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奏感

“每个人都在找寻属于自己的节奏感。”
文字的节奏感自是不需赘述。节奏感,使李白成为李白,使鲁迅成为鲁迅,王小波成为王小波。文字的耕耘者,默默地,孤独地,找寻属于自己的节奏感,像是挑选一件趁手的兵器。人们听到宝剑出鞘的声音,就知道那是谁。节奏使作家真正成为自己。
这里我想聊的其实是喜剧与节奏感的关系。我应该平日不是很喜欢说话,或是别人不是很喜欢跟我说话,但我聊这个话题并不心亏,因为我脸皮厚,不在乎。平日也就看看,觉得喜欢,也没看过多少,品位极低。
刚刚看了一个喜剧类综艺节目的决赛,觉得应该从此谈起。先说说相声吧。我就特别喜欢听相声,因为它的简单与酷,你只需要嘴,就能表演。现在,相声其实就像博客一样,还没有但是快死透了。从相声的起源来看,电视相声本身就不是“正道”,但的确促进发展。这次比赛有两组对口相声,可以说,那就真不是相声,表演的还不错吧。其实单独从不是相声这个角度就该恭喜他们。因为相声如果不加乱七八糟的东西,要想在比赛里拿好名次,几乎不可能。除非你有名。
有个说单口的,他的节奏是娓娓道来,像是老派的相声演员那样。我听刘宝瑞的时候,就发现,他的节奏感的确与我们的时代不同,我们的节奏感就是快速,就是要爆炸。人们本身就难以安静,都在躁动。
还有个演员叫周云鹏,我见少识窄,在看他表演之前没见过这样的表演形式,语速很快,出其不意地用包袱砸人,然后含混不清的吐字配合着意识流的思维,像是乱按键盘在输入法中呈现出一句完整的话,难得的是这句话挺好玩,然后,人们可以接受他的风格。从他的表演完全可以看出节奏的重要,如何佐证我的观点,你可以打开他的视频,然后调成静音,只看字幕,你就会发现这个视频嘛,索然无味。
“Comic speak the funny things , comedians speak the things funny .”
有个脱口秀演员叫王建国,他在《吐槽大会》有两次表演,风格迥异,第二次就是模仿的周的风格。对比内容看的话,如果要说那些逻辑混乱还有谐音破梗的话,这种节奏无疑是最佳选择。这种段子如果认真去讲,那就是个冷笑话,冷场的笑话。
文字段子和讲出来的段子节奏不同,也就让你觉得看到不错的段子讲给别人听就并不搞笑。这时你就会惊讶地发现,原来那些抄袭网路段子的人,原来也比你强。也有表演功底才行,就挺绝望吧。我曾经在小学时有这样尴尬的经历,后来就不怎么给别人讲笑话了。其实是段子照讲不误,但是不会再在前面加一句“我给你讲一个非常搞笑的笑话,哈哈哈……”。
冷笑话的正确打开方式应该是周的模式,而不是认真铺垫仓促收尾。然后,其实发音挺重要,别人要是就没听清,多尴尬。(推荐王建国的《李姐的混蛋超能力世界》段子又快又破,英式日式无厘头)
然后,就是脱口秀的现场与电视录制不同。脱口秀本来应该就是现场的艺术,就像我们熟悉的相声一样,脱口秀演员会和台下的观众互动,所以脱口秀并不要求舞台有多大,观众有多多,舞台大观众多其实并不是发挥脱口秀这种形式真正威力的有利条件。其实现场脱口秀就是把观众带到自己特有的节奏之中,并且让他们适应,所以成功的演员都要有自己特有的节奏感。观众如果想要被震撼就要产生共振,和演员在一个频率上,而能否做到则是演员的本事。节奏感到,气氛就会到,平日看起来没什么搞笑的东西,在他们的嘴里也会变得好笑。(这也是《我是歌手》里观众过激行为的解释)
当然节奏感无出其右,天赋或是练习。脱口秀演员池子被称为天才,他的节奏感特别好,快速的节奏一下子能够抓住观众。而李诞说过自己“惟手熟耳”,也用文字去矫正演出,他对于文字有更强的感觉。
其实,真的是一个字的节奏,或是语气,吐字的感觉不对,这个包袱或许真的没有人乐。
语言也是造就节奏感的东西。我听了王建国的语音直播,里面说美式脱口秀和中国的不同点除了题材的不同,就是节奏,人类的笑点无非是几种。其实,我也这样想,需要不同节奏就不同,甚至会造就不同的喜剧形式与风格。
我看过穷小疯的栋笃笑(粤语脱口秀。b站上有视频),也看过他的普通话表演,明显可以看出的就是,他在粤语表演里对于语言的熟悉,节奏感准确的把握,让他的表演更加得心应手。
我也看过黄西在美国的英语表演视频和他回国后在央视一个节目上比较尴尬的表演。就是节奏感的不同与难以把握。他说过自己如果回中国表演,就会丧失自己的异域风情,这是他之前能够预料到但也难以改变的东西。希望黄西老师重振雄风。
看黄西在美国的表演,你就能完全看出他的节奏感,寥寥几句,几乎每句话都有掌声笑声,屡试不爽。在白宫那种场合,更需要的就是“皮子”厚的需要一定思考的段子,来证明自己段子的脑力投入与含金量。那种场合其实,表演过多,反而会用力过猛,别人不愿意去接你的包袱。
我竟然自信的说了那么多废话,那我的自信又从何而来呢?我几乎可以断定,没有多少人会看我写的这个破东西,它会沉在网络的大海里,我只是为了听扑通的声音,只是为了写完高兴,别的东西我就不太在意。
最后送给大家一只节奏感很强的歌,演唱者,大!咕!咕!咕!鸡!

“第一只歌,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四人猛烈的旋转,绕着老王开始歌唱。
黑里传来伴奏,忽远忽近。
海豹:“什么亚克息呀~”
狗熊:“什么亚克息~”
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以上。

评论 ( 1 )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