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公众号:岸上Xanadu
简书:游戏客人

對不起,我愛你



『1』
画面突然变亮,是一个精致的小房间,里面住着一个美丽的姑娘。
橘黄色的灯光照亮她的容颜。很精致。镜子前面的她也注意到了,她的五官美丽但含着几分凄苦,这是一种遗传的气质。
镜头一转,那是她的学生时代。她穿着淡蓝色的衬衫,袖子卷着,卷成了半袖。这是她第一次来到学校,带着几分激动。
画面切换,一面钟,指针飞转。
“对不起!你好?”他试探地说。
她从桌子上爬起来,睡眼惺忪。
“哦,背课文啊,背吧。”
她的检查一直很松,很宽容。
按理说,她长得那么美,应该会很受同学(特别是男同学)的欢迎,但同学都有一点畏惧她,她凄然的脸一直是无解的存在,凄然却有威严。人们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她的面相很苦,看起来像是刚刚哭泣过,又像是亏欠所有人,江湖人称“对不起”。
『二』
“李志刚,我们以后就叫你「对不起」了。”
“啊,为什么啊?”
“感觉你很苦。就是感觉而已。唉,你别难过啊。”
“我没难过啊。”
“我看你快哭了。”
“我就长这样。哈,我知道你们为什么叫我「对不起」了。”
她们放学后,一起去食堂吃的面,茄子面,没有什么特殊含义。
镜头切换。她在镜子前洗脸,想着学生时期的外号,又想了想自己的名字“李志刚”,觉得还是“对不起”好听一些。她就笑了。
她发现,自己可以笑得很甜。
她不会在打扮自己的事情上花费什么工夫,打扮的漂不漂亮,她不太关心。身边跟着的“小弟”,一直叫她“李姐”,她的面相这样一看,的确有一种高冷的感觉。
她又对着镜子笑了笑。
穿上皮夹克。打开门,往外走。
出了房间,她就是“李姐”。背景音乐是快节奏的吉他声,五个吉他手一起弹,忐忐忑忑忐忑忑,突然,加上架子鼓的声音,导演希望震撼人心。
『三』
画面变淡,变黑。出现雨声,噼噼啪啪。五秒钟的黑屏以后,画面出现。是那个男孩刚刚撑起一把伞。那个男孩叫谭风。
“等等,我没带伞,咱能一起走吗?”
“好的。”
“谢谢。”
她笑了一下,他觉得是出于礼貌,但是很好看,也很出人意料,她那么丧的人怎么还会笑。一路上,他都特别紧张。
“那个,你……去哪里?”
“我啊,到宿舍就好了。好,就是这里,拜拜。”
她小步快跑到宿舍大门前,回头又看了看他,看见他把伞收起来,自己也在雨里跑起来。觉得奇怪,这男孩还挺可爱。
背景音乐是主题曲,此时歌词,“他掉了很多把伞,也看透了雨的不持久。”
一组画面迅速切换,婴儿的脸,拉近,她的眼睛里映着父母的样子,一家三口,咔嚓,一张全家福,墨镜,枪声,血液,婴儿的哭声响起,电视台对于凶杀案的报道:震惊!本市最大黑社会老大及其妻子被一青年男子枪杀。
睁开的双眼,浑身是汗,李志刚大口喘着粗气。“怎么了?”舍友问她,她的脸上是手机屏幕的光亮。“没什么,做了个噩梦。”她敷衍过去,不想提及那段回忆,那段回忆也是别人给她说,她才知道。
自己诞生在黑社会家庭,出生三个月后,自己就成了孤儿。
『四』
第二天的体育课,她坐在长椅上回想自己的噩梦。
“对不起,来玩啊!”
“不了。”
“你哭过了?怎么了?”
“没有,我解释过多少遍了,我就这面相。没事的,我伤心的时候,是会叹气的。”
镜头切换,天上的白云和一群鸟,一声叹息与风声混在一起,显得悠扬。
镜头再切,又回到她穿好皮夹克,打开房门的一刻。
“李姐好!”
她并不喜欢大家这样向她问好,可是他们说这是多年留下的规矩,都不愿意去改,她也不愿去触碰自己的伤疤。
三天前,她在手机上下载了QQ,打开一个叫做“QQ空间”的东西,看了看自己之前的动态,笑了笑自己,然后发现,没什么可笑的。她又发了一条说说,“中国有嘻哈,请有关部门高度重视,严肃处理。”配图是自己所在的,像是废旧工厂一样的楼,照片还处理成黑白的。她的朋友都一头雾水,而她正享受着这一头雾水。
“李姐,今天的工作是什么啊?请指示。”
“跟平常一样吧,你们就继续从网上打广告,找点可以签约有能力的作者。我们要做这个,没有作者可不行。”
“那我们如何去找呢?找了很久根本找不到合适的人。”
“这样吧。最好先从网上找到有这方面经验的人。对了,你们实在不行练练文笔,都当个作者不是不错吗?”
……
『五』
镜头切换到门外。一个穿着风衣的男子走来。一阵脚步声。
“请问,您认识她吗?”
她拿出照片,是毕业照,他指着李志刚,向那人询问。他正是谭风。
“你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看门人不苟言笑。
