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虽然不是盲人,但能做到瞎写。

我的超能力究竟是什么?



我睁开双眼,感觉头很沉,应该是睡了很久。一帮人围着我,他们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真实的喜悦,竟然还欢呼着。口中喊着,“小刘,复活了!”我吓了一跳,我复活了,难道我死过吗?
而且,他们又是谁,我一个也认不出来。
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神情激动地对我说,“王先生,您成功复活了!”
“你们刚才不是还叫我小刘吗?”
“看来您失忆了。”他表情突然变得凝重,似乎是在酝酿感情。“您叫王小刘啊!您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世界上存在这样尴尬的名字,我就算是没失忆,那也得假装忘记。
“我们换一个话题吧。我为什么会复活呢?”
“因为现在是危难关头,只有您的超能力才能拯救我们的国家啊!”
我正襟危坐,默认自己是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那,我能问一问,我的超能力是什么吗?”
“能问。”
“……那到底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我是研究所的保安。”
“不是,你一个保安和我聊那么久啊?”
“看不起保安是吧?我可是顶天立地一保安!”
看着他骄傲的神情,赶忙说,“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一群人退场,只剩下一男一女。
那位女子走到我面前。我从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人,就不形容了,长得和你我心目中最美丽的女子一模一样。她轻启朱唇,说:“你终于醒了。”说着话,轻抚我的面颊。我虽然摸不到头脑,可是也没空摸什么头脑。戴黑框眼镜的矮胖男子介绍说,“这是你的搭档,你们就像两根筷子一样,难以分开。”
“我有一个疑问,筷子难以分开,那是掰开之前的一次性筷子吗?”
“呃,我的意思是你们谁都离不了谁,离开另一方自己也就成了废品。”我瞟了一眼那个女子,看她神情不悦。
矮胖眼镜男接着说,“你们被称为……”
我怀着期待的目光,当时看上去一定很傻。
“……筷子姐妹。”
我差点从床上掉下去,“什么破名字?我是女的吗?”
他们两个人一起笑,笑了整整五分钟,房间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突然有一瞬间,我仿佛感觉自己真的是女的。
“你是不是女的自己没有感觉吗?”她继续笑,“哈哈,你还是那么幽默。”
“是啊,我都叫王小刘了,能不幽默吗?对了,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呢?”
她转过头来问矮胖眼镜男,“这是怎么一会事儿?”
“他失忆了。”
“复活以后就失忆了?”
“是的。”
“我们的技术不是很好吗?都请了最好的法师了!”
“对啊,这种情况下失忆的概率也就十万分之一。”
“十万分之一!”她突然沉默了一会儿,深情(在我看来好像是这样)地凝视着我的眼睛。突然,她憋不住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又是两个人一起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这一次笑了十分钟,房间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突然,她安静下来,“那他的超能力不会受影响吧?我可不想再变成废人。”
“不会有影响的。”
他们又一次笑了起来。
“我说你们笑点就这么低,such a low laugh point!我从刚睁开眼睛,到现在一句有用的话都没听着,你们干啥呢?”
“一句没听着,你是聋子吗?”
“停,别笑了。你挺漂亮的女孩子,就不能矜持一些。”
“呀!小刘啊!王先生啊!没想到啊!你是一个重男轻女的人啊!凭什么你要求我矜持,却不要求你自己?”
“对不起啊。可是我觉得相比而言,我足够矜持了。”一看气氛又不对,我连忙说,“别别别,姐姐你千万别再笑了。”
“我逗你玩呢。”
“一句没逗笑我,全用你身上了。”
她的神情严肃起来了,“那你失忆了,之前对我做过的一切都忘了吧?”
“啊?”,我冷汗已经下来了,矮胖眼镜男也做出洗耳恭听的动作。
“你去年二月十四日踩我脚了,我新买的鞋啊。而且你踩得特别疼,我嗷的一声,一蹦三尺高,鞋跟也断了,脚也崴了。你一直没给我道个歉。”
“对不起~”
“好,原谅你了。”她摆出大度的神态,还不忘摆摆手,“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你到底叫什么啊?”
