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大师

(一)

这世上总有人可以作证,qop是个记忆天才。他在人间尽情挥霍自己的才华。

作为记忆大师,他经常参加个记忆锦标赛。

大家看,你们面前那个小伙子就是qop,他长相很普通,戴着黑框眼镜,一头金发,有点掉色,可那不值得注意。闭上双眼,一副沉思的模样,你们可别被他骗了,他只是在放松而已,脑海里回放的不是什么舒缓的钢琴曲,只是一首流行歌而已。我没听出来是哪一首,不知道你听过吗。

他抖着腿,是在掌控属于自己的节奏,手中一副扑克牌,迅速而熟练,牌面映入他的眼帘,自然而然就成了一段故事。他的大脑是一座记忆宫殿,每一张扑克牌对于他都有不同的意义,正如诗句中的意象。

所有人都可以掌握这种技巧,但只有qop用得炉火纯青,在训练一个小时之后就报名参赛。

房间门打开,一把通体乌黑的枪,射出一颗金黄的子弹,子弹上刻着细小的字,“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子弹打在一头狮子身上,那是一头雄狮,血浆迸发而出的同时,发出一声吼叫,可那叫声更像猩猩。倒下的瞬间毛发耸动,如风吹麦浪。qop在其间奔跑,惬意闻着稻香,在血腥中荡漾……

以上发生在第一个房间里,那个房间被命名为“翠湖居”,没有任何用意,只是qop一时想到的而已。

“请停笔,我有不好的预感。”

这可不行,故事才刚刚开始。刚才忘了说明的一件事,那把枪是红桃4。



(二)

此时,qop正在床上躺着,他会利用自己惊人的记忆力,回顾自己过去的一天。每当这时,他总感到满足,仿佛完整掌握住自己。

随着不断回忆,回忆的时长从半小时到一小时两小时,回忆细节的不断增加,色彩逐渐鲜艳,声音更加清晰,触觉变得温暖,甚至模拟出气味。

他想起三年前,一片海,浪打在脸上是咸味的,海腥味扑鼻,碧蓝恋上天空,海鸥翅膀扑闪,云连成一片,海的味道我知道。他一头扎进海水中,浓度的提升带来苦涩,他的泪水流下,世界模糊不清,正如本来的模样。他大喊,和着打浪声,他想了许久,不知道悲伤的由来。一触即断。

“不要!请住手,我求求你。”

咱不用理他。



(三)

现在,他的回忆已经到达惊人的一比一,也就是回忆过去一天需要一天的时间。

躺在床上的qop,他醒不过来了。

静静地,没有人知道他此时真正的经历,也没有人能够解救他。

“求求你了,不要。”

没有人能够解救他。

那一天,他的回忆变得与众不同,倒放且快放。

2倍速,8倍速,16倍速,32倍速……

此刻,十分钟是一年。

此刻,一分钟是一年。

洁白的房间,一声啼哭被噎回肚里,大张的嘴闭上,qop退回母亲的腹中,红色温热黏稠,感觉自己是血红蛋白。在地狱。

走向史瓦西半径,感觉自己被一种强力吸引,身体融入奇点,进入锥体,沿着母线,锥体二维化,飞向展开扇形的圆心。

对面是一个光点,逐渐变大,逐渐变大,qop融入其中,失去了知觉。

画面色调灰暗,阴影加深,色彩饱和度降低,过度羽化。一滩血,人形不再,可他没有痛感。继而,一口气冲入六腑,身体变得饱满,感觉逐渐恢复。视觉重现,是地面,迅速推远。qop纵身从地面飞回楼上,口中嘟哝“了飞,活生对面法无我”。他后退几步,吻了一旁几乎失去体温的虚弱的女子的面颊。迅速转身,地上的一把枪腾起,回到qop手中,举起枪,深藏在横七竖八尸体胸腔中的子弹,抽回枪膛之中。尸体恢复生机,却像是又死了一遍,在观者目中是又一次撕裂。手中沉重了一些。瞟一眼楼上一块玻璃映出的面孔,qop发觉那张面孔已不是自己。这该是前世的结局。刚刚复活的死尸倒退跑走,又倒着跑了一遍龙套。



(四)

他猛地睁开双眼,大口喘息着。度过了刚刚一场不知是回忆,还是梦。

他是谁?

他发现自己躺在楼顶。

手中紧握着一张牌,红桃4。
评论
热度 ( 1 )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