“那她在,能让我进去吗?我认识她,我是她同学。”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这把枪可不长眼儿!”说着掏出一把手枪。其实,他们的黑社会团伙死了老大以后,就没有枪了,这一把是仿真枪。
“那,这这这,你一定是在骗人,你的枪没有眼儿,怎么发射子弹?”他被吓得胡言乱语。
“少废话。”
“凭什么,你不能剥夺我的言论自由,我是国家的主人。我看你,我看就是,我看就是你笨嘴拙舌才不肯与我废话。”
“……”
“你看我说的准不准!
你看你裹得就像一颗竹笋!
你看我抽了你的纤维造纸再做成作业本!
你就赶在我大怒之前给我,给我滚!”
“……”
“呦呦,我其实参加过中国有那啥的海选!
因为海选的时候假唱我被迫落选!
我现在就想泼你一身烧碱!
最后送你一根海带给你再补一些碘!”
镜头切到屋内。门开了,“李姐有人要见你!呦呦呦!”
“谁啊?”
四目相对。
“你是谭风吧!好久不见了,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其实我是在空间里看到你的状态!
那时我在小饭馆里点了一份青菜!
我轻点你的头像看哦看你在不在!
你的头像是灰色的,我心里像是欠了债!”
“然后呢?”
“我看见那条说说的下方有你的地点位置!
然后我就来了!”
“咦?怎么突然不押韵了?”
“刚才押韵是我被他们吓得,我还以为我得死在这里。对不起,我得好好问你,你是不是黑社会老大?”
“不是的。”
“那这种气氛让我不得不怀疑,对不起。”
李志刚给谭风讲了自己痛处的故事,讲完以后他们都半晌无语,李姐想哭,就是哭不出来。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呢?”
“我想做一个阅读型的APP,一年前就准备了,一年前我们的目标是下载量超越微博。现在我们的目标是,找到第一个合适的作者。三年以内的目标是上市,然后,有人下载就好。”
“你这么有情怀啊!”
“还好吧。”
“你们现在应该挣不到钱吧。”
“入不敷出。”
“那你们怎么吃饭。”
“靠我父母的遗产。”
“……”
“真的,其实我一辈子啥都不干也够了。”
“……那你这一年在忙些什么呢?”
“从网上写东西,我也没搞出什么名堂!
读者不多的时候,我就骗自己文学性太强!”
“呦呦?”
“对!呦呦!”
她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他这样想。
『六』
“对不起,我爱你!”他鼓足勇气,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李姐愣了一会,“你为什么要对不起呢?”然后又一笑,“哦,这是我当时的外号啊!我都忘了。哈哈。”
“其实,我也是忘了你的真名才这样叫的。”谭风的耿直使他与众不同。
李姐只是在笑,没有说什么。
“哦,你姓李吧!”
“哈,其实你能记住我姓李已经不错了,我很满足了!”
“不是,不是我记住的,我想起来他们好像叫你『李姐』。”
“我叫『李志刚』。”
“哦,你叫李志刚啊!这么粗犷的名字,总是没法和你对应起来。”
李姐粲然一笑,“那你猜猜我为什么叫『李志刚』啊!”
“这个,我猜不出来。”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他们当时,想着取一个男孩子的名字,希望我性格刚强吧。”
谭风想说些什么,但是没有开口。
“你刚刚说,你喜欢我,那我们就一起干吧。”
谭风吓了一跳,心想,故事的发展速度也太快了吧?
“你上学的时候不是一直想当一名作家吗?来我们这里写作吧!圆你一个梦。对了,你现在的职业是什么啊?”
“无业游民。”他低沉地说。
“太好了!”她几乎是喊了出来,差点把谭风吓到凳子底下去。“来吧,来吧,来吧!”
“好的。”故事的发展的确是太快了,他从没想到一切的进展那么顺利,并且李志刚一直也关注着他,他感到窃喜。
“搓一顿去啊,旁边那家的面不错。”
到了面馆,她点的茄子面,也没有特殊的含义,她就喜欢这味道。他也跟着她点了一样的茄子面。
在吸面声中,李志刚在镜头前微笑,画面转淡。出字幕。片尾曲,是一阵雨声,没有什么歌词。
『花絮』
影片杀青,人们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谭风和李志刚都没有离席。
“对不起,我真的爱你。”
“我也是。”
人群之中,他们可以共同享受片刻的宁静。
(完)

评论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