上愉快地走动)
这里需要有个画外音,我这不叫嘻哈,这叫打油诗。注意了,别给我扣帽子,我这是中国传统文化,好吗?这里面还特意加了一些英语词汇,这叫创新,中西结合!正像人们所说的,西医治标,中医治本,中西结合,制成标本。
再说回他的表演,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先入团后入党,你上过三次光荣榜。可你顾影自怜无人赏,你不下场谁下场!”
再说说第六个节目。一场魔术表演,“大变活人”。表演的死气沉沉。感觉在这四个字里,他只完成了前两个字。
好好好,我不说别的节目了,容易得罪人。既然你们应该都是唯物主义者,我说宗教总行了吧?
对了,顾及到有一些少数民族朋友。那我不说真主,不说佛陀,我说撒旦行了吧。
最近撒旦挺火的。
因为人们买的年货里就有一种公鸡,叫做“撒旦公鸡”。
谁说没有?怎么没有?我给你说说广告词你就知道了:
“撒旦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欧耶!”
再来个侧面的。(转身)
“撒旦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欧耶!”
……
好的,开玩笑的,你们这么严肃,我也害怕被撒旦攻击。

卡尔被保安拖到台下,画面上,这个人从右下角消失。
(五)
男主持人(面带嘲讽的笑容):根本不好笑对吗?还说别人呢!我们现在已经把他的身份证号呈现在了屏幕下方,大家可以行使自己人肉搜索的权力。下一位,是身份证尾号为1118的王先生,他的身份证号会不会被公布也取决于你们喜不喜欢,鼓不鼓掌了。我们的演员真是被你们玩弄于鼓掌之间啊!(笑)
(观众席响起掌声)
“贝贝,你刚才说的第一个想去的地方是哪儿来着,咱们移民吧!毕竟明年应该还是全民春晚。”
“到底什么叫「全民春晚」啊?”
“就是在全国范围内随机抽人上台表演,所有你没见过的演员都是在一个月之前临时被通知的。所以,咱们全家去那个哪哪哪,学什么什么语吧!”
(七)
女主持人(快乐地):新年的钟声敲响了!新的一年又是全新的一年啊!在这个重要的时刻,我们将再次随机抽取一个幸运家庭,看看他们家的饺子出锅了吗?再让他们给我们表演一个节目。大家说好不好!
男主持人:好的,你们好!新年快乐!
女主持人:新年快乐!
贝贝:是我们吗?
男主持人:就是你们!可能是太过喜悦,不敢相信自己了。
女主持人:孩子!给电视机前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和小朋友们拜个年吧!
男主持人:给我们表演一个节目吧!
贝贝:我们家……不……不吃饺子。
妈妈(小声说):你不是会翻跟头吗?赶紧翻一个。
贝贝(大义凛然地起身):我,侠客,一翻就是,二十六个。
……
(完)
含蓄蕴藉,写不下去。
戛然而止,惹人深思。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