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虽然不是盲人,但能做到瞎写。

肇事孤儿

赵走是个孤儿。

他开车在路上。一条通向家的路,人很少。饮酒的他开起车来也放心。他并不在意自己的安全,只是不想再把别人带进痛苦。

两个人去喝酒,一个人开车回来。

其实是这样。他醒来就发现自己已经开在路上,他不记得自己怎么上的车。

细节对于醉酒的人并不重要。

他只记得,她把他送的戒指扔到角落里,他没有找到。趴在地上。就失去了知觉。

那个戒指的形状是莫比乌斯环。

挺扭曲的。

咣当!赵走的酒突然醒了。他压过去一个人。打开车门,下车,回头看,走过去。竟然是一个被套在麻袋里的人。

汗下来了。心提上去了。

他赶忙把人拖走,拖到北头一个废弃工厂的阴暗角落里。他心里不由自主数数,323步。

天很黑,他给麻袋里的人捅了23刀,就走了。转身离去。没有回头。

一阵风呜咽着。

回到原地。地上有血迹的地方。可是,车消失了,一点影子没有。

懵了。

面前地上出现黑影,不等回头,一棒槌打在赵走头上。他眼前一黑,也背套在麻袋里。动弹不得。他的双脚已经被捆紧。

双手四处摸,发现麻袋里有一把手枪,他感到疑惑。

那阵风还在呜咽,拂过公路,温柔的抚摸。公路也变得温柔。

赵走知道自己在路中央。

轱辘声,拂过公路,拂过他。

剧烈的疼痛让人麻木,赵走浑身颤抖着,他感觉此刻他必须装死。

车门打开的声音。脚步声。喘息声。

自己被那人拖走。

那人的喘息声越来越沉重,他还默数,数到323时。赵走明白到地方了。

麻袋被扔下。赵走在里面冲着喘息声的方向连开四枪。枪枪都命中,像是一种注定。

赵走从麻袋里出来。眼前的景象使他震惊。

加上亲手杀死的,一共六具尸体。有五个套在麻袋。

“这。”

他发现被自己打死的人竟然长着和自己一样的面孔,右手上有一样的胎记,打开麻袋,里面的所有尸体,都是这样。

他想到,酒后驾驶的不是自己,而是上帝。

听到外面路上的车声。他看看手里的枪。愣了一会儿。想到一定有一个自己,已经回到家里。

枪声响起。这人烟稀少的地方,没有人被惊醒。只有在枪声中受惊的那阵风。

最后一颗子弹,总是很准。像是注定。

上帝说,该天亮了。天便亮了。

评论