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虽然不是盲人,但能做到瞎写。

永远的幸福

这温柔的残忍,颅内是永远的幸福。

【in/1】
今天,阳光恰到好处,风和白云能给我晴朗,早些时候起床,手头拥有更多时间,更重要的是,还能避开些喧嚣。
我走在上班的路上,熟悉到可以盲眼尝试。
六点三十四分,与我擦身而过的女孩身上有小浣熊干脆面的香味,我伸长脖子使劲嗅了一下。
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奇怪,平时我并不是多么喜欢这些东西,我也不是干脆面的忠实瘾者,分辨不出口味与品牌,可是这次,我有一种不曾有过的感觉。
我回头看,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自信而美丽,黑色的瀑布披在肩上,走起路来昂首阔步,带来一阵美味的风。我怔了一会儿,站在即将忙碌的街上,像电视剧里愚蠢的男主角。时间一定是足够的,我的选择是跟随。
【out/1】
“医生,结果呢?”她身体颤抖着,眼神里祈求大于惊慌,她早已把答案猜的八九不离十,可还是抱有一丝希望。
“植……物人……”三个字从医生的嘴里滑出,医生尽力用更容易让人接受的口吻说出这三个字,可他的内心的平静没有撑起自己的良苦用心。
她没有撒泼打滚,没有在一瞬之间感觉天塌了下来,她曾经想过天塌下来的场景,你身边就是云朵,触手可及,不用和别人换一个靠窗的位置。有时,她会责怪自己的平静,甚至觉得自己比医生更平静,其实没有。就像湖面的托举动作,缓慢无风,波纹不起。
可她还是眼泛泪花,聚起又成河流,其实不够润泽自己被时间折磨到干旱的皮肤。她把泪水拂去,触摸沙漠,如同摸到了自己过去的时光。她的泪眼,曾是他心中最美的湖泊,托举他的忧伤与欢乐,缓慢无风,波纹不起。
“张静女士,请不要过于悲伤。”医生总觉得该说些什么,可话一出口的生硬就让他后悔。
她眼前的一切都是白色的,给她强烈的眩晕感,但却赐予她一片不能拒绝的漆黑。
【in/2】
我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静静看她的背影,那是一种无以言表的美丽。一路上,她也回头看了几下,都没有发现我,没有发现一双孩子一样的眼睛,倾慕者的眼睛。
我是人群中最不起眼的存在,我明白的。
她衣服上的每一处都很平整,衣领也折得整整齐齐,应该是个严谨的人。我常常怀疑自己的决定,可这一次,我总觉得决定非常正确。
“静静,早上好啊!”
“早上好!”
她遇到了一个认识的人。我得到一个重要的情报,她叫“静静”。那人相貌也很端正,可在“静静”面前,却显得黯淡无光。
打完招呼以后,她们结伴进了大楼。
不能再跟着了。我转身,重新走上班的那条路,路上已经人群拥挤,吵嚷而恼人。
可是,我连手都没挥一下。
【out/2】
“李护士。”
“请问有什么事吗?”
李护士给人的印象是年轻,做事很用心,待人也体贴。张静一直对她有好感。在最难过的时候,感到一丝温暖。
“你有空吗?可以听听我们俩的故事吗?”
她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李先生,他已经长成一颗植物,插着管子,导管筛管。他已经没有资格选择尊严,被种在白色的屋里。
“您说吧。”李护士的声音柔和而温暖,张静一直这样想,在他心里她就是这样的形象。
“他曾经对我说,他第一次见到我,是在上班的路上,可我毫无印象。每说到这里,他就笑,像孩子一样地笑,很开心,我一直不知道原因。后来,他说那一刻他爱上了我的气味,没有胆量打扰我。当时,我心里犯嘀咕,他会不会太过于罗曼蒂克了?”
“嗯……”
“在我印象里,我们第一次相遇是在一个聚会上。”
【in/3】
我站在门外,屋里的人放声唱,酒精把一切变得模糊,艺术品与虚无。他们可能觉得自己唱得不错,感情还饱满。
朋友叫我来,我竟然没有拒绝,真是不像我。我明明能预料到这无聊,甚至是可怕的场景,可我还是来了。我真是越活胆子越小,越不敢拒绝别人。已经来了,还感叹灾难,毫无意义。
灯红酒绿,百鬼夜行,人们比鬼还高兴,唱的是自己的欢乐,借着酒劲,这种状态能把鬼吓跑!他们应该也不喜欢这样吧。
醉意闪烁,人影幢幢。
门打开,出来一个女人,一身醉意,扶着墙走,扶到我身上,说了声“不好意思”,也没有站直的办法。我不认识她,可是这时的情景像是两个熟人,勾肩搭背。我们只是在酒精的作用下,相互扶持。
有些面熟,我认认真真闻了一下,酒气。
“你是叫静静吗?”我问了一句。在酒后,不需要鼓起勇气,酒就是勇气。
“我叫张静,你认识我?”
“见过而已。”
“你叫什么啊?”
