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虽然不是盲人,但能做到瞎写。

黑名单


—1—
“亲爱的,求你原谅我吧!”
“求你啦。”
“不是你想的那样!”

『您已被对方拉入黑名单。』

—2—
珍蔷科技公司新产品发布会上。

今天,是历史性的一天!今天,是革命性的一天!今天,是万众瞩目的一天!
之前,你们或许会因为那些讨厌的人而感到烦心,而现在,一切变得大不相同!
我们将改变世界!
新产品“黑名单”上线了!
(观众席里此起彼伏掌声欢呼声。)
朋友们,我和你们一样激动,自从我想出这个点子以后,我们公司的技术团队就一直致力于研发此产品。有好几次我们都差点放弃,可是我们咬牙坚持了下来,因为谁?
因为有你们!
(观众席里经久不息掌声欢呼声。)
有必要向大家认真说明一下我们的新产品,我们的产品命叫“黑名单”,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可能很多朋友可能会产生疑问,“黑名单”算什么新产品,有什么特别的呢?
我们的“黑名单”根本不是那种低端的,仅限于网络上的“黑名单”,也就是说,被你加入黑名单的人,在网络上也好,在现实生活中也好,他们都会被屏蔽。
先不要鼓掌!
再说明一下,我们的技术实现是通过“赛特膜”实现的,就是我们大家出生的时候就接种的那个东西,它可以控制视觉神经,所以我们的屏蔽也就有了物质保障。
这是效果图,你们可以看到,被屏蔽后的样子,(观众席传来一片惊叹),被你屏蔽的人在你眼中只是一个黑影,而且,在他的视野中,你也是一片黑影,(观众席传来一片惊叹)。这还不算完,我们会把影子的细节部分模糊处理,让你认不出他是谁,不会造成无端的烦恼!(观众席传来一片惊叹)。
可以鼓掌了!
(观众席里噼里啪啦的掌声,哇啦哇啦的欢呼声。)

—3—
卡尔顿和他的朋友克雷登去酒馆喝闷酒。
酒馆很破。他们轻轻推门而入,门就痛苦地吱呀一声。以至于他们每次来都胆战心惊,生怕要赔钱给酒馆老板。
酒馆老板一直标榜自己的装修风格,有古典之风。但我想,二十一世纪以及以前的古人一定不会心甘情愿背上这口沉重的锅。
他们自然地落座,一杯酒下肚,就掏心掏肺,互诉衷肠。
“老卡啊,最近怎么样?你那工作的事情解决了吗?”
“别提了。你看那个新闻了吗?”
“啥新闻?”
“珍蔷的演讲,新产品发布。”
“看了。”
“怎样?”
“挺漂亮的。”
“丑死了。”卡尔顿又喝一杯,面露愁容。
“怎么回事儿?我觉得我有什么不知道的事儿,你给我说说。”
“我老惨了……”

—4—
卡尔顿是珍蔷科技公司的员工,曾经是。他在进入公司不久以后提出了一个点子,就是大家已经知道的“黑名单”了。领导很赏识他,说是要马上研发出来,投入市场。毕竟公司已经不景气很久了,如果再没有什么能够引起轰动的产品的话,公司马上就会倒闭,毕竟竞争那么激烈。
可是,卡尔顿突然改变了主意。
一天夜里,卡尔顿做了噩梦,他梦见自己和女朋友在一个小村庄度假,那个村庄甚至比酒馆还破。他和女友走散了,“丽莎,丽莎!”他焦急万分,大声喊着女友的名字。突然,地震雪崩海啸泥石流火山爆发接踵而来,轮番而治。由于不可抗力,他们一直找不到对方。
惊醒以后的卡尔顿意识到,自己发明的“黑名单”好像就是一种“不可抗力”,它不仅会拆散不愉快,还让人与人的关系变得不可弥补。他也是这样向老板说的。
老板的不悦写在脸上,几天以后,卡尔顿就被开除了。而且在老板的要求下,全公司的人都把他拉黑了。他的痛苦还没有结束。
女朋友在得知他被开除的消息以后,心里就盘算出了计划。她先是假意安慰卡尔顿,让他不要沮丧。然后……
那一天她和朋友出去玩,卡尔顿一人在家里,短信发过来了。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卡尔顿一头雾水。然后丽莎讲,她昨晚翻看卡尔顿的社交账号时,惊奇的发现有暧昧的私信,深深伤了她的心。
“亲爱的,我没有。我翻了好几遍,都没看见。”
“你一定是删除了,少给我装蒜。”
卡尔顿数次认错,尽管他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丽莎没有原谅他,直接把他拉黑了。
卡尔顿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变成了灰色,还很冷,疼痛却陷入寂静。他们之间,将要沉默到底。

—5—
“卡哥,你别哭了,未来是很美好的。还有,你刚才那个事不都过去一年了吗?你为啥还沉浸在悲痛之中。”
“你瞎说什么!我还没说完呢。”
克雷登感到震惊。
“两个月前,这你应该不知道了。这几天我一直都没见到你,也不知咋回事。
那天我在街上闲逛,看见一个女人,挺着大肚子,我总觉得她是丽莎。”
“你咋就能认出来呢?细节不都模糊化了吗?而且拉黑你的不是还有你们公司的人吗?别多疑了,放轻松。”
“我有种感觉,感觉她一定就是,而且他和一个男人一起走进了医院,应该是扶着,好像还挺痛苦的。”
“别多想了,你就多想想未来,别再留恋过去了,抛却那些痛苦。好不好,都在酒里!”克雷登窟嚓就干了。心跳加速。“那啥,老卡,咱们一起去升个级吧!”
“啥?”
“就是那个黑名单系统升级,现在出新功能了,隐形功能,彻底看不见你拉黑的人,如何?眼不见心不烦。还是着眼于未来比较好,你说呢?”
“嗯。”

—6—
两个月前的大街上。
“莎,再坚持一下。”
“登,你看那个人是谁啊?我怎么拉黑他了。”
“哦,我也认不出来,我也拉黑他了。现在就别管那是谁了,先管管孩子吧!我估计那就是个推销员,要不然,我们俩都拉黑了呢。再坚持一下。”他心里感到侥幸,幸好考虑到了。

—7—
克雷登陪着卡尔顿升级了系统,然后他拖着沉重的身躯回到了家。
“莎,莎莎!我回来了。你让我办的事情,我办好了。隐形升级好了,完事儿之后我就给老卡拉黑了,我们就不怕他了,哈哈!今天孩子闹吗?”
他推门进了卧室,“没人?”
他看见床单自己皱缩了起来,是两个人抱在一起的痕迹,紧紧的。突然,虚空中传来一声,“登,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
克雷登突然酒醒,仰天怒吼,“这个故事至于复杂成这样吗!嗷!”

(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