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公众号:岸上Xanadu
简书:游戏客人

它,出了一本诗集



微软的一款人工智能“小冰”出了一本诗集,名为《阳光失了玻璃窗》。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在人工智能打败围棋世界冠军后,他又开始挑战人们最后的自留地——文学。而这一天,到来得这样快。
诗,是人类境界最高,最神秘的创造之一。自其出生以来,就与人类的灵魂联系起来,而“小冰”作为没有灵魂与情感的人工产物,又凭借什么写出诗来呢?
刘慈欣有一篇小说,叫“诗云”。外星人来到地球上,宣称自己科技发达,什么都能干。一位地球人不服,说你写不了诗,至少写不出中国人的唐诗。于是外星人用终极技术,生成了一片“诗云”,里面包含所有可能的诗。可地球人让他挑出最优秀的诗时,结果由于缺乏判断标准,并无法从中挑出。人们说,“诗无达诂”,诗的好坏是难以评价的。欣赏一首诗,是作者与读者两个人的事,如果读者的水平与想象力不够,那他或许无法欣赏,认为是“不通”的。
诗人对此是批评的,觉得诗歌被人工智能创作出来是对诗的玷污。以我看来,诗与棋的确截然不同,棋手往往赞人工智能,而诗人贬之;棋是可以论胜负的,而诗不可。贾行家说“搞文艺的怕人工智能,英国人就怕得有模有样,石黑一雄写《别让我走》,电视剧拍出了《黑镜》,可终日研究人工智能的人为什么不怕呢?”恐惧往往来源于对未知的不安。这些敏感又迟缓的诗人,对着人工智能,斥责他们的“冷冰冰”,发出了“教会”式的怒吼,那究竟是什么激怒了他们?
以我的看法,人工智能最可怕的不是智慧,而是学习能力。比如说“小冰”学习了1920年以来519位中国现代诗人的几千首诗,并进行了一万次学习。而人类如果要把这些诗读1万遍,则需要100年。看过这一组数据,我觉得人工智能很“励志”,这才是“厚积薄发”,当然绝望是接踵而来的。它的“勤奋”是人类无法企及的高度。我也会兴奋地和喜悦地发现,人间有真正的“天才”,他们可以凭着感觉创作,挥洒自如。“小冰”的创作能力也很强,我试过的,把一些图片传到网上,它就可以迅速的看图写诗,虽然有些地方,个别词句很是不通,但与先前那些连韵脚的不压的藏头诗生成器相比,也是不知道强了多少倍,而以它的创作速度,再大浪淘沙一番,选出一些精品出一本诗集也就没有什么奇怪了。
还有一点令我莫名其妙的问题,就是说“小冰”的诗就像胡言乱语,这是诗的问题,不是“小冰”的问题,我估计那些人也会认为许多人的诗也是胡言乱语。许多人不太适合读那些朦胧的诗,感受不到美,或是非要寻找一下意义。正如一些人听过一个笑话,找不到笑点,别人给他讲,他还非说“这有什么好笑的吗?”
或许是更容易被人工智能掌握,因为人们读诗时充满了想象力,惟其如此,人们才能在诗中寻觅美的踪迹。人工智能在创作时可以不顾内容自身的逻辑性,读者的想象力可以赋予美感。它写下“她嫁了人间许多的的颜色”,这样的句子,人工智能可以写出许多。她可以嫁给更多东西,但人们感受到美,这就是胜利了。这胜利是属于诗歌与人们想象力的。
诗人应当放宽心,至少目前他们的饭碗不会被抢。(可他们哪儿来的饭碗,除非当官儿吧!)无论什么时候,写诗的人去谈什么意义,本身就很可悲。包括人工智能,人人都有写诗的权利,写的好坏不是关键,诗的意义对于诗人在于表达。诗和远方,远方就是你一无所有的地方。觉得好就欣赏,不好,就沉默着离开。

“泪痕也模糊得不分明了
我的生命是艺术
有黄昏时西天的浮云
用残损的手掌祈求”——小冰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