我看了她酒精含量超标的眼睛,就算没有喝酒的人也会醉掉,这种眼神被我命名为“杜康泉”。
“说啊?”
“我姓李,叫李走。”
“好特别的名字啊!艺名吗?”
“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职员,不是艺人。”
“你挺好看的,哈。”
虽然是酒后的话,可我当真了。
后来,我们越聊越欢,声音也更大,说的是什么已经记不清了,逻辑能力也丧失殆尽,只知道那时的快乐,把我吞噬。
门大开大合,像黑洞一样把我们吞了进去,投入到人群中,唱得更大声。
【out/3】
“那是一个朋友组织的聚会。我们所有人都醉醺醺的,然后我看见一个男的走出去了,没人注意他。我透过门上的玻璃看他,感觉他挺难受的。屋里也吵得不行,我就出去了。”
“那是李先生吗?”
“嗯。我看他快摔倒了,赶紧去扶他。我们俩当时并不认识,但是勾肩搭背和熟人一样。他问我,你是静静吗?我还挺吃惊的。然后他又说他叫李走。这名字真挺奇怪的,我一下子就记住他了。”
“后来呢?”
“后来……我们就在那儿侃大山,算是撒酒疯了。他问我喝的是什么,我说我喝的是视物模糊,他说他喝的是屈光不正。什么乱七八糟的。”
李护士递纸巾给张静。
“谢谢啊,谢谢。
他好像还深情地看着我的眼睛,当然也可能就是喝醉了吧,我可能想多了。他对我说,你是峡谷的风,季节性拂过我心灵的泻湖。我记得很清楚,第二天我上网的时候还特意查了,泻湖是什么。我发现泻湖这个说法错了,应该是潟湖。结果我给他发过信息,他回复我说,他不记得自己具体说过什么了,还给我道歉。哈哈,真是的。
一个月之后,他说约我出去,然后就跟我表白了。嗯,就这样。”
【in/4】
南广场到了,这是我们约定好的地方,上帝足够眷顾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好运降临到我的头上。一切的顺利让我不敢相信。
看了一眼表,现在是晚上七点,她应该快出现了。心里嘭嘭直跳,手中只有一束花。
路旁的洒水车开过,调高音量,调小浮尘。目光转到十点钟方向,地上的玫瑰花瓣,揭示了刚刚这里发生了一宗夭折的爱情。哀其不幸,心惊肉跳。
人们大多数安静走着,戴着冷漠的面具,隐藏自己的懦弱,伪装是底线。很难让我相信,他们也会在聚会上和朋友一醉方休,或是制造出噪音蹂躏旁人的耳朵。
天上还有几颗星星,可以用零星形容,路灯比星星要亮得多,橘色的灯光是人造温暖,城市的柔情,人性化设计。设想一个场景,一望无际,旷野,一棵参天大树,树枝扎破了黑色天鹅绒的幕布,星星就这样出现了,承担了人们在原始时期的大部分浪漫。
抬头时愉悦。
我朝着她应该会来的方向张望,旁人一定会认为这里有一个人正在发呆。我是望眼欲穿。她应该不会放我鸽子的。
后面有个人突然捂住我的双眼,手很暖,如果再添一些细节,一定是娇嫩。没等她说出“猜猜我是谁”,我就转身抱住她,“你身上怎么还有一股干脆面味儿?”
“你总说,可我一直没闻见过。”
表了白,花束送给她,她接受地爽快,很开心,我们就往广场的方向走。一切都很自然,发生的一气呵成,像是排练过很多遍。
此时,城市里多了一对情侣,少了两个戴着面具的人。给这份幸福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永远。我希望可以不停重温这一刻。
橘黄色的灯光洒在身上比太阳热烈,广场中心的射灯发射出五彩的霓虹,耀眼绚烂。我怕一切都成了梦,可我搭在她肩上的手变得虚幻,触觉不那么真切。
夜晚的突袭,笼罩。
迷雾中,我登上月球,在阿姆斯特朗脚印的对蹠点。我黑色的眼睛给了我黑色的夜,嘴角挂着笑进入梦乡,甜蜜在此刻。
【out/4】
“小李,小李,她给你聊什么了?”
“聊她和李先生的故事。”
“她给你说,李先生变成植物人的原因了吗?”
“没有,是他们相知相识的故事。我想,那些不好的事儿,是她一定想忘记的。”
“你看李先生的脑部扫描报告了吗?”
“没有,怎么了?”
“他的许多脑区一直处于兴奋状态,说明他是很高兴的。”
“高兴?”
“我听过一个传闻,植物人患者会被困在自己的回忆中,说不定他一直在经历生活中那些让他幸福的事情呢。”
“这不是缸中之脑吗?”
“什么啊?”
“没什么。不管真假了,到了这一步,这就算是我们最美好的祝福了。”
“……是啊。”
【in/5】
今天,阳光与万物共享晴朗。我起得比往常更早,躲避喧嚣的同时,觉得新的一天一定会出奇美好。
我走在上班的路上,那条熟悉的街道,如果我是个盲人,我可以不需要盲道。
一个女孩与我擦身而过,她身上有小浣熊干脆面的香味,我伸长脖子使劲嗅了一下。看一眼表,是六点三十四分
我回身看了一眼,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