“你看我这个脑子,都忘了。”
“那你说啊。”
“我不是忘了吗?”
“你把名字忘了!”
“太长了,你要是想知道,我待会传个电子书文件给你。”
“那我怎么称呼你呢?”
“就叫,就叫『女的』吧!”
“啥!”我的世界观又一次被颠覆,“有好多女的啊!”
“你不是对我说过我是你眼里唯一的女人吗?你不爱我了。说你爱我。”
“……我爱你。”
“说你爱我。”
“我爱你。”
“你这人!真是的!说你爱我!”
“我……你爱我。”
她心满意足摸了摸我的头,像是拥有了驯兽师的那种满足感。
“我的超能力是什么啊?”
“就是为了你的超能力,我们才复活你的。”
“我是问你我的超能力,到底是什么!”
“现在,我们的王国与黑暗骑士之魂野火烧不尽王国之间爆发了一场战争。我们需要你啊。”
“我!我是问你我的超能力究竟是什么?”
“别急啊。”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发不起火来。
“你说啊!都多长时间了!还不告诉我!跟你扯了那么久!赶紧说啊!”
“别用那么多感叹号,你身体虚弱,用感叹号太多,会更虚弱的。”
“!!!!!”我很叛逆。
“别这样,我很担心你的。我这就说。呃……这个……我先说说我的超能力吧!我的超能力就是让一个人的头上长出紫色的犀牛角……”
疯了!彻底疯了!这个超能力有什么用啊!
“可能看起来没啥用,但是你不能这么看,不是吗?你看他”,她指向矮胖眼镜男,“他的超能力就是在哈利法塔上翻十二个跟头,如果英国女王当然正好在澳大利亚的首都堪培拉的一个广场上健身,那她就会捡到一个……一个钢蹦。”
疯了!彻底疯了!这个超能力有什么用啊!
“你别这样想,你我是个组合啊,我们可是『筷子姐妹』!一起来一遍,我们是……”
“『筷!』『子!』『姐!』『妹!』”
我毫无尊严地配合了她。
“然后呢?”
“你的超能力就是,吃下这个红色药片,然后就能……就能远程杀死一个长着紫色犀牛角的人。”
疯了!彻底疯了!这个超能力有什么用啊!
“是不是很神奇。我现在就用意念让黑暗骑士之魂野火烧不尽王国的国王长出紫色犀牛角!”
我心想,“这倒霉名字!”看着她非常投入,身体上出满了细汗,我想床头的毛巾给她擦一擦,她拒绝了,说发功要专心。
成功了!
我们一起欢呼,我们是国家的战士,黑暗骑士之魂野火烧不尽王国的人们一定已经乱成一团了!
“该你了,”她左手拿药片,右手端着一杯水,她很贴心。我喝下去。
成功了!
我们一起欢呼,我们是国家的战士,黑暗骑士之魂野火烧不尽王国的国王一定已经死了,他们一定群龙无首,我们也赢得胜利。
“然后呢,我们该做什么。”
“你应该躺着。闭上眼。休息。一个人刚刚复活就做了那么高强度的工作,你应该好好休息了。”她给我盖上被子。我的眼皮也盖上了。
“我刚刚得知,爱沙尔比希塔亚战士负伤了,我去看看他,你就休息吧。”
她出了房间,眼镜男也走了。她在门口打了个电话,说:“喝药了。还挺愉快的。自愿喝的。这次说有超能力。他有一次想用他的毛巾给我擦汗,我很感动,然后拒绝了他。我还行吧,想象力一般般。谢谢您表扬。拜拜。”
我都知道。我是精神病人,她是新来的护士,我清楚得很。我有点喜欢她。别人喂的药我都不吃的,她想了一些场景,来喂我吃药。不是她演的故事让我心甘情愿吃药,而是她的关心与细致,和我的喜欢。其实是我陪她演戏,我乐意这样。我希望一直这样。
复活,这是真的,见到她以后我就感觉自己复活了,嗯。
我只吃她给的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