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公众号:岸上Xanadu
简书:游戏客人

全麻

(一)
“31岁,两千年生人,性别男。”
“坐。”
我对面的大夫一袭白大褂,这么多年了,医生还是穿着最经典的制服,这白衣是我永远的心理阴影。
“来,伸出舌头,伸长,对。”
我小时候去过中医院,现在就清清楚楚记得药特别苦,苦得像湖面上的群山,群山上的绿色植被,枝叶榨出的汁液。
“你最近是不是身体不太好?”
“是,身上到处疼,我觉得就是劳累过度吧。”
“我建议你来个全身检查。”
现在啊,中医终于被主流科学界接受了,当然被接受的只是其中一部分。这就造成了一个后果,那就是根本没有中西医之分了。我记起小时候看过一篇文章,竟然让他说准了。
“好。”
反正现在检查不用我自己花钱。
“去二楼,拿着体检表。”
说着,大夫还对我笑了一下。忘说了,她笑起来真好看。
我看了看她胸前,她叫初微。

(二)
“半麻还是全麻?”
我躺在体检床上。我从没参加过这样的彻底检查。我听同事说过,就是打个麻药,然后就让他检查就是了,小毛病的话,直接就治好了。听起来真不错,不是吗?
“有什么不同吗?”
“有些人可能想拍照,他们就会选择半麻。”
“全麻吧!”我怕疼,全麻的话,睡一觉就完事儿了。还是听我同事说的,他说,全麻以后睡觉,容易做个好梦。我觉得是没有科学依据的。
大夫把针头刺进我的手背。依托咪酯缓慢静推,顺式阿曲库铵快速静推,舒芬太尼快速静推。
不一会儿,我失去了知觉。

(三)
有人拍我的脸,我知道我该醒了,可控制不了自己。
继续拍,感觉拍出了节奏,动次打次,乐曲情绪炽热,民族风格浓厚,活泼热烈,激情四射。
我醒过来了。
睁开眼,看到的是那个笑起来好看的女医生。我假装抱怨,“这么快啊,再过一会儿,我就胡了。”其实,我根本没有做梦。
她一笑。
“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吧?”
“没什么,就是胃有点不舒服,头有点蒙。”
“正常现象,过一会就好了。”
“谢谢大夫。”

(四)
我出了医院大门,心情很好。
突然,我听见“嗒嗒”的声响。我走了一阵子,声音没有减弱反而更强烈了。
这声音很烦人的。
是不是在我身上?
我扒翻自己的包,大兜小兜都找遍了,我耳朵靠近,听着这声音根本不是从包里发出来的。倒像是从我脑子里发出的。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脑子里像是装了好几个蝉,他们还在里面飞来飞去。
应该过一会就能好吧。
我坐在一边的长椅上,不知不觉就躺倒了。我平时讨厌躺在长椅上的人,我现在想原谅他们。
我凝视远方,是一个广场,人头攒动,我听不见声音,但应该是很嘈杂。一个老人抱着小孩儿,手里握着糖葫芦,没抓稳,整个掉到地上,戴着孙悟空面具的他哭得伤心,老人去哄。一个肥胖的女人用双手狠狠推了别人一下,那人是个瘦弱的男子,几乎飞了出去。我的眼前是慢镜头,看得清楚,男人的脸颊抽动,像是犹豫一下,到底是否选择动怒。树下一个中年男子,突然抱着树呕吐,他身后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面带嫌恶,还装作关心的样子,嘴唇开合几下,说的应该是“没事吧”。
我的意识不清。
“嗒嗒”声一直不停,我的脑子里是不是被放了定时炸弹?我好像看过一个电影,忘了是啥了,小时候看的,在片头就炸了。威力并不大,只够那一个人死,这回就是我吧!
我想回医院,可已经做不到了,我的身体好像被绳子捆在长椅上一样,我没有力气去呼救了。如果真的呼救了,也估计没有人会理我,而且他们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路过的人,都厌恶地看着我。
人在死前会不会回忆自己的一生啊?我的一生那么短。
我现在思维非常混乱,耳朵里只有“嗒嗒”声和心跳声。

(五)
我咬着牙站起身,“嗒嗒嗒嗒”。
我向前艰难地走着,头重脚轻,“嗒嗒嗒嗒”。
我要走,我要走,“嗒嗒嗒嗒”。
走到人群中,亲近我最厌恶的人群的声音,我很希望它能盖住……“嗒嗒嗒嗒”。
我浑身抽搐,眼前画面的色彩变得鲜艳,就像是美术馆的现代艺术画作。应该是炸弹压迫了我的视觉神经!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突然看得很远,远处的高楼连成一片。我就盯着看,那是高楼化作群山的过程,如果我是一个艺术家,我会露出微笑,可……
嗒嗒……
我望着不存在的地平线。
我在云海之中,烟雾缭绕。我抬头看,突然变成夜晚,我一辈子没见过那么多星星。由远处退近,是诗篇,越来越大,变成小时候用的一元硬币。星星贴着我的脸,有的冰冷,有的火热,这是科学还是艺术?
嗒嗒……
梵高的星空啊!慢慢走,欣赏啊!
海面浮起两颗头颅,一个叫安提瓜,一个叫巴布达。
人群看我,我从腿的丛林穿行,现在是狗的视角。人们大吼大叫,看见我,惊恐万状,看见我。
他们都是肉体,一具又一具。
万人华尔兹。
动物园的气味。
肉体与灵魂空当接龙。Difficult!
嗒嗒……
别,停止,活着,不了,让我……
滴……
现在,肯定有一群丑陋的人围坐在阴暗的小房间里,他们嘴角挂着诡异的微笑。伏特加已经开启,一人倒了一杯,准备庆祝。
滴……
房间里一股腥臊恶臭,这些人见不得阳光,也见不得月光,窗户一直紧闭着,阴影里腐烂的腐烂,生长的生长。一会儿我炸了以后,他们会醉倒在自己的虔诚之中,世界和谐。
滴……
一定有国际新闻,恐怖分子,人肉炸弹,广场上167死,234伤。始作俑者承认罪行,我被唾弃,却……
BOOM!

(六)
有人拍我的脸,我一下子醒了过来。
“初大夫,我做了个噩梦。”
“多大的人了,还怕噩梦吗?”她说着,还一边笑着。“有什么不良反应吗?”
“没有。”
“你是不是头有点懵?眼睛都是直的。”
“有点。”
“你先休息一下吧,平躺一会儿。”
她转身出了房间。“啪嗒”。
听见她关门的声音,我的头突然嗡一下子,嗒嗒嗒嗒……

(七)
“初大夫,怎么了?”
“病人醒不过来了。”
“怎么会呢?”

(完)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