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虽然不是盲人,但能做到瞎写。

吾将上下而求导

(一)
毕竟还年轻,毕竟还可以用年轻来安慰自己。
看着复杂的导数,人也变得复杂。就一张卷子,竟然要那么长时间。
你不找找原因?
我……
哦!我现在就在浪费时间,打一些无聊的文字啊!
我恍然大悟。退出软件。
(2017年7月1日周六下午1:45记)
(二)
或许,说别人肤浅的人,也只是看了个表象。却沾沾自喜。人都是要死的,奔向残忍的永恒时,总要倚靠一些虚无的优越感,以证明自己是宇宙的子民。
(三)
网络让人们见识到许多有才华的人。
让一部分人产生自我的优越感,总感觉自己掌控一切。关于这种想法的逻辑与原理,不甚理解。
另一部分人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是,太息复太息。悲凉正是,人们的创作能力永远追不上审美能力。
(亖)
近期让我感到悲凉的一则消息:在古代,熊猫被称为食铁兽。
(五)
的确有许多人广泛被别人喜欢,同样的,也有我这种人。
人们惶恐不安,人们紧抓不放,瞳孔里总带着兽性。结束之后,大脑开始作用,人们像是明白了宇宙的答案一样,唉声叹气,沉郁不顿挫。
(六)
我看你满脑子“唯有源头活水来”。
(七)
人出于本性对美好的趋向性总让人事后觉得是邪念作怪。是固念本无善邪,人心总是围着本心打转。
现在感觉自己懈怠得很,所以,再见吧。我还是爱的,可我得活着。而热爱本身,则是孱弱的表现。
身体的美丽得看是谁的。你是群山流动的河流,总在冰川消融前,先融化人们的心,直到树叶变黄,你骗它说,这不是衰老,而是成熟。落叶死去时面带笑容,是风的神色。
明年的风,请先不要吹到我的脸上。
风,很干燥,我却看作洗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