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虽然不是盲人,但能做到瞎写。

那一刻,我宽慰地笑了



(一)
七十多岁的人了,哪受的了那种折腾!
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我就散步和平常一样。那个小伙子我没见过。挺端正的。不干人事。
现在的年轻人。唉。
他突然疯了一样就骂我,特别脏,骂的还特别清楚,播音腔。
我受不了了,心脏病好多年,他再给我弄发作了。现在年轻人都他妈什么素质啊。
救救孩子。
我手里有刚刚买的垃圾桶,纸篓子,他居然躲过去了。什么素质?有本事和我五十年前比比身体素质。
然后那个疯子冲着我笑,指了指摄像机,说是录节目。又给我了一盒海参,一瓶药酒,每天两口把病喝走。我就走了。
这帮疯子怎么不先把他们的病喝走。
就这素质,迟早完蛋,不信你看。
那一刻,我宽慰地笑了。
(二)
挺开心的今天。
一开始吓了我一跳,一个叔叔从小树丛里跑出来,拿着一盆水泼我。
我一下子就吓哭了。
我当时和别人玩捉迷藏。他们刚刚藏好,我一个也没找到呢。
那个叔叔看着我,指了指旁边,我知道的多,那是摄像机。我梦想当太空人,就学着杨利伟叔叔的手势,向镜头挥挥手。
然后,叔叔把一根棒棒糖,插到我嘴里,我就笑了。他又给了我一包喜之郎果冻。
真开心。走了。
你们藏得好,就一直藏着吧。那一刻,我宽慰地笑了。
(三)
从来没有过。
我从长椅上坐着看了一会手机,然后就要回家了。走在路上,迎面过来一个男的,我瞟了他一眼,挺帅的。
然后他竟然。亲了我。
心跳得特别厉害。完事以后,他指了指摄像机,冲我微笑,送了一朵玫瑰。我正平复心情,也无暇装作责备。
心扑通扑通,现在还扑通扑通的。
一年前和前男友分了,正好一年。当作礼物,就送给自己吧。
我走在路上,心里预备回到孤独的家。那一刻,我宽慰地笑了。
(四)
不瞒说,杀完人,我挺害怕的。
为了伪装,我把多年不要的尊严又践踏一番。我现在打扮成一个女的的样子,避风头。我希望有用。
我用帽子掩面,快步走。
迎面来了一个男的,往我这里扔彩带。疯子吧!我掉头就走。他紧追不舍。
多一个也不多。旁边没有人,我给了他一刀。看着他的眼神中,惊恐变得狡黠。
真是疯子!
他的右手在牛仔裤兜里掏,一个小黑盒子。
这是什么呀!
我又捅了三刀,不管了,要死就死个尽兴!那一刻,我宽慰地笑了。
(五)
我是个疯子。
我在公园里藏了一个隐蔽摄像机。在看电视的时候,我就发现人性的规律,人们总会原谅那个摄像机。
今天,我见到一个老头,看他的样子身体不算好,应该没本事反将我一军,顶多是个臭棋篓子。我就骂他。真爽!哈!
又遇到一个孩子,不怎么可爱,胖还丑,我把一盆水准备好,他一出现我就泼了下去。准备好的糖果,总能止住孩子的眼泪。我能原谅他们的真诚。
来了一个女的。真漂亮,长得像我中学同桌,我一直喜欢,也一直没联系。但她肯定不是。我猛然吻上去,我对自己也有自信。结局很美好,没有人聒噪。给她一束花,让她忘了我。
我感到满足。
昨天晚上我在药酒里加上耗子药,每天两口,把命喝走。我感到满足。
昨天晚上我在糖果礼包和玫瑰花里放置小型炸弹的时候,我感到满足。
我还在口袋里准备了重型炸药,能够把整个公园夷为平地的那种,我把他放在小黑盒子里,盒子上写了一个“禅”字。
最后,我看见一个行踪可疑的女的,我把彩带缠到她头发上,她的举动令我生疑,她竟然一声不吭地走开,我就紧追。
她转过身,给了我一刀。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她长得丑成这样,和男人扮演的一样,说不定就是呢。还挺可乐的。
我的意识逐渐模糊。
我掏出口袋里最后的炸弹,按下按钮。
一切陷入白光中。
那一刻,我宽慰地笑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