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人五幕

第一幕
这是一个阖家团聚的夜晚。客厅里是贝贝的各种亲戚,她天赋异禀,很快就能叫全了。屋里热腾腾的,暖气是个宝物。
“来来来,贝贝。给姑姑表演个节目吧!”
“我……”
“唱个歌还不会吗?平时你怎么学的?”她妈妈是个爆竹,一过年就着。
“不嘛,不嘛。我不想唱歌,我不喜欢唱歌。我……我要当太空人。”
爷爷奶奶可高兴了,乐的嘎嘎的,屋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边笑边说,“你一个小女孩当什么太空人啊!”
爸爸打圆场。“别让孩子演了,也挺累的。”
“累?累什么累啊!”妈妈复燃。“上个小学就累了,中学怎么办?参加什么高考啊!谈什么未来啊!等着她工作了以后,她就会发现,上学真是舒服!去,给我练琴去。”
贝贝往屋里走,泪落下来了。“人生真是没个头,我为什么要来这个世界啊!”

第二幕
咚咚咚……咚咚咚……
“别急,来了。”小华的爸爸把门打开,门外是哭丧着脸狼狈不堪的小华,身后是一个看起来很干练的女老师,黑框眼镜架在脸上。她有奇妙的能力,小朋友一见她的眼睛就会顿生寒意。
“您是小华的父亲吧,小华又在幼儿园里惹祸了。”
“你又干什么了?”父亲一把揪住小华的耳朵。
“别急!您听我说。小华和明明打起来了,也没有什么原因,就是小争执,但是令我无比心寒的是,小华下手特别重。好端端的一个孩子怎么这么狠心呢!我这次把他带回来,就是想告诉您,这个,子不教父之过,您得严加管教了。再见。”女老师推了一下眼镜,夹紧公文包,转身就走。
孩子一直用呆滞的目光看着父亲。
父亲扒下儿子的裤子,看见一道道淤青,愣了一会,还是打了下去。
他不知道,这一切都是那个女老师的虐待。
他也不知道,棍棒底下出的不一定是孝子,可能是傻子。小华挨打时,脸上竟然挂满笑容。

第三幕
小丽搬家了,到了一个宽敞明亮的地方,她开心极了。
大房子里,她有自己的卧室了,多么美妙!
她唱起自己喜欢的儿歌。“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啊跳啊,一二一,它们跳的什么舞啊……”
对啊!我的洋娃娃和小熊呢?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小丽一边嚷着,一边跑到爸妈的卧室。
“我忙着呢,什么事儿啊?”爸爸把正对着电脑的脸侧向小丽,眼睛还盯着电脑屏幕上游戏里的小人儿们,手上的技术动作一点没有被妨碍。除魔卫道不像是他的消遣,更像是他的职责所在。
“我的洋娃娃和熊熊去哪里了?”
“呃……我记得……我记得是在你卧室的大箱子里,等你妈妈回来之后再找找看吧!”
“哼!我自己去找。”小丽夸张地一跺脚,她自己也不清楚这是从妈妈在看的哪个电视剧里学来的动作。
回到卧室,小丽连忙开始扒翻箱子,翻到大约三分之一的时候,她发现了被自己扒了精光的芭比娃娃,又找到一件翠绿色发亮的连衣裙,给芭比套上。
她倍受鼓舞,觉得自己胜利在望。翻到三分之二时,仍然没有找到熊熊,她感到灰心和莫名的恐慌。
五分之四时,没有。
六分之五时,没有。
百分之百时,仍然没有。
小丽一屁股坐在卧室的地板上,旁边是散乱的玩偶。她两只小手攥成拳头,锤着地面,她自己也不清楚这是从哪部动画片里学来的了。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没有!”小丽又跑到爸爸那里。“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这回爸爸连头都没有偏一下,比赛已经进入了白热化,此刻的他必须抛去个人利益,全身心投入其中,此刻,他或许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可定然是一位铁骨铮铮的勇士!
“爸爸,没有熊熊。”小丽快哭出来了。
勇士的双眼紧盯着屏幕,灵活的头脑飞速运转,青筋暴起,肾上腺素浓度飙升,左腿不住颤抖,右脚发冷。
“诶呀!”又送人头了。
“女儿啊,等妈妈回来以后再收拾不行吗?”
“不要不要!”
“好,我告诉你,熊熊已经被我一把火烧了!”勇士仍然陷在城池失守的愤怒之中。
小丽呆住了,泪水模糊了双眼。依稀之中,她看到无尽的黑夜之中,水汽笼盖四野,熊熊迈着轻快的步伐向着小丽跑来,两条小短腿倒腾得挺快。突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硬生生劈在地上,火燃烧起来,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怪人,往熊熊身上泼了汽油,火龙吞噬了熊熊,顿时越燃越旺,熊熊呼喊着小丽的名字,而这声音越来越不分明。小丽想,这,或许就是人们所说的“熊熊的火焰”。黑衣人的披风是黑夜,面具是乌云,他揭面的一刻,她分明看见那夺走她童真美梦的人是自己的爸爸,他口中念着咒语,隐隐约约是“恭喜你长大了”。
夜里,小丽又一次梦见洋娃娃和小熊跳舞,她一边拍手打着节奏,一边哼唱着儿歌。

第四幕
乐乐是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喜欢玩闹,就像是洗衣粉广告里满地打滚的孩子那样。
18:30
“怎么这个点儿才回来,你知道妈妈有多担心你吗?你又到哪去玩儿了?说多少次,你别和那个野孩子玩儿!呦,你瞧瞧你,浑身脏成这样,我怎么给你洗啊!你个没教养的孩子。”
乐乐垂着头,他本来以为,妈妈会对他说“没关系,妈妈有某某洗衣粉”。
他现在还小,不懂事儿。当他学会背诵三字经以后,他就会明白教养是父母给的。他也忘了是什么时候,他奶奶骂他“小兔崽子”,他时候他也不懂。直到有一天他在翻看“十万个为什么”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秘密。自己是“小兔崽子”,而奶奶也特别爱吃胡萝卜。
遗传真奇妙!

第五幕
K是一个孤儿,他流浪街头一直像是野猫那样活着。离家出走的比他幸福多了,他一直这样想。他又想自己没有资格说这个,自己也没经历过什么幸福。
上午偷得了两个皮夹子,算幸福吗?
吃饱了,算幸福吗?
找到了新的组织,算幸福吗?
今晚挺特殊的,他一直隐隐约约记着一个日期,应该就是自己的生日,应该就是明天。可是他也不确定,也不在意。过一会儿,就十八岁了耶。
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从破旧的上衣口袋里掏出烟,点上,动作很熟练。吐出雾的时候狠狠的,雾就是雾,他没从中得到任何幻觉,比如看见火鸡。
天黑的很透彻,干干净净,一颗星星连着一颗,像是经过准确的设计。风也很透彻,穿过K的破旧衣衫,挺冷。
今天的夜平庸无奇,K依然没有目的地行走,唯有前方,唯有飘荡,像风一样。
十二点了,第五幕结束。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