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虽然不是盲人,但能做到瞎写。

这是他一直以来最害怕的噩梦

小达达十岁了,是个大人了。
这天是寻常的一天,风和日丽。心很安全,天空很安全,宇宙很安全。
他和寻常一样,望着天空。回想心灵,展望宇宙,一切不美,但是和谐。
他和寻常一样,捉虫子,放在女同桌的铅笔盒里,听她那声叫。
他和寻常一样,把低年级的小孩,拥到地上,亲吻地面,他嘴唇与地面的接触,就像扎根。
他和寻常一样,平淡的风,掩面。他和往常一样思考,是不是长得黑的同学更有音乐天赋,那个低年级的孩子是否注定被扔到地上,自己有没有存在的意义。
他估计是有的。
他也认为机器人或是克隆人其实与生俱来就有存在的意义。
回到家,像往常一样,他把书包放在固定的位置。人坐在固定座位。仿佛陷入了大和谐之中。
父母唤他,要和他谈心。
他感到恐慌,或者父母知道他在学校的所作所为。
他到桌前,看着桌上摆了两个空酒瓶,和半瓶的酒。仿佛看出了端倪。
“你坐下,看到你,我就想到我十一年前死去的孩子。他是车祸死的,记忆早就模糊了,断在那一刻。你是他的克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会一样爱你。”
他才想到,他从没有过过生日。
小达达十岁了,是个大人了。
这是他曾经做过的噩梦,是他照进现实的黑暗。他想起之前掩面的风,牙被咬紧。仿佛寒风凛凛,仿佛悲壮。
“过完这个生日,小达达就是大人了!”
“宝宝,吹蜡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